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三十二章 和谐的队伍
    明天就要开始正式的忍者生涯了……

    虽然下忍也多是做一些打杂之类的任务。但为了保险起见,隼叶还是将执行危险任务时需要用到的东西准备一下。

    各种忍者器具,兵粮丸,伤药以及宝贝葫芦开出来的东西,按照经常用到的东西依次放入戒指里。

    接着,他才去洗澡睡觉了。

    ……

    “从今以后,你们三人就将作为下忍由我指挥。根据情况可能也会有危险任务。所以要互相信赖一起,从绝境中求得生机才行。”

    一个30岁上下的男子。额上系着木叶的护额,穿绿色马甲。他站在隼叶等三人面前,大声喊道。

    ——上忍,小日向向井。

    一位看起来很有魅力的大叔。

    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刀削斧刻一般的脸散发着淡淡微笑。嘴里叼着点燃的香烟,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说是互相信赖,可一个刚毕业的新人,要我们怎么信任啊?”

    坐在隼叶旁边的一个下忍用向井听不到的声音嘟嚷道。

    稻荷真田……

    一个外表平平无奇的少年。

    去年夏天毕业的下忍。

    是的,隼叶并没有像其他毕业生那样分配到新人队伍里。而是补充进了去年成立,却因为任务死去一人的第四班。

    “真田,可不要小瞧隼叶哦!”

    向井将烟头塞进随身携带的烟灰盒里,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笑意。

    “他可是建校以来的最天才,说不定比你还强哦。”

    “切,天才又不等于强者。学校里的天才多了去了,真正成为强者的又有多少呢?”

    真田瘪瘪嘴,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

    “隼叶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强者,至少比你强。”

    女子说完,不理会脸色难堪的真田,径直来到隼叶身前伸出右手。

    “我们又见面了,隼叶君。”

    这是第四班的最后一人,卯月夕颜。

    同样是去年夏天毕业的下忍。

    值得一提的是,卯月夕颜也是提前毕业的学员。属于相当优秀的人才。

    “也就大半年不见吧。我还记得你的名字,卯月夕颜。”

    隼叶伸出右手与女子握了下手。

    “喂,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有听见。”真田起身来到近前,怒视着两人。

    “稻荷……”

    隼叶抬手拦下了发怒的夕颜,对她点头示意后,看向真田。

    真田毫不示弱的与之对视。

    小日向向井在一旁若有所思,却是没有上前调解。

    “我不知道你为何对我抱有敌意,要是有什么误会的话……”

    隼叶沉默了会说道:“在这里直接说明比较好。若真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就在这里一次算清吧。我也不想以后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伴心有芥蒂。这样会死人的。”

    “你少自以为是了,我可还没有承认你是我的同伴。”

    “真田……”

    “闭嘴。”

    真田呵斥打断了夕颜的话。愤怒到扭曲的面容直视着隼叶,“想要我认同你的话,就拿出真本事来吧,本大爷可不认同弱者。”

    “噗!”

    利刃刺穿肉体的声音响起。

    真田楞楞的低下头,看着插进大腿的苦无。不敢置信的抬头。

    迎面而来的是填满视野的拳头。

    “砰!”

    真田还未回过神来,便被一拳击飞了出去,在地面脱出长长的拖痕。

    “隼叶!”

    夕颜这时反应过来,同样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向井也是瞪大了眼睛,密发下有一滴冷汗正在滑落。

    这家伙搞什么?

    突然就动手。

    “声于言而先动,杀机起时刀已出鞘……”隼叶淡漠的看了两人一眼,随后将目光落在痛苦呻吟的真田身上,“我确认了这家伙对我的敌意及出手意图,所以我抢先出手了。”

    “可恶!”

    真田叫骂一声,扬手甩出三枚手里剑。

    隼叶眼眸上蒙上一层灰色,感知的信息更为清晰全面。甚至未来的画面都在脑海里模拟了出来。

    (手里剑只是吸引注意力的佯攻,真正的后手是紧随其后的突刺。)

    不到一秒的时间,隼叶脑海里制定了接下来的出手规划。

    身子左右偏转,从三枚手里剑的间隙擦身而过。同时,短刀出鞘,借助身子旋转挥出半月斩。

    铛!

    伴着金属碰撞音响。苦无与短刀摩擦出耀眼火花。刚刚突刺而来的真田连同武器被扫飞出去。

    隼叶得势不饶人,双脚在地面连点,身形如飞,紧随而上。

    真田刚准备起身。

    隼叶已然来到身前,一脚将他踹了回去。

    “混蛋!”

    真田怒吼咆哮,双手撑地就要站起来与隼叶大战几百回合。

    可刚有动作,感受到抵在脖颈大动脉上的刀尖。顿时头冒冷汗,不敢动弹。

    “我的实力可还能入你法眼?”

    望着那双蒙上灰色的眼眸,连同焦距与情感也被遮挡。就好似没有感情一样,让人恐惧。

    真田忍不住吞咽了口吐唾沫。

    随后,似乎恼火自己被吓到一样。不服的大吼。

    “开什么玩笑,要不是被你偷袭,我怎么可能……”

    “是吗?还是无法入你眼吗?那么……”

    隼叶面无表情,反手握住短刀,然后对着地上的少年胸口要害狠狠扎下。

    “住手,我服气了啊啊啊……”

    刀尖贴在真田胸口处停下。

    看着那反着光的刀身,真田只感觉背脊发凉,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

    他大口喘着粗气,享受劫后余生的美好。

    这家伙绝对敢刺下去。

    这家伙是玩真的,他已经做好了付出相应代价的觉悟。

    如果自己不服输的话,一定会死。

    真田有这么一种感觉。

    “嘛,早这样不就好了吗?”

    隼叶收起刀,眸子上的灰色褪去,露出了微笑。

    “为了获得同伴的认同,所以下了重手,还请见谅。”

    望着脸上带着歉意,对自己伸出右手的隼叶,真田有些惊疑不定。

    这家伙真的没有人格分裂症吗?

    “不肯原谅我吗?”

    隼叶眯起了眼睛。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

    “不不不,你的实力很强。”

    真田连忙抓着隼叶的手站了起来。略微拘谨的自我介绍道:“我是叫稻荷真田,出自荷物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