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四十章 千层饼
    隼叶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事实上,所谓的畏手畏脚是隼叶故意装出来的。他压根就没有怕过。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当敌人想要拼命时,正是气势最盛之时。应当避其锋芒,等敌人气势衰弱后再上。

    可既然索性要躲避着敌人,何不示敌以弱呢?

    这样说不定还能使敌人大意,从而获得致胜之机。

    于是,便有了之前的一幕。

    而笼屉也如预想的那般得意忘形,露出了致命破绽。

    “去死!”

    隼叶大吼着,将苦无扎向笼屉的心脏。

    然而……

    “叮!”

    只听见一声金属交击之音,苦无扎在笼屉的脖子上竟摩擦出了火花。而那苦无更是折断了。

    借助月光,隼叶看清楚了……笼屉胸口上,被苦无刺破的衣服里露出来的景象,竟是泛着金属光泽的肌肉。

    是硬化肉体的忍术。

    隼叶暗道不妙,却是迟了。

    “噗!”

    利刃刺穿肉体的声音响起。

    笼屉狞笑着抽出插进胸口的苦无,好不停歇的再次插入肾脏,然后再取出,再插入……如此重复数次,每次都是插入致命处。

    他好似有预谋般,动作行云流水,十分快速。整个过程才一两秒。

    从日差发现不对劲赶来的过程中,已经在隼叶所有致命处留下了伤口。

    笼屉脸上的讥讽好似在说:越是聪明的人就越是自以为是,你这样的小鬼我见的多了。

    画面破碎。

    隼叶刚刚避开笼屉的双刃,正准备对着他暴露的空门扎去。

    没有犹豫,心念一动。

    斩刀·钝从储物戒指里取出,直接出现在空着的左手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笼屉瞪大了眼睛。

    他心生不详之感,却因为惊讶而来不及反应。就算反应过来了,也来不及做些什么了。

    千层算计,以空门引诱敌人上当。

    此时,他除了那硬化的忍术,什么都做不了。

    “唰!”

    寒芒一闪,血溅当空。

    笼屉那让苦无折断的硬化之术在斩刀·钝面前没有起到丝毫作用。鲜血从细长却直入腑脏的伤口喷出。

    “砰!”

    笼屉带着不甘应声倒下。

    不,那硬化术还是起到了作用的。至少没被一刀两断。云隐那两名忍者可是被轻松斩断的。

    “斩刀·钝也不是真正的斩断一切嘛。”

    这也很正常。

    虽说是用未来不知道多少年的技术锻造的刀,但始终是技术,而不是炼器什么的。

    它始终是凡人之物。

    即便在锋利,也存在着极限。

    事实上,刀语世界里的十二把变体刀中就有一把号称硬度无双,即便两头大象才上去也不会有丝毫弯曲,绝不会被折断的刀——绝刀·铇。

    这两把刀的号称互相矛盾就说明了它们是存在自身极限的(因为斩刀是在绝刀后面打造出来的,所以女主推测斩刀能斩断绝刀)。

    摇了摇头,将胡思乱想甩出脑外。

    隼叶同样刺穿笼屉的脑袋,将大脑绞碎,然后斩下头颅用卷轴封印起来。

    这时日差走了过来,毫不吝啬的夸赞道:“不愧是双子星,赶紧利落的就获得了胜利。”

    “哪里,只是侥幸罢了。”

    这不是谦虚,而是实话……

    这场战斗确实是隼叶输了。

    不论是心理博弈还是硬实力,自己都输给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

    心里博弈上,自以为设下陷阱,想一击得胜。结果这就是踩入别人陷阱的开端。

    以伤换伤,以命博命的气势都是装的。目的就是为了故意露出破绽引诱隼叶露出破绽。

    而他则用硬化术保命的同时趁机反击。

    不,死志并不是装出来的。

    共感觉看到的确实是产生了死志的颜色。

    这样的话,在觉悟上隼叶也输了。

    而硬实力……

    当笼屉用出硬化术后,隼叶就没有用斩刀·钝以外能获胜的方法了。

    可谓说的最为彻底。

    (我明明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竟然试图正面赢一名经验丰富的上忍,真是膨胀得不行。回去得好好反省一下了。)

    两人随便说了两句,便一同回去交差了。

    途中,日差时不时盯着斩刀·钝看。

    之前的战斗里,这把刀凭空出现在隼叶手中,让他很好奇。

    但他好奇归好奇,却没有多问。

    忍者的能力忍术都是秘密,很多人是连队友都需要保密的存在。

    ……

    “咚咚咚……”

    房门不断被敲响。隼叶在床上来回翻了几次,也不见敲门声停歇。终于是怒了。

    “谁啊!”

    将被子掀开,隼叶怒气冲冲的来到门口将门打开。门外战争某个凤梨头少女。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红豆惊讶的看着没睡醒的隼叶。在她印象里,隼叶作息时间可是很准时的。

    “执行任务去了。”

    隼叶无精打采的看着少女,不耐烦道:“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回去睡觉了。”

    “哦哦……”

    红豆呆愣的点头。待大门关上后才醒悟过来,自己有要事找他。

    不过,想到隼叶刚刚那睡眠不足的模样。犹豫了下,最终放下了准备继续敲门的手。

    “下次找他好了。”

    所谓重要的事,其实也只是关于今日村子的变动而已。与他们没具体关系。

    屋内。

    听到门外脚步声远去,隼叶重新躺倒在床上。

    只是,看着窗帘缝隙穿透过来的光。明明脑袋还昏沉沉的,却怎么无法入睡。思绪不由飘到昨晚。

    ……

    “我的任务是私密,我们就在这里道别吧。”

    “好。”

    清晨四点左右,天还一片漆黑。隼叶与日差回到木叶,并在大门前分别。

    隼叶独自带着首级前往火影大楼。

    很快,隼叶来到了正街。

    从街头便能看到灯火通明的火影大楼,以及那愤怒不满的抗议声。

    “你们木叶是想把责任推给没有见过的岩隐吗?”

    “你们要搞清楚,不是云隐求你们缔结。而是雷影大人爱好和平,担心木叶在虚弱时期遭受他国攻击,引起第四次忍界大战才与你们缔结的。”

    “你们若还是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那这次缔结就算了吧。云隐可不敢与这样的家伙成为盟友。”

    “是云隐使团的人吧!”

    隼叶听了一点就没继续听了。反正都是些参杂了外交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