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三十九章 隼叶的实力
    柿子挑软的捏……

    如此简单的道理,谁都明白。

    故此,隼叶早已做好了防备,三枚手里剑早已夹在右手指缝里。

    待笼屉一动,便扬手甩出。

    三枚手里剑划破空气,化作寒芒,呈品字飞出。

    “雕虫小技。”

    笼屉面露冷笑。

    脚步不停,冲刺途中抬起握住苦无的右手上下挑动,轻松磕飞了手里剑。

    只是,虽未阻挡笼屉的脚步,但也让他在这一瞬间将注意力从隼叶身上转移到了手里剑上面。

    这一瞬间的注意力转移,隼叶已然来到他的身前,手中苦无悍然扎下。

    笼屉也不慌。

    以左腿为圆心转动身子,轻松避开了这一击。同时左手一翻,握住苦无反刺向隼叶面庞。

    隼叶双眸无神,上面覆盖了一层灰色。身体如同本能般的行动。

    脑袋后仰,右手一翻,改扎为反刺。

    “叮!”

    隼叶的苦无被笼屉右手上的苦无挡住,而他左手反刺的苦无也从隼叶面庞上划过。

    笼屉一咬牙,踢出右腿。

    隼叶脚掌发力一蹬,从树枝上旋转跳跃出去。

    拉开距离……

    两人站在同一根巨大的树枝上互相观望,眼眸中充满警惕。

    初次交锋,谁也没占到便宜。但对彼此的实力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很强。

    就以神经反应和体术而言,都在自己之上。如果没有共感觉,恐怕刚刚的交锋就会被全面压制。

    虽然不如之前袭杀的那两名云隐忍者,但至少也是上忍。

    不过,隼叶没从对方身上感到太大的压力。这说明这人即便很强,但也强得有限。在上忍中应该属于垫底的那种。

    (可以的,正面也能赢。)

    隼叶心下安定,目光紧紧注视着笼屉。

    在正面对决中,身体强度弱势的一方率先动手,很容易被抓住破绽。只能等对方先动,再以共感觉的洞察做好提前防备,然后进一步反击。

    笼屉撇了眼后面的日差。

    那个男人站在远处的大树上。双手负于胸前,脸上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

    虽然不理解他为什么没有出手。但笼屉没有时间在这里干耗。

    (速战速决。)

    笼屉脑海里想到了常用的战术,一咬牙,双手握着苦无俯身冲了过去。

    隼叶浑然不惧,握着苦无正面相迎。

    “叮叮叮叮……”

    经过初步试探,两人对彼此的实力有了大概估算,此时出手也是毫不留情。

    手中苦无划出道道残影,配合着步伐与身姿扭动,两人在这无人的林子里来回穿梭,打得好不热闹。

    伴着连绵不绝的金属碰撞音,漆黑的森林里不时亮起璀璨的火花。

    大约十分钟左右,两人交手不知多少回合。尽管气喘吁吁,却依旧僵持不下。

    隼叶没有用斩刀·钝。

    若此时突然用斩刀·钝的话,借助那把刀的锋利,出其不意的出手。完全可以像对付那么白肤云隐忍者一样,达成瞬杀。

    但隼叶想看看自己的真实实力。

    斩刀·钝始终是外物……

    他又不是武士,刀在人在,刀亡人亡。总有失去刀或什么原因刀不在手的时候。

    若是在那种情况下遇到了强敌,难道自己就要束手就擒吗?

    不,绝对不能这样。

    至少隼叶不想这样。

    所以,锻炼自身的实力,是必须的。

    此时有日差这位精英上忍在掌握全局,机会难得。他想好好试验一下自己的真实本领。看看不借助外物,自己能达到什么程度。

    “连我都打成这样了,差不多也该认清形势了吧。你绝对无法逃走的。”

    隼叶一边喘着热气,一边说着动摇敌人战意的话。

    笼屉听后,心里确实产生了动摇。

    这里距离国界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自己被追兵缠住,连小的都无法快速解决。

    就算面前战胜了面前的家伙,也难以再对付那个日向一族的忍者。而且敌人援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赶来。

    不论怎么看,继续抵抗都是毫无意义的选择。

    可是,一想到自己间谍的身份。

    笼屉就打消了投降的念头。

    间谍知道的秘密太多了。就算自己投降,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吐露出来你会找到惨不忍睹的刑罚。

    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敌国的间谍。只会以自己的手段获取情报。

    这种情况,还不如一死了之。

    “就算是死,我不会白死。”

    笼屉语气绝决,似乎下了某种决心,身上散发着惨烈的气息再度冲来。

    隼叶心里留了个心眼,正面迎上。

    两人再度交锋起来。

    虽然因为体力消耗没有之前那般激烈。却更加凶险……笼屉放弃了防御开始以伤换伤了。

    在敌国遭遇复数敌人且没有同伴接应的局势下选择以伤换伤……这是取死之道。

    (该死,这家伙想拉着我垫背。)

    隼叶察觉了笼屉的意图,开始畏手畏脚起来。

    “怎么了?”

    “之前不还口出狂言,现在怎么怂了?”

    笼屉见隼叶畏缩后,进攻更加得寸进尺,每一击都大开大合,势要与隼叶同归于尽的模样。

    一时间,局势渐渐偏向笼屉。

    远处观战的日常打开白眼,洞察一切。一旦隼叶显露敗像,就立即接管战斗。

    只是,场面虽然看起来像是笼屉压着隼叶打,可实际上又是如何呢?

    忍者的战斗就是情报战。

    所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能想得更远一步的人才是赢家。

    有一句话说的好:步子跨的太大,容易扯着蛋。

    以伤换伤……是以轻伤换重伤,以重伤换命的打法。这是个技术活,可不是不怕死就能用的。需要相关训练且保持着小小谨慎的心才能用出来。

    毕竟,不论抱着怎样的心情使用这种打法,目的都是杀死目标。

    可若是重伤换轻伤,性命换重伤……这岂不是帮助对方取得战斗胜利吗?

    笼屉见隼叶畏手畏脚,就开始装了起来。即便一些重要部位的防守都放开了。

    “别跑啊,正面对决啊!”

    二三十回合后,笼屉气喘不止。

    放弃防御的战斗比平常更耗体力精力。他此时的体力已经快见底了。

    见隼叶依旧一个劲的躲闪,不由大声嘲讽,希望能激怒隼叶。

    只是,一个劲的想要逼迫隼叶与他正面交战,却忽视了自己重要的防御。

    一次突击中,竟双刃齐出,导致胸口空门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