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六十九章 夜昙婕兰
    “发生这样的事,我很抱歉。”

    让人各司其职后,富岳在警卫部队长职工室里向隼叶挚诚道歉。

    虽然因为太过挚诚的缘故,看起来有些公式化。但作为一族之长,警卫部最高领导……能这样对一个新人下忍道歉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这跟队长没关系。”隼叶轻轻摇头道:“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只是不知道是谁泄露了消息。”

    “他们简直是一群蠢货。”

    富岳当着外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看得出来真的是很生气。。

    族人们的反应……

    发生了那种事情,在所有证据都指向宇智波时……本就该低调行事,等待嫌疑洗脱。

    结果一个个看不清形势,觉得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就不该受到怀疑……如果真的不想被怀疑,那就主动配合接受调查,拿出洗脱嫌疑的证据啊!

    自己不去调查,还不配合,冲着帮自己洗脱嫌疑的调查人员发泄不满,真就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吗?

    “虽然这话由我来说不太好,但出于善意,我还是想说一下……”

    望着怒意不减的中年男人,隼叶说道:“队长的族人们……除了少数一些人,大都高傲过头了。”

    富岳沉默了会,说道:“……宇智波一族的历史和荣耀,太容易让人陷入无法自己了。”

    宇智波一族的历史和对村子的贡献都足以让人引以为傲。可那都是历史积累下来的荣耀,是前人的丰功伟绩。

    可以为此骄傲,为此赞颂。

    但不能因此高傲。

    别人高看宇智波也是因为那些在战场上留下战绩的人,而不是只在村子担任治安警官的家伙。

    虽然维护村子治安也是值得骄傲的奉献,但并没达到足以自傲的地步。

    望着深有感触的男人,隼叶问道:“那么这件事要怎么处理呢?”

    “抱歉,虽然这件事是我们不对,但我不能继续让你呆在警卫队了。火影大人那边,我会亲自去说的。”

    “果然是这样啊!”

    隼叶毫不意外。

    “那么……”

    隼叶将警卫队的证件交还给富岳。

    “我就先告辞了。”

    “十分抱歉。”

    “再见。”

    隼叶对富岳挥挥手,转身离去。

    开门之际,突然顿住脚步,侧身看了过来。

    “有一句劝告,队长想听吗?”

    “请讲。”

    “暴君与昏君是不一样的。如果队长觉得自己是对的,那大可以按照内心的想法去走。而不是在意他人意见改变自己的想法。”

    看着陷入沉思的富岳,隼叶挠头讪笑。

    “嘛,只是小孩子的胡言乱语而已。队长不必放在心上。”

    说完,转身离去。

    富岳看着关上的房门,but由苦笑:“暴君与昏君……哪有这么容易啊!”

    ……

    “啊……有点想打瞌睡啊!”

    从警卫部出来,隼叶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但看了看头顶的太阳,放弃了回家睡觉的打算。

    “去修炼吧!”

    隼叶转道前往附近的演习场。

    临近演习场附近,便听到树林里传来了“咚咚咚”的声响。

    这是投射苦无钉入靶子的声音。

    “已经有人了吗?”

    隼叶抬头看了下树林上空,准备换一个地方。

    但是,刚转身便猛然回头。

    “这声音……”

    隼叶望着树林上空若有所思,然后漫步进入里面。

    光线突然暗了下来。

    隼叶在里面的一处空地里发现了正在修炼的少年。

    少年双手指缝夹着共八支苦无,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忽然,少年跳了起来。

    身子在空中翻转,双手同时甩出。

    八道寒光闪过。

    靶子处的圆心同时插着一柄苦无。

    “啪啪啪……”

    隼叶为少年的表现鼓掌。

    他看着望过来的少年,笑道:“大早上的就在修炼,今天没任务吗?”

    “你现在应该在警卫队吧!”

    少年不答反问。

    “嘛,被你父亲开除了……”

    隼叶无奈的摊开双手,将今天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听完后,鼬陷入了沉默。

    背后操控的黑手……

    族人的傲慢……

    让好不容易看到一点曙光的局面再次陷入死局。

    “你呢?”

    看着陷入沉默的鼬,隼叶问道:“为什么没去做任务?”

    “队伍解散了。”

    传马死于带土之手。

    稻荷真子接受不了忍者的残酷现实退还了忍者资格,去村子的茶馆工作了。

    “……这样啊!”

    隼叶深深舒了口气。

    因为超越一般人的能力,他接触到的多是精英与深层的事。

    但这世上更多的还是普通人。

    稻荷真子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毕业不到一年,也没有鼬那样早早上战场的经历。会接受不了这样的事,也很正常。

    “还有事吗?”

    “没了。”

    “那我继续修炼了。”

    “告辞。”

    告别鼬后,隼叶也没了心情去其它演习场修炼。他百无聊赖的在大街上逛了一圈,回到了家里。

    来到窗口。

    看了下放在上面的花盆,褐色的土壤平平,看不到任何植物。

    “成长有点慢啊!”

    隼叶稍作考虑,回院子里拿起浇水壶接了三分之二的水回到屋里。

    然后用苦无割开手指,让鲜血滴入水壶。

    顿时,清澈的水被鲜血染红。

    随着血液流入更多,颜色更深,直到水变得如血一般的鲜红,才将割开的手指放入嘴里吸吮止血。

    “给我快快长大吧!”

    隼叶嘀咕一声,提起水壶来到窗口浇灌进花盆里。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浇水壶比这花盆还大,里面的水都可以将花盆给淹没了。

    但这花盆,不,是土壤才对。

    这红褐色的土壤好似拥有生命一般,将这鲜红的血水尽数吸收,竟然连湿润程度都没有变化。

    直到壶里的水全部浇灌完毕,一截指甲长短的嫩芽长了出来。

    “生长速度……”

    隼叶眉头微皱。

    这颗种子是这个月从宝贝葫芦里开出来的……一颗来自《瓦罗兰》的夜昙婕兰种子。

    它并非一般的植物种子,而是一株植物精灵散下的。拥有自我意识和生命,用鲜血浇灌会加速它的成长。

    按照宝贝葫芦的介绍。

    在夜昙婕兰还是种子阶段,用自己的鲜血灌浇。待它开花结果时就会把鲜血的主人当做父亲言听计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