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成了史上第一魔头 > 第十章 天下震动,魔门孽徒
    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上。

    有一名白眉老道坐在顶端。

    此人正是十大圣地之一,天涯谷的现任圣主,轩辕九卿!

    这雪山乃是天涯谷的禁地,也是轩辕九卿用于疗伤的地方。

    几日前的一场大战,便是现在想起来都是历历在目。

    那一战杀的天昏地暗。

    便是轩辕九卿这样的当世强者,就算侥幸捡回一条性命,可没有十几年的光景,根本无法恢复巅峰!

    此时,一道流光闪过,落在了轩辕九卿的面前。

    对方身后背有一把长剑,儒雅随和,正是天涯谷的现任掌教,张青云!

    对方见到轩辕九卿急忙跪在地上,随即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开口道:“师尊,这是弟子为您寻得的九叶雪莲,对您的伤势或许有些帮助。”

    轩辕九卿缓缓抬起头,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青云,你有心了。”

    张青云急忙说道:“这些都是弟子的分内之事!”

    轩辕九卿手指一勾,木盒自动打开,却见里面有一朵宛如水晶雕刻的莲花,这是至寒之物,便是金丹高手触碰一下,都会直接成为冰雕。

    寒气扩散。

    一时间,原本就冰冷的雪山顶峰,温度竟然又下降了几成!

    下一秒,九叶雪莲忽然浮起,随即在轩辕九卿的头顶处停下。

    “喝!”

    随着一声轻喝,九叶雪莲竟然裂开,一片片莲叶朝着轩辕九卿身上掉落而下,可令人惊奇的是,眼看快要跌落在身躯上的时候,那至寒之物,竟然慢慢融化,蒸发成了水雾。

    周围温度极低,按理说,根本不可能出现水雾。

    可此时的轩辕九卿,却像是一个烘炉,一股难以想象的灼热气息,从他身上浮现而出。

    方圆十几米雪水瞬间融化,而轩辕九卿这样的绝世强者,脸上更是罕见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待这九叶雪莲全部化为水雾之后,轩辕九卿脸上的痛苦之色,这才褪去了几分。

    看着恢复寻常的老者,张青云一脸喜色:“师尊你的伤势恢复好了?”

    轩辕九卿却摇摇头:“哪里有这般简单,我中了那老魔头玄冥焰火掌,能够捡回一条命实属幸运,这株九叶雪莲,不过是治愈了十分之一的伤势。”

    听闻,张青云不由皱了皱眉头。

    要知道,这九叶雪莲可是天下至宝,就像是张青云这样的高手,也是费尽全力才找寻过来。

    不曾想到,这株天下至宝,只是恢复了师尊十分之一的伤势,难以想象,那老魔到底何等恐怖,只是一掌,便造成了这种伤势。

    “青云你在想些什么?”轩辕九卿开口问道。

    张青云回答道:“徒儿在想,姜宇这魔头幸亏功力全失,已经成为了一名废人,要不然,不知道又有多少正义之士会死在他的手中,像是这种存在,留下毕竟是一个祸害,倒不如……”

    张青云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紧握的拳头,却出卖了他现在的想法。

    留下姜宇的命,是几大圣地早已商榷好的事情,此时张青云若是反驳这个决议,便是质疑师尊,这在正道眼中,是大不敬的举动。

    轩辕九卿叹了一口气道:“青云,我知道你心中还有执念,杀死姜宇那魔头便是你一生的追求,若不然,你也不会卡在分神境这么多年。”

    “可你要知道,姜宇在星辰大陆为非作歹多年,不知道覆灭了多少门派,又搜刮了多少各门各派典籍、灵石,谁若是能够得到那笔宝藏,实力立刻便会翻上数倍!”

    拼尽全力抢回姜宇,若是能够从对方嘴巴里撬出藏宝位置,正道终究会成为这天下第一的势力,到时候,便是魔门、妖域的覆灭之日!”

    说道这里,轩辕九卿的灰蒙蒙的眼睛却绽放出了一缕杀机:“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次与魔妖结盟,已经违背了我正道大义,可为了击杀老魔,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等得到秘藏,十大圣地的实力便会突飞猛,到时候,便能还这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张青云听闻,点了点头:“姜宇与我虽有血海深仇,可师尊放心,我一定会为大局着想,只是,对待这般魔头,为何不用搜魂大法?这样还要痛快一些。”

    搜魂乃是邪法!

