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二十六章 解决麻烦
    “不知道……”

    “你说啥,你这混蛋。”

    “等一下,羽切。”

    传马叫住挺身而出的羽切。

    “我们今天是来好好教教这小子学校礼仪的。不要着急。”

    传马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踱到隼叶正前。

    “忍者的世界里上下级别的关系可是非常重要的,你应该知道吧。”

    “在基本的忍者任务中,4人小组里担任长官的下忍或中忍的命令需要绝对服从,所以礼节和长幼有序是忍者的根本。”

    “看你一副优等生的样子,回答也算坦诚,不过……”

    传马的脸上带着阴森。

    “你的态度让我们很不爽啊。”

    隼叶能感觉到头顶上来自传马的鼻息,和他盯着自己的怒目。

    “你这种从进入学校就像太阳一样耀眼的家伙,真是刺眼啊。”

    “你说的也太过了呀……”

    羽切装作对传马的话很吃惊的样子嘟囔着。可是他的声音里,这是明显的对隼叶的嘲笑。

    面对粗暴的三人组,其他的学生没人敢上前劝解。

    午休时间。

    所有老师都回到了教员办公室。

    现在这里任由自己支配,带着这种优越感的传马嘴角挂着邪恶的笑容。

    眼前这个目中无人的小子,到底不过是个低年级的学生。传马敢肯定,只要稍微下下,他就得哭着向自己道歉。

    到现在为止,他们这招已经让不少同年级或低年级的人乖乖听话了。

    而威胁一个比自己小5岁的低年级学生,传马竟然丝毫不觉得惭愧。

    源自心底的阴暗和傲慢,深深地映在了三个人的脸上。

    望着这样的蠢蛋,隼叶一副无语的样子。

    说什么目中无人,其实只是想让优秀的低年级同学在他们面前哭着求饶,满足自己的虚荣罢了。

    不然为何,在刚才叫做我的瞬间,他们三个没有从背后袭击呢?

    这里不仅仅是一间学校。

    更是忍者之路的修炼场。

    声于言而先动。杀机起时刀已出鞘。

    这才是真正的忍者。

    这三个家伙根本不明白,他们才是被这个称为学校的地方保护着的人。

    简直浑身破绽。

    隼叶在身后暗暗摸出苦无。

    不多不少,刚好三把。

    这种场合连动都不要动。只要在腰后做好准备,然后抓着的苦无向前飞出去,传马三人的额头就会被打穿。

    但他没有这样做。

    只是普通的小孩子打架而已,没必要杀人。

    “嗖嗖嗖!”

    伴着破空声响,三道寒光一闪而逝。

    噗噗噗。

    鲜血如花朵一般绽放。

    传马三人脸色扭曲,捂住扎着苦无的右臂痛苦叫喊。

    可声音还不待出口,隼叶飞身而至。人在空中,鞭腿横扫。

    十足的力道踢在三人头上。让脚步悬空,身子漂浮。传马三人的痛呼声还未出口,便伴随着飞出的身体一并吞了下去。

    隼叶面无表情,一步步向着躺到在墙壁下的三人走去。

    在恐惧下,那幼小的身躯在传马三人眼中,竟变得山岳一般巨大。

    人怎么可能这么巨大?

    这分明就是恶鬼呀!

    “啊啊啊……饶命,饶了我……”

    胆子最小的桂当即对隼叶跪地磕头。

    “你这混蛋,怎么这么没骨气!”

    传马踢了他一脚。

    只是内心的恐惧让他浑身颤抖,根本使不出力来。这一脚不但没踢痛桂,反而让好不容易站起来的自己摔倒了。

    桂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旋即回头对着露出隼叶谄媚笑容。

    “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但是……”

    隼叶抬腿,一脚将桂的脑袋踩在地上,冷冷道:“你这模样太丑陋了。”

    桂被踩的鼻血横流,却不断发出讨好的声音。

    传马嫌恶的瞥了他一眼,抬头直视着隼叶,“这次是我们栽了,要怎么样给个痛快吧。”

    “砰!”

    隼叶抬腿踹在他脸上,让他后脑勺狠狠的嵌壤进龟裂的墙壁里。

    “这段时间一个又一个的麻烦找来,你们是不是以为我脾气很好,就算失败了最多也就挨一顿揍?”

    望着双眼泛白,几乎快失去意识的传马。隼叶嘴角扯出了冷笑。

    “就用你们的一条腿来警告之后想要继续找我麻烦的人吧。”

    “啊!不要。”

    “求求你,绕了我们。”

    望着抽出短刀的隼叶。除去几乎失去意识的传马,桂和羽切都惊恐万分。

    隼叶没有理会,瞄准桂的腿举起了短刀。

    “求你了。”

    “拜托了。”

    呼!

    利刃划破空气,毫不留情的落下。

    千钧一发之际。一支苦无从走廊里边射来,撞在刀身上,让落下的轨迹偏离,斩到了地面上。

    “这样有些过分了吧!”

    宇智波鼬从走廊里面缓缓踱步而出。一双明亮的黑眸淡然的注视着看向这边的隼叶。

    瞥了一眼被吓尿的桂。隼叶直起身子,转头看向鼬,“这是他们先挑的事。”

    “这确实是他们的错,但给予一定程度的教训就够了吧。他们也没想要让你断肢什么的。”

    “你为什么要帮他们说话?”

    隼叶嗤笑了声,“因为宇智波一直被人厌恶,所以想要用这种事情获得其他人的好感吗?”

    鼬皱起了眉头。

    在这个学校,他受到了许多的偏见。

    很多同学都对宇智波抱有误会。

    可鼬尽管对学校的事,乃至班上同学的事都不清楚。

    但对隼叶还是有一些印象的。

    除了对方那不亚于自己的实力外,更多的是他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对宇智波抱有偏见。

    可此刻隼叶却说出了这种话……

    他也是个肤浅的人吗?

    还是说就连能正常看待宇智波的人,最终也对宇智波产生了偏见吗?

    不知怎么的,鼬内心变得烦躁起来。

    但此刻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望着隼叶,真挚的说道:“我只是想尽可能地消除争斗,如果你能放弃对他们的惩罚,我会很感激你的。”

    “你的感激有什么用啊?”

    隼叶扛着短刀,嘴角咧开笑容,显得有些张狂,“我这些天可是一直都被人找麻烦来着。你的感激能让麻烦不再来找我吗?”

    “能。”

    鼬坚毅的说道,“以后在麻烦找上你之前,我会出手解决掉。”

    “好。”

    那坚毅的表情让隼叶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

    要说为什么的话……

    大概是因为这家伙连找他麻烦的人都会帮忙求情,他的认真程度绝不是说说而已。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放过他们吧。”

    隼叶微笑收刀入鞘。之前的那种张狂之气就好似错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