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六十七章 背后操控一切都是人
    火影职工室。

    隼叶正在向三代目火影复命。

    “是吗,凶手不在宇智波一族内。”

    三代目火影抽着烟袋,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很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让隼叶发现了凶手就是宇智波一族的激进分子也不要声张,可想要解决问题,却不能不留下后患。

    凶手不在宇智波一族内,无疑是个好消息。

    “虽然不在宇智波一族内,但凶手绝对是宇智波。”

    隼叶斩金截铁的说道。

    他其实很想告诉三代目火影凶手就是带土。

    可他无法解释情报来源。

    你一个不同时代的人是从哪里知道带土的呢?

    若说是从其他人嘴里了解到的,那也太扯了。

    带土是个默默无名的吊车尾,就算是宇智波族内,也有很多不知道他的人。更不要说外人。

    谁会没事谈起一个默默无名的人啊。

    当然,强行编造理由也不是不可以,但逻辑存在问题,就一定会遭到怀疑,从而被识破。

    忍者的侦查能力超乎想象。

    “或许是流失在外的写轮眼,也有可能存在未记录的宇智波。说起未记录的宇智波,我能想到的就只有……”

    说着,日斩迟疑了下,旋即肯定道:“不可能是他,应该还有什么遗忘的人。这事我会找富岳好好谈谈的,你先下去吧!”

    “是。”

    隼叶开门离去。

    走了两步,在走廊上看见了团藏。

    他远远看着团藏,微微躬身行礼,然后大大方方的走去。

    交错而过时,团藏细小的声音传来。

    “你干得很不错。”

    停下脚步,隼叶转过身来,看着开门进入火影办公室的身影。

    心里多了丝疑惑……

    为什么要夸我?

    这个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

    翌日。

    经过一晚休息后,隼叶照常前往警卫部值勤。

    虽然秘密调查任务已经结速,但调离警卫部的命令还未下来,他就得一直在警卫部呆着。

    只是,刚进入警卫部大楼,隼叶就感到了敌意……

    不加以掩饰,无需开启共感觉就能明显感觉到到的敌意……来自于宇智波的愤怒与仇视。

    想起昨晚团藏的话。

    隼叶心里产生了不详的预感。

    “哟,八代前辈……”

    “滚开!”

    如往常一样上前打招呼,但得到的回应却截然不同。

    这个眼角狭长,留着白发的宇智波大叔是警卫队的精英,也是宇智波一族的高手……

    他平日里就一副冷傲的模样,对宇智波一族有着很高的归属和荣耀感。骨子里隐藏着对宇智波以外的人的蔑视。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个月里,也被隼叶屡次破解案件的智慧和手段给折服,单独对他表示了称赞。

    也唯独对他,没有板着一张脸。

    但如今……八代却以极为愤怒与憎恨的眼神盯着他。

    “原本以为你与村子的其他家伙不一样,没想到……滚吧,你的任务不是完成了吗?还来警卫部干什么?”

    (原来如此,是机密任务暴露了啊!)

    望着面前极度愤怒的大叔,隼叶心中的疑惑顿时解开了。

    秘密调查……

    只有不被信任,才会被秘密调查。

    作为被调查的对象,会感到不爽,是再正常不过了。更何况宇智波本身就很高傲。

    这种事在他们眼中与侮辱无疑。

    而且,调查的人还是这个月来一直相处很融洽的同事后辈。这种仿佛遭到背叛的感觉会让人更加的愤怒。

    (团藏昨天的话,就是这个意思吗?)

    这虽然只是一件小事,却让宇智波与村子变得更加疏远。这样,离宇智波政变的目的就更近一步了。

    是的。

    单独一件事件没什么。

    但数年时间,无数类似的事下来……不论是谁,都无法忍耐内心的不满与愤怒。

    隼叶隐隐有种预感……宇智波一族会走上政变,似乎都是这个男人在背后一手操控。

    不论是宇智波一族,还是村子高层,甚至因为九尾事件而失去亲人的人们及所有村民……全都是团藏为了达成目的棋子。

    这样的家伙太恐怖了。

    绝对不能与这样的人玩阴谋诡计,否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隼叶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诞生了这样的想法。

    尽管他此时对团藏的计划有了某种猜测,但这一切都是基于情报的优势。

    因为看过动漫,所以知晓未来。

    可以从结果进行逆向推理,结合现状分析出团藏此时的心理与行动。

    可要说情报……作为“根”的首领,对方的情报是自己的千百倍。

    自己不一定有优势。

    所以……

    (只能以力破局!)

    “为什么不说话?”

    八代依旧发泄着怒火,周围也围拢了很多听到动静赶来的同事。

    宇智波一族的都与八代一样,对隼叶感到极为愤怒,大喊着要给隼叶一顿教训或让他滚出去之类的话。

    而宇智波一族外的人,则都议论纷纷,少部分人对他露出担忧的神色。

    “装哑巴可不能糊弄过去……”

    另一名穿着绿色马甲的宇智波一把抓住了隼叶的衣领,想要将他提起来。

    “啪!”

    隼叶抓住了手腕,死死捏着。

    他抬头看向行凶者,那是一个穿着绿色马甲的大叔。

    宇智波稻火。

    同样是警卫队的精英,也是宇智波一族对村子敌视最严重的激进分子。

    是隼叶这一个月来,不论怎么做都无法与其融洽相处的存在。

    此刻,这么警备队的精英因为自己的腕力而痛苦扭曲着面容。

    “任务就是任务,我不会带有任何主观情绪去执行任务,你们也不该如此看我……”

    隼叶冷冷注视着稻火,松开了手腕,继续道:“虽说如此,你们会如此愤怒也是理所当然。但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想要报复还是什么,我也不会任你们在我身上发泄怒火。”

    “别太嚣张了,小鬼!”

    望着将手放到背后刀柄上的隼叶,宇智波稻火掏出苦无,大吼着冲了上来。

    “唰!”

    寒芒闪过。

    隼叶注视着僵硬站在面前的稻火,一边缓缓收刀入鞘,一边冷冷说道:“目中无人就是这样的结果。”

    “咔!”

    伴着话音落下,稻火身上的马甲从中间裂开,掉落到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