    被搜寻之后,意识便会崩裂,成为一名没有知觉的活死人。

    轩辕九卿摇摇头:“人的名,树的影,那魔头或许料到了这一切,早已在脑海中设下禁制,我们要是强行搜索,对方当即便会气绝身亡!”

    张青云叹息了一口气:“只希望,青莲仙子那里能早早撬开魔头嘴巴,到时候,也好一剑杀了对方,使其无法作乱人间,彻底还天下一个太平。”

    轩辕九卿不经意看了一眼张青云,随即淡淡开口:“作乱人间?他是没有这个机会了,为了这一天,我们准备了数百年,忘忧圣地更有一座集合了十大圣门之力建造的囚禁法阵,姜宇现在身负重伤,根本没有脱困的机会!”

    话音刚落,天际忽然响彻起了一声雷鸣。

    “咔嚓!”

    饶是轩辕九卿实力强悍,此时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雷鸣暗自皱眉,下一秒,一颗独眼忽然在天际浮现。

    那独眼周围环绕着着极为阴暗的能量,无数邪恶幻象在周围环绕,下一秒,随着独眼睁开,轩辕九卿更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浑身气息紊乱,原本压制的灼热气息,这时候就像是开水一般,竟然沸腾了起来。

    下一秒,一幅幅幻象更是弥漫在了天际。

    独眼老妪喷血而死、青莲仙子无助跪下、偌大龙脉被一刀斩断、以及悬浮上空,那魔气四溢,宛如实质的恐怖身影。

    而在那恐怖身影面前,还悬浮着一柄魔刀,被斩断的龙脉,下一秒,竟然就被魔刀吞入进了刀身之中。

    邪刀大成,雷劫滚动。

    只是一瞬间,忘忧圣地便被雷劫覆盖,无数人争先恐后想要躲避,可在雷劫面前,这些高手却宛如蝼蚁一般,被纷纷轰杀致死。

    终于雷云散去,却见那恐怖身影依旧耸立在天际,似乎根本不惧怕雷劫一般,而那柄魔刀散发的气息,却是如此深沉!

    这骇然是一把度过雷劫的仙器!

    而那道恐怖身影……

    轩辕九卿与张青云异口同声说道:“姜宇!”

    不同于轩辕九卿的诧异,张青云的声音却充满了愤怒,一副恨不得要把姜宇生吞活剥的模样。

    谁能想到,前一秒轩辕九卿还扬言姜宇不可能脱困,而现在,忘忧圣地便遭受了如此劫难,不但新一代的圣主不知为何跪在地上,就连护山灵脉都被斩断,无数弟子惨死在姜宇手中。

    什么?

    轰杀忘忧弟子的不是姜宇,而是雷劫,没看到一切都是因为魔刀引起的雷霆之力吗?归根结底,依旧是魔头制造了这一切的磨难!

    紧盯半空,轩辕九卿面色潮红,最终还是喷吐一口鲜血。

    张青云上前搂抱对方,可尽管他是分神强者,依旧感觉到了一股难以忍受的灼热,难以想象,对方平日都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师尊!师尊!”随着张青云不断呼唤,几近走火入魔的轩辕九卿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喃喃自语道:“通知门派上下,全部进入一级戒备,仙器出世,姜宇……姜宇的实力还是大乘境!”

    …………………………

    天魔宗!

    身为姜宇的亲传大弟子,如今已是合体境界,只差一步便能冲击大乘的罗丰,此时浑身却颤抖个不停。

    面前的镜子里面,赫然映照出外面的一切。

    仙器?

    雷劫?

    亦或是满门尽灭的忘忧圣地?

    这些都不是罗丰失态的主要原因,导致他现在这般模样的罪魁祸首,只是那身披斗篷的身影。

    罗丰颤抖着,恐惧宛如跗骨之蛆一般,附着在了他的浑身上下,他目光狰狞,咬牙切齿道:“那些废物都做了什么?不是说,你已经成为了废人吗?”

    “为什么,你还能堂而皇之的覆灭忘忧圣地?你没有受伤,你压根就没有受伤!”

