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成了史上第一魔头 > 第十一章 欺负老实人
    无论是轩辕九卿亦或是孽徒们的状态,姜宇都丝毫不知,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都被天际上的幻影所吸引!

    “自己躲避雷劫的影像全部被掐掉,反而凸显了,忘忧弟子在遇见雷劫时候的惊慌模样,嗯,竟然还给了青莲仙子一个跪在地上的特写,这剪辑水准,当赏!”

    姜宇原本还有些好奇,那全世界通告是什么奖励。

    这下子才明白。

    竟然是这么一个骚操作!

    说好的低调做魔,缓缓图之呢?

    这一下子弄得,所有人都知道我姜宇高调回归,而且手中还有一把真正的仙器。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一下子,我直接会成为众矢之的,要是引起新一轮的讨伐怎么办?

    回溯巅峰卡只有一次功效,一旦解除,自己又会回到金丹境界,若是围攻,简直就是十死无生。

    姜宇这般想着,可忽然看到剩余的那些忘忧弟子,看待自己的目光除了憎恨之外,更多的却是浓浓的俱意。

    以至于,除了青莲仙子之外,甚至没有人敢怒斥自己!

    姜宇猛然醒悟,对啊,自己不说,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境界如何!

    这时候,加上天空.高清.全方面滚动播放忘忧圣地被毁的画面,莫要说实力低微的修士,便是分神大佬,合体大能又如何?

    一个个想必都是道心不稳,生怕自己打击报复!

    之前的围攻,[笔趣阁520 www.biquge520.vip]不仅仅让姜宇深受重创,圣地、魔门中的高手同样死伤惨重,这时候得知自己处于全盛状态,组建新一轮围剿大军的可能性,简直就是微乎其微!

    想到这里,姜宇这才轻松了许多。

    不过,此地不能再久留了,巅峰卡的效果马上就要解除。

    至于怎样处置青莲仙子?

    姜宇向其投过去了欣赏的目光。

    真.仇恨工具人!

    重生归来,这青莲仙子可以说仅凭一己之力,便让自己有了如今实力!

    工具一号用的这般顺手,让姜宇现在杀了她,还真有些舍不得。

    更何况,青莲仙子身上还涉及一个支线任务,若是将其引入魔道,奖励可是坐骑饕餮!

    这时候,青莲仙子立誓不杀自己誓不为人,无疑将散落的人心聚集在了一起!

    与其说是青莲仙子单方面的愿望,倒不如说是忘忧圣地所有幸存弟子的夙愿!

    灵脉被毁,却依旧掌握人心,到时候,仅凭一己之力聚拢忘忧弟子,再次将圣地做大做强?

    姜宇心里面,早已将头晃动的如同拨浪鼓一般,自己辛辛苦苦为的就是帮助青莲仙子堕落魔道,对方若是反其道而行,却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思绪几秒,姜宇有了主意,却见他先是大笑了几声,一副标准反派获胜的傲娇模样。

    身披斗篷,姜宇的容貌这时候完全隐入其中,可散发的邪气却幻化成无数精怪邪魄影响着众人心神。

    “桀桀……”

    一声冷笑,姜宇盯着青莲仙子开口说道:“我听闻,忘忧圣地有一绝学,唯有圣主才能学习,名为白壁青莲决!”

    “想学习此功者,无论男女,都必须童子之身,而且身上不能拥有一丝一毫的伤痕,正是因为如此,下一任圣主继承人,在功法大成之前,都会被要求留在圣地之中,忘忧圣主,是否有这种事?”

    原本气急攻心的青莲仙子,在听闻姜宇的话后,身躯却不由颤抖了一下。

    这时候,她不由想起了肩膀处那硕大的【奴】字!

    师尊去世太早,按照原本的计划,青莲仙子需要十年光景,才能将白壁青莲决完全掌握!

    从被师尊抱回,再被选为继承人后,青莲仙子每日都用灵牛挤压的奶水泡澡,这是每一任继承人都要经历的步骤。

    而随着那烙铁印下,白壁青莲决直接破功,这也是导致青莲仙子受到重创的主要原因!

    老魔头明知故问,这时候提起这件事情,难道是为了羞辱自己吗?

    青莲仙子这般想着,一双凤眉紧皱,盯着姜宇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诡计。

    对于本门绝学,忘忧弟子自然有所耳闻,这时候同样有些不解,不知姜宇提及此事到底是何居心。

    入魔第一计!

    无中生有!

    看着好奇的众人,姜宇直接开口说道:“这白壁青莲决的强悍无比,算是一门至高法决,可在密室之中,你我之间发生的那些事,却让忘忧圣主无法再练习这上等功法,实乃遗憾!”

    姜宇声音宛如雷鸣,传到了每名忘忧弟子的耳朵里面。

    掌握白壁青莲决必须是完璧之身,而且身体不能有一丝明显外伤。

    此时看看圣主,并没有什么明显外伤,可衣衫却较为不整,就连头发都散落一旁,一副……不能明说的模样。

    难道在密室中,这魔头做了一些伤害圣主的事情?

    众多弟子自然不知道,姜宇口中所谓的遗憾,是因为青莲仙子的肩膀处被自己按下了一个奴痕标记!

    人心险恶,尤其姜宇有意误导,一时间,一道道怀疑的目光聚集在青莲仙子的身上,这让她双拳紧握,胸口都开始不断起伏!

    青莲仙子虽然从未出过门派,也不曾有过爱恋,却也懂得一些男女之事。

    她自然清楚姜宇这些话意味着什么!

    俗气一些来讲,这根本就是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制造噱头!

    更可怕的是,自己根本无法自证清白,总不能直接将衣服褪去,露出脊背上那刺眼、猩红的印记吧?

    这同样是一件奇耻大辱!

    她不能这样做!

    这般想来,难道真要默认姜宇的冤枉?

    今日经历太多,这等事情对一名未曾出阁的女子而言,更是重要至极,青莲仙子怒极而泣,眼眶顿时变得有些通红,玉指点向姜宇,当即怒斥道:“魔头,你莫要在这里信口雌黄!”

    “信口雌黄?”姜宇阴冷一笑,随即单手指天,对着青莲仙子大喝道:“天地可鉴,你青莲敢用历代圣主之名发誓,你这圣主,还能练这本门圣法吗?说!你倒是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