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三十四章 云隐使团
    竖日清晨。

    隼叶如往常一样起床,做饭,吃饭……似乎昨日的事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般。

    隼叶就是这样的人……

    他没有绝对的理智,会被超乎预料的重要突发事件打乱阵脚。但很快就能冷静下来,并理智的看待问题。

    将碗筷收拾干净。

    隼叶整理了下着装出门而去。

    依旧是去修行。

    在这个世界也没什么瞧得上的娱乐,修行就是隼叶打发时间的项目。

    有海王类的肉补充营养,即便进行高强度训练,也不会感觉吃不消。

    只是,离开家门。

    在前往附近演习场的街上,聚集了很多人。大家热火朝天的聊着什么,脸上挂着笑容……大家似乎都沉浸在喜庆之中。

    (发生了什么吗?)

    隼叶有些疑惑。

    正当他准备用共感觉去探听情况时,一个身影挡在了身前。

    “你不是才成为忍者吗?怎么没有和队友一起做任务?”

    隼叶抬头看去,发现是红豆。不由瘪瘪嘴,“你不一样没去任务吗?”

    “我现在就是在执行任务哦!”

    “欸?”

    隼叶怔了怔,扫视周围。在人群中发现了许多忍者。

    在木叶发现许多忍者并不奇怪。

    只是这些忍者的位置,隐隐将街道给围了起来。

    联想到街上聚集并沉浸在喜庆中的村民们,隼叶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有什么大人物要来吗?”

    “真聪明,一下就猜到了。”

    红豆笑着夸赞了句,说道:“是云隐村的大头目。他来拜访村子,希望能与木叶缔结盟约。”

    “云隐村大头目……”

    听到这个消息,隼叶陷入了沉思。

    云隐与木叶一直以来都是保持敌对关系的势力。对方大头目来访希望能缔结盟约……这对于刚从战争与九尾之乱的伤痛走出,正蒸蒸日上重新走向繁荣的木叶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但隼叶知道,云隐并非真想缔结盟约,这只是试探木叶的一个阴谋。

    他们的目的是日向家的白眼。

    就算事发失败了,也可以倒打一耙看看木叶的态度。

    若是木叶的过分退让,那就发动侵略战争。若是还保留一定底气,则尽量捞好处。

    而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原著里,云隐大头目在来访当晚,夜袭日向族长家,掳走雏田。

    最后被日足追上杀死。

    但最后却是云隐倒打一耙,说木叶故意破坏盟约,要木叶交出凶手。

    最后结果是日差替兄弟日足顶罪,以自尽生命了结了这件事。

    木叶在这件事情上的处理作出了退让,但也没能让云隐得到白眼。

    这样宁为玉碎,也不让阴谋得逞的态度让云隐知道了……

    木叶现在虽然正处在虚弱期,不愿意打仗,可以在某些事情上作出退让。但并非不能打。涉及到村子根本利益时,就算玉碎也不会退让。

    于是,战争消弥了。

    这件事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最为完美圆满的大结局。

    但对于日向一族……

    特别是某个守候在分家的孩子来说,实在是无法接受的事情。

    (这件事能处理得更加完美。)

    隼叶心思转动,已有了主意。

    “怎么了?”

    木叶村的其他人听见这消息,要么欢呼,要么雀跃。只有你陷入沉思。

    对此,红豆不由感到好奇。

    “没什么,我要去修行了。”

    “欸,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没去做任务呢。”

    “没什么,队伍成员受伤了,任务推迟到三天后开始。”

    ……

    第十二演习场。

    大量绳索系着木桩在林子来回甩动的林子里,隼叶闪转腾挪来回闪躲。

    一人勉强能合抱的木桩从各个方向,以极小……甚至几乎同时的时间差飞来,似乎封锁了所有躲避空间。

    隼叶即便开着共感觉,也难以轻松躲避。时不时用武器劈开飞来的木桩。

    随着实力变强,修行的内容也越来越难,量越来越大。

    也只有一直进行让自己感到艰难的训练,实力才能快速成长。

    ……

    下午。

    隼叶从草坪上站了起来。

    他看了眼散发着昏黄的夕阳,拍拍屁股,往家里走去。

    途中,经过驿站。

    隼叶停下脚步,好奇的往楼上观望。

    偶尔能看到云隐使团的忍者掀开窗帘往外探视。

    隼叶看了一会,默默离开。

    不过,方向却从自己家改为了日向一族的居住区域。

    这里距离日足家很近。

    没过多久,隼叶便来到了一座豪宅大门前。

    这座豪宅并不是日向一族的居住地,而是日向日足的居所。

    他前世看动漫,见宇智波一族住在一起,又见日足家豪宅那么大……

    以为忍者一族都是一起居住的。

    结果……

    木叶的忍者族群,除了宇智波外,其余的都是各自居住在村子的各个地方。

    最多也就是住在一片区域而已。

    而且,就算是宇智波。也是因为九尾事件后,遭到了怀疑,方便监视防备才被集中一起迁移到了村子边缘。

    而雏田家的那拥有单独道场的豪宅,也只是日向一族族长的住所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云隐村的头目能掳走日向雏田,而追击者只有日足一个人的缘故。

    要是日向一族都是住在一起的话……

    有这么多白眼在,不可能有人能悄无声息的潜入并掳走人的。

    站在门前。

    隼叶整理了下衣服后,叩响了门环。

    很快,大门打开。

    一位穿着棕色和服,留着及腰黑发,神情一丝不苟的男人站在面前。

    视线从男人身旁越过,能看到院子里站着,好奇往这边看的白眼小女孩。

    “你是?”

    “日向族长,初次见面,你好,我是皇音寺隼叶。”

    “隼叶?”

    日足先是疑惑,随后恍然,“你就是跟宇智波家的那个小鬼一起被成为双子星的天才。”

    “只是大家夸赞罢了。”

    “能得到大家一致夸赞,自有过人之处。那么,有什么事吗?”

    望着神情肃穆的男人。隼叶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刚刚,我途径驿站,听到了云隐和平使团的阴谋。”

    “云隐使团的阴谋……”

    日足眉头紧皱,眸子死死盯着少年。强烈的威压吹动着附近的花草。

    隼叶面色无惧,淡然与其对视。

     ps:(忍者一族并不是居住在一起,是鼬真传官方小说原文。另外宇智波一族的血脉也还有很多。那些嫁出去的跟夫姓的人都没受灭族之夜到影响。泉的父亲就不是宇智波一族。只是九尾之乱父亲不幸去世,才跟着母亲改回宇智波的姓,回到族群,接受族人救济。

    不过,从这里也能看出来宇智波一族在村子里的风评有多差。不仅族内很多人对他们有意见。那些嫁出去的人也没一个替宇智波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