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六十章 激战带土
    “不过有三个漏网之鱼……”

    “?”

    除了自己和鼬,还有其他人逃过了带土的幻术吗?

    隼叶屏住呼吸,已然发现了除自己和鼬以外没有中幻术的人。就在鼬的身旁蠢蠢欲动。

    “不要乱上!”

    “你干什么?”

    两人的提醒晚了,幸存的最后一人……出云传马已经向神秘男子冲了上去。

    “我最在行的就是幻术,你这种程度的手法本大爷怎么可能中招。”

    “你真不应该说只有这种程度呢……”

    男子低声说着,然后笑了……

    两人看到了男子的反应。

    “你这种小子,就算两三个一起上也是一瞬间的事情。”

    “传马!”

    鼬想喊住传马。而隼叶则再次冲向了神秘男子。

    “冷静的分析敌我战力差距……”

    传马握着苦无,向着敌人的喉咙刺去。

    “不能客观的判断战局的忍者……”

    “会,会怎么样呢”

    传马装作害怕的样子说道。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缓慢,直奔男子的头颅,然后从对方的后脑装过。

    虽然早看上去像是贯穿了敌人脑袋,但是男子却没有丝毫

    痛苦的样子,血也一滴未流。就好像传马的手臂透过了男子的身体一般。

    “会死!”

    男子平静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传马身体离开了地面,而支点竟是贯穿男子脑袋的手臂。

    “唰!”

    缠绕着电流的一刀斩来,同样的从神秘男子的后劲穿过,然后一刀斩断了传马的右臂。

    “噗!”

    大量的鲜血倾泻而出,传马整个人抛飞了出去,捂着断臂痛苦哀嚎。

    而隼叶一击不成,立即退走,躲开了男子抓向自己的手臂。

    “被人救了一条命呢……”

    男子瞥了眼飞退出十余米远的隼叶,眼光回到了传马身上。

    “鲁莽无谋又想立功的人总是最早死的,这就是忍者世界的现实。”

    说着,神秘男子又将目光落到了鼬的身上。

    “你果然也没有中招……而且也不像这个愚蠢的小鬼一样冲上来,看起来你是冷静的分析了你我力量的差距。不错,不错,宇智波鼬。”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还打算知道宇智波全部的事情呢。”

    面具男子直到刚才的步伐都一直飘忽不定,突然他身形一转,以简洁迅速的步伐向鼬走来。这次他的步伐让人想到了忍者。

    “我的目标是那边那位老人的性命。你就这样老老实实看着的话,我大概能放过你。”

    “我是木叶的忍者……”

    鼬感到一种强大的压力压迫着他的喉咙,但他依然拼命拖说了这句话。

    就像望着蛇的青蛙,鼬的身体不受控制般无法动弹。

    是男子无言的压力,还是感到自己与对手悬殊的差距而出于本能的阻止自己进行抵抗?

    又或者是为了分析刚才发生在男子身上不可思议的现象。而将全身的血液集中到了大脑。

    总之,不管何种原因,鼬现在无疑动也动不了。

    对于自己现在的状况。

    鼬有生以来第一次,无法做出明确的回答……

    面具男子站在鼬的旁边。在他向着大名走去的时候,又能感觉到男子停在了自己的身边。

    “刚才的话,你能再说一次吗?”

    对着侧过耳朵的男子,鼬用沙哑的声音艰难的说。

    “我是木叶的忍者。”

    “你是在说你想死,是吗?”

    死……

    鼬感到迷茫。

    “你是个好材料。不必急着死在这里。不过你要是说想死的话,我也不会拦你。”

    动起来……

    鼬命令自己的身体。

    “轰!”

    气流狂暴的涌动起来。

    隼叶浑身通红,冒着蒸汽。狂暴地电光缠绕在这样的身躯上,爆发着无可匹敌的力量……一个弹射跨越十余米距离来到面具男子身后,缠绕着电光的刀刃毫不留情的落下。

    当然,结果也毫不意外的从敌人身体里穿了过去。掀起的气爆,将脚下的地面轰出一个大坑。

    但面具男子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反手抓了过来。

    隼叶毫无惧色,青筋暴起的面孔怒视着他,反手又是一刀砍了过去。竟是要与对方同归于尽似的。

    不,不是要同归于尽。

    在男子的手快要抓到隼叶的面庞[第八区 www.dibaquxsw.top]时,他差之毫厘的偏过了头,躲了过去。而长刀依旧余势不减的斩杀过去。

    “呼!”

    狂风涌动着,雷霆爆鸣。

    这一刻,隼叶像是神话中愤怒的雷神。

    但刀刃依旧从敌人的身体里穿过了,没能造成丝毫伤害。

    隼叶也不气馁,抽到反身再砍。

    闪烁着寒芒的刀刃在手中化作满天剑影,将敌人笼罩在了里面。

    瞬息间出刀数百次。

    借助斩刀·钝的特性,超音速拔刀,隼叶的攻击令一旁观战的鼬与传马都感到窒息。

    面具男子任凭刀剑加身,丝毫不受损伤。但也被这股气势吓了一跳,从满天剑影中跳了出去。惊疑不定的打量着隼叶。

    “这是用了禁术吗?”

    此刻的隼叶的状态明显与之前不同。

    全身通红,散发着热气。

    展现出来的力量,速度甚至查克拉波动都与之前不是一个档次。

    如果对方一开就展现出这种层次的实力,那之前对的他偷袭说不定就成功了。

    隼叶没有回应,抓着剑柄冲了上去。

    愤怒合剂的作用只能维持五分钟,他想在这五分钟里解决掉带土。

    现在的带土虽然也很强,但也不过是一个少年罢了,没有后来那么强。

    雷之呼吸、原始战斗生命纤维、愤怒合剂、共感觉、斩刀·钝……有这么多外挂和自己辛苦修炼的实力……绝不能说没有胜算。

    “鼬,去解开其他人的幻术。”

    一边冲向带土,一边朝鼬喊道。

    偷袭……这是在带土现身时就做出的计划,自然预料到了失败后的情况。

    鼬打了个哆嗦,身体重新恢复了控制。连忙向陷入幻术的两名十二忍走去。

    身后传来的打斗声让他加快了速度,几乎一个跨步就来到了两人身旁。

    “解,解,解!”

    连续三次往对方体内注入查克拉,才将幻术解除。鼬还来不及解开另一人的幻术,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惨叫。

    鼬猛地回头。

    见传马的身体如破烂人偶一样挂在面具男子的手臂上,大量的血液倾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