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三十章 你们已被祸乱缠身
    “还是不要跟他接触的比较好。”

    红豆一步上前,拦在隼叶身前。神情凝重的望着面前的团藏。

    “这家伙是……”

    “御手洗红豆!”

    团藏阴沉的盯着红豆,狭长的眼缝闪过一丝微光。

    红豆内心一紧,身子紧绷僵硬起来。

    “没关系的。”

    轻松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红豆感受到幼小的手搭在了肩上。

    那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触感……

    面前这个阴沉老人所带来的压迫感,顿时消失于无形。

    “隼叶……”

    红豆惊讶的看着从身旁走出来的少年。明明是那么矮小,却让她在恐惧中放下心来。

    团藏也是微微睁大了一下眼缝,重新审视着面前的少年。

    “我知道他是谁,避不开的。”

    隼叶对红豆投去安心的眼神,随后望向面前的给人极具压迫感的老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么,团藏大人找我这个刚毕业的新人菜鸟有什么事呢?”

    (原来如此……)

    团藏似有所悟。

    这份与年龄不符的胆识和冷静判断力……

    他现在能明白当初大蛇丸为什么会对还未展现出过人天赋的隼叶感兴趣了。

    “我是来看看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双子星是什么样子。”

    团藏往后走了两步,同时站到了隼叶和鼬的面前。

    鼬淡然的看着团藏,沉默不语。

    隼叶依旧保持着随意的微笑。

    “现在人见到了,不知道团藏大人有何指教呢?”

    “你们两人是有凶相之人。”

    “凶相?”

    “祸乱之相,你那皱纹。”

    男人指着鼬脸上从眼角一直延伸到脸颊的皱纹说,“你们的人生已然被祸乱缠身。”

    晴日之上落下一点阴云……

    鼬,红豆心中蒙上了一层阴霾。

    “噗嗤。”

    三人转头看向隼叶。他正捂着嘴,想要忍住笑意。

    “有什么好笑的吗?”

    隼叶抚了下胸口,好一阵子压下了笑意。然后才看向男人。

    “……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

    “那些算命的骗子先生对上门的顾客总会说同样的一句话。”

    “什么话?”

    “你有心事。”

    鼬低头若有所思。团藏眼眸闪过一丝寒光。只有红豆有些不明所以。

    她左右看了看,见团藏和鼬似乎都明白了的样子,看向隼叶。

    “什么意思?”

    “还不懂吗?”

    隼叶叹气道:“若没有心事,谁会去找算命先生啊!”

    “啊!”

    红豆瞬间明白过来。转头看向似乎变得更阴沉的男人。

    “那你岂不是在说……”

    “忍者本就是以战斗为生的职业,哪一个不是被祸乱缠身。”

    说着,隼叶也看向团藏。

    “你说鼬那皱纹是祸乱之相,那我的祸乱之相又是什么呢?”

    团藏并没有回答,而是轻轻摇头。

    “你的凶相不在于面相。”

    “哦。”

    隼叶不置可否。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忍者学校创校以来的天才。”

    团藏岔开的话题,隼叶三人都没有说话,等待男人继续。

    “一受创的船上乘坐了十个同胞。这其中一个人患上了恶性传染病。这么下去,其他九个人也将被传染死去。如果你们是这艘船的船长,会作何判断?”

    (竟然问我这种问题。)

    隼叶的眸子不由看了眼旁边的鼬,嘴角扬起一丝为不可察的弧度。

    团藏这是在引导鼬……让鼬的人生观念走向他想要的地步。

    不。

    这个问题是问的他们两人。

    正确的来说,团藏是想要将两人的思想观念引导到他想要的方向才对。

    不过,隼叶与鼬不同。

    他的思想观念早在前世就已经成型,绝不会受到他人引导而轻易改变……

    若真有改变,那也只会是亲身遭遇了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才会如此。

    “患病的人不论如何都是一死。如果我是船长,我认为应该优先考虑其他九人的性命。我会选择杀一人而救九人的道路。”

    鼬尽管疑惑初次见面,为什么要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但之后的瞬间,他依然做出了回答。将自己的想法用最简洁的语言表达出来。

    “很明确的答案。”

    男人浮现出了狂傲的笑容。目光转向隼叶。

    “你呢?”

    “我会选择救治那一人。”

    隼叶想也不想的回答。

    “为什么会这么选择?”

    团藏坦然问道。

    “在受创的船上,想要治疗恶性传染病可是很困难的,你是要冒着让其他人受到感染死去的风险来救那一人吗?”

    “并不会冒风险。”

    “何以见得?”

    团藏讶异的看着隼叶。

    “如果我会担任船长的话,就不会让超脱自己控制的事发生。如果出现了,那就说明我的能力还不足以担任船长。那样的话,我不会担任船长。”

    “真是狂妄的回答。”

    “也可以说我很有自知之明。”

    团藏眼睛眯得更细了,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少年脸上始终保持着那随意的微笑。显得不卑不亢。

    这让团藏心里很不舒服。

    明明只是一个菜鸟新人,却以平起平坐的姿态与老夫说话。

    不过……

    想到筹备的计划,团藏并没有发作。甚至连表情变化都没有一丝。

    “是吗?我很期待与你们再见的日子。”

    男人从隼叶和鼬的中间擦过的时候,他用自语般的声音说道。而那充满邪气的声音,就仿佛会将心灵迷惑了一般。

    隼叶看了一眼陷入沉思的鼬,与红豆一起率先离开了。

    ……

    “你居然敢用那种语气跟团藏说话,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啊?”

    烤肉Q里。

    隼叶红豆选择了一个相对靠里面的角落位置。在等上菜时,红豆憋了半天的话总算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志村团藏……三代火影身边的一人。”

    “不仅如此,他还是暗部……”

    “‘根’的首领。”

    似乎要把红豆的话拍落一样。

    “直属于团藏的暗部培养机构——‘根’,虽然名义上属于暗部。实际上却独立于暗部之外,在村中铺设着最大的谍报网络。村中所有忍者的想法或是哲学,又或者是有什么思想上的倾向。所有的一切,‘根’都会详细的予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