    “该死的正道、该死的魔门、该死的妖域,你们这些家伙都该死,全都该死!”

    压抑的声音在房间中响彻,名义上天魔宗的掌教,如同疯子一般陷入了极端的惊惧之中。

    …………………………

    一身着白衣的少女站在地上,此时一脸微笑的凝视天际。

    而在一旁,则是一名同样娇美的侍女。

    白衣少女拥有一张绝美的脸蛋,头上只带有一个简单的发簪,看上去就宛如圣洁的雪花一般,纯白无瑕。

    可谁能想道,这看似柔心弱骨的少女,同样是天魔宗人,而且还是姜宇座下四大亲传弟子之一的秦霓裳。

    不似轩辕九卿走火入魔,气息倒行逆施,口吐鲜血,不像大师兄宛如疯魔在房间中大吼大叫,秦霓裳却面露微笑,喃喃自语:“不愧是师尊,不但依旧处于巅峰境界,更是抽取整条龙脉,锻造出了一把仙器!”

    一旁侍女,听到秦霓裳这般呢喃,脸上也不由露出喜色,急忙顺着说道:“宗主神功盖世,又有小姐日夜焚香祷告,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小姐的心声,这才让宗主脱困!”

    魔宗不似正道,这里盘踞着不少凶悍之徒,别看侍女年纪不大,可也精通察言观色之道,侍奉秦霓裳有段时间,从未出现过什么纰漏。

    秦霓裳听到对方搭话,转过头,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笑容:“小翠,师尊脱困,你在为他感到高兴吗?”

    侍女还不自知,点点头:“宗主是小姐的师尊,魔宗能够脱困,我自然为小姐感到高兴!”

    【话术!】

    名为小翠的侍女,为了求生,早已练就了一嘴的本领。

    秦霓裳笑容不减:“我并需要你为我高兴,我是说师尊活着,你高兴吗?”

    看着秦霓裳那张精致的面庞,侍女不知为何,心中忽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可作为宗主的亲传弟子,小姐自然向着宗主,这般思绪后,她将头低下:“宗主统领天魔宗乃是天下第一,我身为天魔宗人,自然会感到高兴!”

    “小姐这些天每时每刻都在为宗主祈福,若是他老人家知道,一定会好好赏赐小姐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听到赏赐的时候,秦霓裳脸上的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就连双眸之中都闪过一丝难以言表的俱意,可她还是很快恢复了过来,没有让侍女看出端倪。

    “赏赐?”

    秦霓裳的目光绽放出了一缕异色。

    “好!”秦霓裳笑了一声,银铃般的声响,似乎连天际的灰暗都驱散了几分,饶是侍女,都沉迷在了对方美貌之下。

    下一秒,却见秦霓裳伸手抬起了侍女的下巴,感受到指尖的温热,侍女脸色微红,喃喃自语道:“小姐……”

    秦霓裳摩挲着小侍女的下巴:“你知道我焚香的时候,跟苍天许了什么愿吗?”

    小侍女面色潮红,似乎沉浸在了某种诡异的幻象之中,她微微摇头,并不自知。

    秦霓裳将头伸前,到了小侍女耳畔,轻声道:“我说,若是师尊活着,我愿意献上一条生命还愿,你这般为宗主感到高兴,那么,你就去死好了。”

    话音落下,那侍女忽然瘫软在了秦霓裳的身上,她脸上依旧挂着诡异的笑容,似乎在经历某种美好的画面一般,而气息却早已闭塞,只是瞬间,竟然就已经身亡,快到,甚至连当事人都不知道。

    秦霓裳看着对方,朝前一推,就像是扔垃圾一般,重重将其丢在地上。

    她抬头,看着天际那道披着斗篷的身影,用侍女从未听过的沙哑声音,一字一顿从嘴里吐了出来:“师尊,我每日焚香祷告,每时每刻都期盼您能早点咽气,可这老天爷是怎么了?像您这样坏事做尽,理应凌迟而死的罪孽之人,为何还能活的这般好?”

    绝美的脸上笑容依旧,可所在的地下,早已有了一层鲜血,却见秦霓裳的指甲,不知何时已经穿破了肌肤。

    “师尊……”秦霓裳的口中,回荡着最后一句疑问:“您为什么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