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三章 梦想与梦想
    鼬自懂事起,他的理想就从未变过。

    那就是成为像父亲那样出色的忍者。

    父亲那样出色的忍者……

    鼬在脑海中描绘着父亲的形象。

    父亲,的确是极为出色的。

    可是……

    即便是警务部队的队长,鼬也依然觉得不能达到自己理想的高度。

    这并不是否定父亲。而是假设他自己可以像父亲那样优秀的前提下。

    因为,鼬最终想要到达的地方,是现在的父亲还未曾到过的地方。

    只是,这份理想太过遥远。

    之前那些人,说的都是些平凡无奇的事情。

    想成为父亲那样的忍者。想变成优秀的忍者,完成很多很多的任务。想变成可爱的忍者……

    不论是老师还是同学,他们想听的理想不过是这种话而已。

    与鼬的理想完全不同。

    所以,他有些犹豫该不该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自己真正的梦想。

    “没关系,大胆说就好。”老师把手放到鼬的背上,想要舒缓他的紧张。

    (别人怎么想都无所谓了。)

    “我想要变成一名足够优秀的,优秀到可以消除世上一切争斗的忍者。”

    静,静。

    大家都愣愣的看着他。

    随后,教室的角落里,传来了不知是谁的笑声。然后马上被礼节性的鼓掌声淹没了。

    “你说的很好。”

    老师一边用手轻抚着鼬的头,一边说。

    鼬的理想太过荒唐太无稽了,似乎没有人相信他会有这种理想。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的妄想。

    也正因如此,一些人发出了不屑的笑声,另一些人则只是机械性的鼓着掌。

    只有一个人认同了。

    那就是隼叶。

    虽然他也不觉得争斗能够永久消除,但成为压倒一切的强者来消除争斗的方式是可行的。

    至少,鼬有这个潜力。

    可惜,没有那个命。

    “下一个,皇音寺隼叶君。”

    老师把温和的目光放到了隼叶身上。

    “我叫皇音寺隼叶,理想是成为比谁都要强的忍者,包括历代影们。”

    隼叶站在讲台上,表情口气都极为平淡的说到。

    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比起鼬那虚无缥缈的理想,成为最强无疑更符合小孩子心中的那份热血。

    老师也是很满意的微笑着点头。

    ……

    “那么,接下来就正式上课了,先从查克拉提炼术开始吧!”老师说完后,扫视一圈台下的学生们。

    见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不由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讲解。

    与隼叶所了解的没什么区别。

    不过在讲完原理和方法后,老师还讲了许多个人心得与经验。

    这位来自千手一族的老师对查克拉有很深刻的理解,让隼叶时不时产生原来如此的感觉。

    一堂课下来,受益匪浅。

    下课铃响起。

    老师说了声下课后,离开了教室。

    学生们欢呼雀跃,与刚刚认识却还很陌生的同学们联络起来。

    隼叶坐在位置上,回味老师讲的课。

    “那,那个,你好。”

    一个留着鼻涕的小孩站在面前,怯生生的望着他。

    隼叶抬头望来,疑惑道:“有什么事吗?”

    “我,我叫梅丸,请多指教。”

    鼻涕小孩似乎有些怕隼叶,吞吞呜呜的自我介绍后,连忙低下头去。

    (我有这么可怕吗?)

    隼叶忍不住摸了摸脸,通过触觉看到自己的脸。

    稚嫩的脸蛋略显秀气,隐隐能看到未来长大后英俊帅气的形象。

    没什么不对啊!

    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帅气。

    “所以……”

    隼叶迟疑的看着面前的鼻涕男孩。

    梅丸抬起头来,踌躇一会后,鼓起勇气道:“我也想成为一个强大的忍者,听到你的理想后,就忍不住想认识一下。”

    “这样啊!”

    隼叶瘪瘪嘴,旋即伸出右手,面露微笑,“我叫皇音寺隼叶,请多多指教。”

    或许是梅丸的结交让其他人觉得隼叶的性格很好相处,之后陆续有同学前来结交。

    对于小孩子来说,闹腾是天性。

    追求最强者的梦想能让他们热血沸腾,让更多的人产生共鸣。

    隼叶也不觉得小孩麻烦,每一个都微笑的自我介绍。

    之后一群新认识的小伙伴互相畅聊。

    隼叶对这些幼稚的话题不感兴趣,但也没露出不耐烦,而是安静的坐在一边听着。

    偶尔被问到问题,也用简单明了却直指问题重点的答案回答。

    让一群小伙伴们直呼厉害。

    与隼叶这边的热闹不同,另一边的鼬身边却格外冷清,只有他一个人。

    虽然他很帅气,却没有丝毫表情。

    总是一副思考人生的样子,让人担心贸然上前搭话会不会打扰了。

    就算有人鼓起勇气上前结交,他也用很生硬的语气回应,并总是能一句话把话题聊死。

    渐渐的,没人再去找他。

    对此,鼬也不在意。

    他来学校本就不是为了结交朋友。

    而且,他总觉得自己与这些同学有些格格不入,没有共同的话题。

    不像止水那样,可以理解彼此的想法。

    ……

    木叶的孩子在三岁时就会接受监护人的教导进行识文认字。

    因此,忍者学校开学之初便直接教导忍者相关的知识。

    第一天的课程……

    除了第一节课是教导查克拉提炼术外,剩余的课几乎都是在讲历史。

    虽然对于实力的提升没有多少用处,却能提高学员们对忍者的认知。

    并且,了解到自己的先辈们为了村子抛洒热血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后,学员们对村子更有归属感了。

    ……

    放学后。

    望了眼来学校接孩子回家的大人们,隼叶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独自一人离开了。

    他去了武器店。

    今天最后一节课教了苦无和手里剑的基础用法。

    虽然只是理论知识,但他准备回家后好好练习一下。

    出了校门,一路来到武器店。

    隼叶发现如今的木叶与他印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要更加破旧,贫穷。

    街上的村民也不像动漫中那样一直洋溢着笑容。时不时能看到人一脸愁容的叹气。

    隼叶稍微想一下便明白了。

    战争刚结束不久,村子又遭遇了九尾之乱。许多失去亲人和家的人们都在艰难度日。

    “乱世啊……”

    隼叶第一次对乱世有了直观的感受,不由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