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药植空间有点田 > 第五百二十六章 你这是招了别人的眼呐!
    “哎呦,二弟妹刚刚是在忙什么?不会还在和蓁丫头制作脂粉吧?啧啧啧,你们还有心情做这些呐?”

    叶正德走进外院没多久,先前恰好出屋子,正准备去茅厕的叶杏,就看到了他。

    张嘴就唤道:“娘,姐姐,大伯父来了!”

    而叶蓁刚走出屋子,就听到了这话,看到了大伯父此刻的表情。

    那是一种狐假虎威,狗仗人势,有恃无恐,通常在反派人物脸上才会出现的表情。

    邢氏脸上的神色冷了下来,没有理会对方的嘲讽,开口问道:“大哥你不在县城好好的当差,今个儿怎会突然过来?”

    叶正德脸上带着虚伪的笑:“二弟人呢?我回来是要紧事,要和他说呐。”

    “大哥你找我有啥事儿?”他话音刚落,就见叶正明从院外走了进来。

    叶正德闻声转身,瞧见他,连忙上前几步:“二弟回来了?走走走,咱们进屋去说!”

    热切的态度,仿佛刚刚对着邢氏两人,嘲讽的不是他一般。

    等几人都在正屋里坐下,他目光扫过不远处的叶蓁,眼底闪过一抹嫌恶。

    他总觉得先前自己的几次谋划,之所以没成功,都是因为这丫头!

    有心想让她出去,可想到了什么,又强忍了下来。

    算了,今次的事儿,她就算是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最后还是只能求着他来办!

    想到这里,他装似关切的冲叶正明说道:“二弟,我昨日从衙门同僚那里,听说了你的事儿,立刻就赶回来了。”

    “哎,你说说你,当初我让你合伙和我做这生意,你不肯,你看看现在?二弟,你这是招了别人的眼呐!”

    “不然为啥别人,都可以交银子免了这力役,偏偏你就不可以?你说说,你们这段时间这么努力的忙活,都是为了啥呀?”

    叶正明脸上露出一丝茫然:“大哥,我家做的这就是小买卖,最多不过是能挣点小钱,能招谁的眼?”

    叶正德闻言一脸正色的回道:“这事儿我昨日,费心帮你打听过了。”

    说到这里时,他嗓音压低,伸手指指上头:“二弟,你想啊,谁能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征发徭役?肯定只有县令大人呐!”

    旁边的叶蓁挑挑眉,县令?呵,你还真能编!

    当初弟弟出事儿时,他们一家可是都见过县令的,那县令只要不傻,就算只是碍着穆少年的面子,也不会对他们家做出啥事儿来!

    难道说.....大伯父背后的人,是县丞?

    孙娘子,孙县丞........总感觉这其中有关系。

    叶正明脸上很适时的露出一丝紧张:“县令大人?可我就是个平头老百姓,身上也没啥值得他花这么大的功夫啊?”

    叶正德身体不自觉地坐直了些,脸上带着看透一切的笑:“二弟,你这就不对了啊,大哥我听闻此事后,立刻就不辞辛苦的赶了过来。”

    “为的不就是你的事儿吗?你对着大哥我,还有啥好隐瞒的?县城里的春林铺子,难道没有你家的份子?”

    瞧见弟弟张嘴,似是想说话的模样,他又先一步说道:“你可别说没有!”

    “春林铺子这半年来,在县城的生意越发红火,别说是我了,就连衙门中的其他同僚,也都听过它的名气。”

    “那铺子说是日进斗金都不为过,你想想,这般红火的营生,怎可能不招人眼?”

    “衙门里人心叵测,说不准就是哪个人,偷偷查了铺子,知道了你们的底细,告诉了县令大人,这才惹出了此事啊!”

    叶正明眼中是明晃晃的不解:“大哥,你说是旁人查到了这事,可你又是咋知道的?”

    叶正德脸上一僵,糟糕,他刚刚太过得意,竟没注意到这点。

    “咳咳,这个,你大哥我,自有我的门路,我这么些日子,在县衙可不是白忙活的,想从同僚嘴里打听点事儿,还不容易?”

    “现在的重点是这个吗?二弟你的事儿才是最主要的啊!你们想出法子了吗?”

    叶蓁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大伯父表演,一副把事情都交给父亲决定,做主的模样。

    昨晚上他们一家子,进行了一场深刻的讨论,讨论的主题就是,若是大伯父这几日来了,他们要如何应对?

    最后邢氏拍板,做下决定,由叶父作为主力,来应付大哥。

    叶父的性子一向老实,由他出头,无疑更能降低叶正德的戒心,让他暴露出更多的内幕。

    瞧瞧,这不就是露出来了吗?

    叶正明老实的摇了摇头:“这事儿来的突然,我们也是昨日才刚知道,还没想出法子来。”

    叶正德闻言叹了口气,一副完全能够理解他们的模样:“是有些太突然了,说是飞来横祸都不为过。”

    “可这事儿还是要尽快解决才好呐,县令大人只给了半月期限,那是转眼即逝啊,咱们可没时间耽搁!”

    叶正明满脸的愁容:“我昨晚想了一夜,都想不出啥好办法来,不知大哥有啥法子?”

    终于听到想听的话,叶正德眼底不自觉的闪过一抹得意,他以为自己表现的不明显。

    却不知他的神色,全被屋里的其他三人看在眼里。

    叶蓁唇角勾出一抹讥讽的弧度,头微微低下,没有继续看大伯父,这世上,似乎永远都不缺乏自作聪明的人呢。

    就见叶正德正了正神色,说道:“二弟,我昨日知道此事后,也是想了一夜,终于让我想出了办法。”

    “什么法子?”叶正明装作急切的模样问道。

    叶正德一脸的胸有成竹:“咳咳,既然你这事儿是因为春林脂粉而起。”

    “那么想要解决,就只能从根头上着手,我看二弟你不如,就把这方子献给县令大人!”

    “县令大人一高兴,说不定不止是你的徭役,就连整个村子的徭役,都能免除呢!到时,不就是皆大欢喜的事儿吗?”

    一旁的叶蓁突然抬起头来,看着他,原来这才是大伯父的目的?

    比她想象的要更狠,更绝!

    明明这事儿是因为你的贪心才弄出来的,凭什么要他们妥协,交出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