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六十三章 实力不济
    “该怎么说好呢!”

    红豆坐在一旁的病床上叹了口气。

    “接着两次任务回来住进医院,该说运气好还是倒霉呢?”

    “只是实力不济而已。”

    隼叶靠在床头上,一边看着书一边说道。

    “这样说也能说得过去,但没有人能保证自己遇到的敌人比自己弱。”

    “但自己可以变得无敌。”

    “真是傲慢的想法呢!”

    声音在门口响起。两人闻声望去,只见杵着拐棍,脸上缠着绷带的男人走了进来。

    “团藏,你来干嘛?”

    红豆站了起来,拦在病床前面紧张的看着来人。

    “我有话要问当事人。”

    团藏抬起拐棍指着隼叶,冷声道:“现在是根部办事,无关人员退避。”

    “团藏!”

    红豆怒发横飞,竟是暴起了查克拉。

    “隼叶可是刚刚任务回来的木叶忍者,到底有什么事,会惹来你这个根部首领……”

    “红豆。”

    听到身后的声音,红豆身上的气势不由一滞,然后熄灭。

    “可是,隼叶……”

    “没事的,根也是木叶的一部分,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隼叶笑着对红豆说道,那自信的笑容让本来还犹豫的少女放下心来。

    “我去外面等着,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红豆警告的眼神看了下团藏,然后往外面走去。

    两人擦肩而过时,团藏低声细语,“你对我的偏见很深呢,是因为大蛇丸吗?”

    猛地转身。团藏却大步走向隼叶。

    看了看示意自己赶紧离开的隼叶,红豆咬牙切齿的离开了。

    团藏站在床尾处,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隼叶。那细小狭长的眼缝里,露出了桀骜的眼神。

    “你的那个朋友很不错。”

    “红豆吗?”隼叶讪讪笑道:“算不上朋友,只是被纠缠产生的孽缘,之后见她一个人,可怜她而已”

    “好像你们都对我有误解……”

    团藏轻轻摇头。

    “老夫虽然手段狠辣,但都是对付敌人。像你们之间的这种友谊……虽然老夫很不屑一顾,但这种羁绊确实能让村子更加凝聚。”

    隼叶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岔开话题,“团藏大人有什么事吗?”

    “关于这次任务。”

    “柚木队长有提交任务报告吧!”

    “这次是袭击大名事件,性质不一样。那种描绘不详的书面报告,无法让人彻底了解当时的情况……”

    团藏顿了顿,继续道:“并且,听说那家伙在敌人出现后就中了幻术,被同伴解救后又被一击打晕。那样的家伙怎么可能知道具体细节。”

    “那你有什么想问的。”

    “听说,敌人有写轮眼。”

    “没错。”隼叶点点头道:“他的写轮眼与一般人的都不一样,勾玉的纹样不同。”

    “纹样不同……”

    团藏右手杵着拐杖,左手捏着下巴,眉头紧皱。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那人的外貌什么样子?”

    想了一会,团藏神情恢复正常,开口问道:“虽然戴着面具,但你的能力应该能看清对方的真面目吧!”

    “嗯!”

    隼叶点点头。

    “我确实看见了,但他的面容已毁,看不出原来的样貌。”

    “那你在宇智波一族中见过这人吗?”

    “没有。”

    隼叶轻轻摇头。

    “不过,我见过的宇智波族人除了鼬以外,就只有警卫队巡逻时见过的那些了。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宇智波一族。”

    “如果我召集齐所有宇智波,你能认出那个人吗?”

    “如果那个人确实在宇智波一族的话,一定能认出来。”

    “这么自信?”团藏呵呵笑了下,“万一那人面具下也进行过伪装呢?”

    隼叶笃定道:“如果做了伪装,我当时就能分辨出来。”

    “我不是指这个……”团藏眯起的眼缝下亮起了一抹寒光,“我的意思是那人就在宇智波一族。”

    (这家伙……)

    隼叶瞳孔一阵收缩,随后扩散,恢复了正常。

    “团藏大人是认真的吗?”

    (瞬间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并没有丝毫怀疑。果然,你跟水门是不一样的。)

    望着神情凝重起来的少年,团藏知道对方读懂了自己的意思,不由扬起了傲然的笑容。

    “当然是开玩笑的了。”

    “但是……”

    不等隼叶反应,团藏继续说道:“不知道凶手到底是不是宇智波一族的,等你出院后,我会给你机会接触到宇智波一族所有人,所以……”

    “我一定会细心辨认的。”

    “那么你好好休息吧,木叶的将来还需要你们这些年轻人来支撑。”

    说完最后一个字,团藏已开门离去。

    他看了眼在贴着墙壁偷听的红豆,阴沉的说道:“偷听机密要事,你已犯了忍者的禁忌。要不是你的存在还有价值,你已经死了。”

    说完,不再看她一眼,径直离去。

    红豆同样阴沉着脸。

    她望着那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可体会到的却只有无力感。

    “红豆!”

    病房里传来少年的声音。红豆的面部肌肉松弛下来,恢复了笑容。

    “怎么了?”

    一边闻着,一边走进了病房。

    看到的,却是少年沉重的身影。

    她,从未见过少年如此郑重过。

    心里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

    “这次出院后,我准备潜心修行了,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声音冷漠无情,犹如刀子一般刻进了胸膛……

    红豆感到眼眶有什么东西在酝酿着,就快要挤出来了。热热的,很痛苦……来自于内心深处。

    她很想像以往一样厚脸皮,装作不在乎的模样继续黏着。可想到刚刚偷听到的话……

    “我明白了。”

    红豆咬着嘴唇,拳头攥得噼啪响,拼尽全是力气挤出了这四个字。

    然后快速的离开了。

    望着那伤心的背影,隼叶低头沉默着。

    虽然他也知道这种伎俩骗不过团藏,但不能继续让她继续接近自己了。

    不然,她死得会更快。

    (至少,至少在我干掉团藏前,请忘记我……如果以后真的只能形同陌路,也请一定忘记我。)

    隼叶躺回床上,仰头看着天花板,深深的叹气。

    被团藏视为旗子……

    不论最后是自己杀了他,还是被团藏所杀,都注定了他要走的是一条黑暗之路。

    “我明明想成为火影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