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六章 宇智波富岳的抉择
    警卫部。

    将纸张扔到桌上,富岳看着站在面前的儿子。

    幼小的身躯,稚嫩的脸蛋……

    但了解自己儿子的富岳却知道,这幼小的身躯里隐藏着超越自己的潜力。

    “这是哪来的?”

    富岳沉声问道。

    虽然是在与儿子对话,也板着严肃的脸。作为警卫部队长,他必须时刻保持着威严。

    “上学时在课桌里发现的。”

    鼬说完,脑子里闪过每一个同学的画面,想要找出是谁给的纸张。

    但最后却是摇头,“不知道是谁放到课桌里的。”

    富岳双手抱着臂膀陷入了沉思。

    忍者学校虽是木叶三大机构之一,但到底不是机密重地,平时没有忍者把守。

    在方学后到上学前的这段时间里,想要将一封纸信放入某个学生的课桌里,实在太简单了。

    “父亲……”

    见富岳抬头看来。鼬说道:“我觉得这不会是同学的恶作剧。”

    “我也能确定。”

    富岳说完,转身望向窗外。

    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村民们,忍不住叹了口气,“正因为确定不是恶作剧,事情才越发严重。”

    这张纸上写着一行字。

    ‘大蛇丸为了研发忍术,拿村民的身体做人体实验。’

    这纸上的内容……若说是恶作剧的话,也太不知轻重了,只能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了。

    可大蛇丸……

    虽然接触过他的人都觉得这家伙很危险,不像是人类。可不能否认他为木叶做出的贡献……

    被成为传说中的三忍之一的他,在孩子眼中是不择不扣的英雄。

    这样的人物……在木叶,是不会有小孩拿他的名字做这种恶作剧的。

    因此,这不是恶作剧。

    但不是恶作剧,就是真的吗?

    三代火影的弟子,传说中的三忍之一,四代火影的有力竞争者,木叶的英雄……

    这样的人真的会做出这种事吗?

    能。

    经过思考后,富岳得出这样的答案。

    抛开大蛇丸的那些身份,以他个人的性格而言,是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来的。

    但也仅仅是可能而已,可能性很小。

    即便富岳对大蛇丸这个人抱以何等的恶意揣摩,也不能忽略他在木叶的身份地位……

    拥有这样的身份地位,却做这样的事,绝对得不偿失。

    所以,这也有可能是阴谋。

    在九尾之乱半年左右的现在,木叶局势尚未稳定。若这是敌国间谍或村内排斥宇智波的人的离间计……

    那贸然行动,必然会引起木叶内部进一步的动荡。

    特别是他们宇智波……

    因为九尾之乱而被猜疑。此时再贸然出动,引发更大的误会的话,会进一步加剧村子与家族的矛盾。

    可是,即便知道这是阴谋,他也不得不去踩。

    相继发生的孩童失踪案件引已起广泛注意,在村民里产生了恐慌。对身为警卫部的宇智波不能早早破案捉拿凶手有很大的怨言。

    富岳知道,宇智波在村子里名声不好。若是这件事也毫无作为,声名会进一步的败坏。

    相反,在大家都感到恐慌时捉拿凶手归案,给予村民极大的安全感。宇智波在木叶的名声就会好转。

    一切都要看如何去运作。

    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富岳想通里面的种种后,对鼬说道:“你回去上学吧!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嗯!”

    鼬点点头。随后迟疑了会,问道:“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他如今还不知道家族与村子的关系,也没有富岳想得那么远。

    但看着一向自信十足的父亲此时一脸愁容,他也知道此事极为复杂。

    富岳看着鼬。

    稚嫩的年龄懂得这么体贴,他感到很欣慰。

    “你专心……”

    富岳说着顿住了,眼珠子闪过一丝沉思后改变了主意,“以防万一,你可以在学校调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同学的恶作剧。”

    想要查出是否同学的恶作剧,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富岳想藉此锻炼一下鼬的能力。

    “知道了!”

    鼬点点头。旋即‘砰’的一声化作烟雾消失了。

    影分身。

    刚刚进入忍者学校的他已经掌握了这种级别的忍术。

    对此,富岳也是一阵欣慰。

    抛开性格的缺陷不说,那份对成为忍者的赤子之心却是他自己也不如的。

    也正因为如此,他对鼬极为看好。

    “八代,稻火,铁火。”

    随着声音落下,三名穿着绿色马甲的忍者走了进来。

    他们望着表情凝重的富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队长,有何吩咐。”

    “秘密调查大蛇丸,他极有可能是这次孩童失踪案件的凶手。”

    “啊!”

    三人极为惊讶,似乎不敢相信。

    “我知道你们很惊讶,但这就是事实。记住,暗中调查,不要打草惊蛇。”

    “是。”

    ……

    忍者学校。

    正听老师讲课的鼬微微怔了下,旋即又将注意力放到课堂上去了。

    调查确认是不是同班同学恶作剧……

    这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另一边的隼叶……

    一直暗中观察着鼬的他,见到鼬的表情变化后,旋即也将注意力放在了课堂上。

    历史课在昨天已经上完了。

    毕竟忍者村的历史也就五十年左右,实在没什么好讲的。

    今天的课程是复习查克拉提炼术。

    没有查克拉,就无法成为忍者。

    若是一个月内提炼不出查克拉,就会被学校退学。

    忍者家族或家庭出来的孩子基本在上学前就已经提炼出查克拉了。这些课是给普通家庭的孩子上的。

    隼叶听了一会,确定跟昨天讲的内容没什么区别后,便在脑海里模拟练习起苦无和手里剑的基础用法。

    ……

    一天的课很快结束了。

    这一天的课程除了复习查克拉提炼术外,就是体能锻炼和苦无的实际训练教学了。

    隼叶的苦无基础用法更进一步。

    ……

    放学后。

    隼叶如同昨天一般打算回家。

    “隼叶同学……”

    隼叶看着站在身前的同学,感到有些疑惑。

    “鼬同学,有什么事吗?”

    “能借一步说话吗?”

    鼬面无表情,语气生硬的说道。若不是了解他的性格如此,恐怕会直接掉头离去吧!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