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六十六章 矛盾的人
    富岳家是古典的日式庭院。

    隼叶跟着富岳穿过一个小院子,踏上外廊,走了几步,转过一个拐角后进入了铺着榻榻米的房间。

    生日宴会已准备好。

    房屋中间放着一张矮桌,上面摆着各色菜肴。鼬在桌子旁照顾着年幼的佐助,阻止他偷吃。

    隔扇门的另一边还响着炒菜的声音,想来是族长夫人正在厨房做美食。

    随着两人进来,佐助屁颠屁颠的跑向富岳,嘴里发出“呀呀”的声音。

    “佐助有没有听话啊!”

    富岳开怀的抱起佐助,随后转身对一旁的空位一引,招呼道:“隼叶这边坐,请不要拘束。”

    “谢谢。”

    向富岳点头致意了下。隼叶径直走到鼬的对面坐下,然后取出一个礼盒。

    “生日快乐,鼬。”

    “谢,谢谢。”

    鼬有些僵硬的接过礼物,然后低头沉默下来。

    “你朋友来给你庆祝生日宴会,不要一直板着脸。”

    富岳板着一张威严的面孔说道。

    “是。”

    鼬下属回应上司的口气,完全看不出来是父子间的谈话。

    而富岳则习以为常的点点头,似乎也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这父子怪异的相处方式让隼叶感到无所适从,也怪怪闭上了嘴巴。

    一时间,饭桌上只有吃饭的声音和佐助呀呀的叫声。

    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好在不久,族长夫人宇智波美琴端着最后一份菜肴走了进来。

    这位族长夫人与富岳和鼬都不同,能说会道,很能活跃气氛。

    沉闷的氛围在她进来后荡然无存。

    ……

    饭后。

    美琴收拾碗筷去后厨洗涮。

    富岳欣慰的说道:“鼬,你朋友难得来玩,带他在聚落到处逛逛吧!”

    “嗯。”

    鼬点点头,然后看向隼叶。

    “要来参观一下吗?”

    “啊!?”

    隼叶看了看屋子外面的漆黑,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鼬和富岳,点点头。

    “那麻烦你了。”

    “没什么。”

    ……

    跟着鼬走出庭院,在这仿佛独立于村子外的聚落走着。两人都没有说话。

    “喂,不是带我参观聚落吗?”

    为了打破沉默的氛围,隼叶笑着说道:“哪有什么都不说的导游啊,好歹介绍一下啊!”

    鼬犹豫了会,道:“你应该知道,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吧!”

    在忍者学校的一年里,隼叶多次展现过超强的记忆能力,说是过目不忘也不为过。

    而他们又一起拍的毕业照,做的档案记录,都看过彼此的资料。

    他不觉得隼叶会不清楚他的生日。

    “那又怎么样呢?”

    隼叶耸耸肩,满不在乎道:“这是关系要好的上司发出的善意邀请,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鼬轻轻摇头道:“我的意思是,你既然知道这次不是生日宴会邀请,那么也该看出来,父亲并不是真的让我带你参观聚落。”

    “那令父的意思是?”

    望着装模作样的隼叶,鼬深深吸了口气。

    “你在警卫队实习的这一个月里,多次展现了超常的感知能力。虽然不确定具体能力是什么,但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所以呢?”

    “你当时看清了袭击大名凶手的真面目了吧!”

    “没错。”

    没什么好隐瞒的,隔着障碍看清对方长相的能力,在半月前抓捕小偷时就暴露了。

    听到隼叶这么果断的承认,鼬反而犹豫了起来。

    “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

    闻言,鼬也不再犹豫,直言问道:“你到警卫部来,其实是上面安排你来调查凶手是否在宇智波的吧!”

    “没错。”

    隼叶坦然承认了。

    “队长让你带我参观聚落,不也是为了让大大方方的调查吗?”

    袭击大名的凶手几乎被村子高层与九尾事件的幕后黑手联系到了一起。

    宇智波富岳也是如此。

    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富岳可以肯定这些不是宇智波一族干的,所以大大方方的让隼叶进入聚落调查。

    当然,邀请外人进入聚落调查自己族人……这种事情要是被族人们知晓了,恐怕会嫌弃不少事端。

    所以,以邀请儿子同学好友的身份到聚落参观,成为了不错的借口。

    “你果然猜到了。”

    鼬对隼叶的反应并没有惊讶,反倒是觉得没有猜到才不对劲。

    “你们就不怕凶手真的是宇智波一族的吗?要知道这两年宇智波在村子的境遇可不好,有一两个因此产生极端想法的族人也很正常吧!”

    “如果真有犯下如此大罪的族人,宇智波一族也不会包庇。”

    望着神色淡然的鼬,隼叶轻轻笑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如果真出了这种情况,并不是选择主动交出凶手就能安然无事的。那些仇视宇智波的人,把宇智波当做政敌的人肯定会拿此事攻击宇智波。

    宇智波一族的境地会更加困难。

    这么浅显的道理,鼬自然知晓。

    可是……

    又能如何呢?

    就算真出现了这种状况,宇智波也什么都做不了……毕竟凶手出自宇智波是事实,宇智波一族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只能立正挨打。

    但是……

    “这也是缓解家族和村子困境的机会……就算承担责任,村子对宇智波的怀疑也会因此消除,以后会越来……”

    “你是认真的吗?”

    望着被自己说愣住的鼬,隼叶叹息了声,一阵摇头。

    从小就上了战场,在忍者学校被同学们敌视排斥……经历了这些的鼬,应该很理解人性丑恶的一面。

    但他依旧相信人性善的一面。

    因为佐助的诞生让他感受到生命诞生时,给人带来的幸福与喜悦。

    同时知晓现实的残酷和美好。

    抱着理想化的梦想,却又以现实的手段去追逐……

    名为宇智波鼬的男人是一个自我矛盾的存在。

    “可以了,凶手不在宇智波一族。”

    隼叶留下这句话,转身往外走去。

    鼬愣了下,连忙追了上来。

    “你这什么意思?”

    “三代目火影的意思,不论凶手在不在宇智波,他都让我不要说出去。他不想让宇智波与村子的矛盾进一步扩大。”

    “而且,我也调查完了,凶手确实不是宇智波族内的任何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