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六十五章 机密任务
    “所以九尾事件,宇智波就是单纯的受害者吗?”

    “不。”

    日斩深深吸了口烟,摇头道:“九尾的幕后操控者可以确定是宇智波族人,尽管不是出自一族的意志,但那也确实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事。”

    隼叶沉默了。

    确实,不论带土与宇智波是什么立场关系,他都出自宇智波。

    若说宇智波一族是受害者的话,木叶同样是受害者。加害者从始至终都是带土。

    “火影大人认为袭击大名的凶手与九尾事件背后的人是同一个吗?”

    “不一定。”日斩深深吸了口气,道:“这两年来,因为九尾事件,村民对宇智波的不满情绪也让他们感到不满。他们中是否有人会因此而生做出极端选择,也是很难确认的事。”

    “既然如此,为何要包庇凶手?”

    “因为木叶现在绝对不能再发生变故。”

    说这话时,老人那浑浊的眼球闪过一丝寒芒。

    这让隼叶知晓,他绝不是因为什么天真的想法才包庇宇智波一族。

    ……

    “以后还请富岳队长多多关照。”

    警卫队总部。

    隼叶向办公桌后面的男人躬身行礼。

    距离与三代目火影交谈已过去一个星期,因为只是体力和查克拉消耗过度,隼叶在两天前出院。

    然后,在昨天,他接到了一封调令……一封调他去警卫队实习的调令和一封三代目火影的推荐书。

    同时,还有一个机密任务。

    调查袭击大名的凶手是否在宇智波一族……这是三代目火影亲自下达的机密任务。要求隼叶暗中调查,只对他一人上报结果。

    而团藏说的集中所有宇智波让隼叶辨认凶手的情况并没有发生。也不知道是做不到,还是被三代目火影给压了下来。

    估计是后者吧!

    团藏可不会放过任何打压宇智波的机会。

    只是不知道压下团藏,三代目火影又付出了什么。

    “本来想进警卫部队需要中忍以上的级别……”

    富岳放下三代目火影的举荐信,上下打量了下隼叶说道:“但你与犬子的事迹我早有所闻,火影大人也送来了举荐信,且只是暂时在警卫部实习。所以,欢迎来到警卫部,希望你能在警卫队一展所能。”

    “谢谢。”

    就这样,隼叶开始了他的警卫队生活。

    ……

    警卫部的日子其实很枯燥。

    每日就是巡逻站岗维持治安,接到附近村民的报案后需要第一时间赶去解决。

    而警卫队需要管理的事件范围也很大。从破坏公物,扰民等城管业务到管理监狱,裁决重大刑事案件等事物都归警卫队管辖。

    可以说有点抽象。

    而其中的纰漏也是显而易见。

    管理治安的警卫去做城管的活……这本身就是一件浪费成本的事。

    而执法者拥有自由审判权……想想前世腐烂的锦衣卫就明白这是何等操蛋的事情。

    也多亏了这是忍者村。

    人们对权利的看重没一般人那么大。

    也多亏了暗部在监督。

    若是正常人的世界,若没有暗部这种监测村子的特殊部队存在。警卫队怕是早就成为了贪污腐化之地。

    不过,尽管有诸多不合理之处,隼叶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他只是一个下忍而已。

    发表意见除了引来警卫队同伴的敌视外,不会有任何结果。

    因为这是在削减警卫队的权利。

    这种吃力不讨好且没有任何结果的事,隼叶不会去做。

    他只是来执行任务的。

    等到任务完成,他还得回去正常执行任务。

    虽然,他早就知道了任务结果……

    不过,随着世道太平。

    村子里的人手也渐渐充裕起来,下忍们基本回到了帮忙打杂干农活的时期……

    不仅无聊,还没多少钱。

    与其回去执行那些任务,还不如在警卫队混一阵子。

    因此,隼叶也没有急着完成任务。

    每日早九晚五的上班下班。

    上班时,认真执行任务。

    出色的实力和共感觉让他很快就在各种案件里大展身手。

    下班后也经常与同事联络,参加各种联谊活动……虽然因为年龄不能喝酒,但他总是笑着一张脸,哪怕是没事摆着一张臭脸的宇智波,也是嬉皮笑脸的。

    除了遇到跟谁都合不来的‘神经病’,会收起笑容,隼叶与任何人都能快速打成一片。

    即便是宇智波,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对他也是高度认可。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

    完成街区巡逻任务回来,隼叶在总部与富岳提交任务报告后准备离去。

    却被富岳叫住了。

    “明日是犬子的生日,你是他的同学,能来参加他的生日庆祝吗?”

    欸?

    隼叶怔了怔,旋即微笑道:“好的,明日一定来。”

    “明日任务结束后与我一起去吧!”

    “好的。”

    ……

    告辞了富岳。

    隼叶一边往回走,一边沉思。

    虽然具体的不是记得很清楚,但鼬的生日在六月份。在毕业时,两人一起照毕业照做忍者档案时看到的。

    而现在已经是九月份了,鼬八岁的生日在担任大名护卫的任务前就过了。

    所以,过生日只是借口,邀请前往宇智波聚落另有目的。

    “是在拉拢我吗?”

    思考良久,隼叶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自己在警卫队与宇智波一族的人相处的不错,又有很高的才能……而富岳也希望族人能走出一族的根深蒂固,与木叶其他忍者进行交流。

    原著里,鼬在忍者学校时,富岳就经常叫他多跟同学玩耍。

    可惜鼬只是闷头修行,最后被说急了才与同族的宇智波泉偶尔聊聊。这让富岳无语的很。

    不过,不管富岳的目的是什么。

    隼叶都有查找凶手的任务在身,迟早会想办法去宇智波聚落逛逛。

    不然,不好交差。

    不,富岳邀请我前往聚落,该不会也是抱着这个目的吧!

    ……

    翌日傍晚。

    完成了一天的警卫队工作,隼叶跟随富岳一起前往宇智波一族的聚落。

    穿过繁华街区后,人烟渐渐稀少,最后只能看到宇智波一族的人。

    路上,隼叶明显感受到了敌视。

    来自那些不认识的宇智波。

    虽然在看到一旁带领的富岳后眼神稍有缓和,但眼中的警惕却丝毫没有放下。

    宇智波一族……在意识里已经将自己与村子割离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