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十九章 斩刀·钝
    倒不是自来也太菜。

    而是大蛇丸太熟悉自来也了。

    虽然自来也也很熟悉大蛇丸,可大蛇丸更懂得利用人性的弱点。

    再加上团藏在暗中作梗,自来也想调查清楚的难度远比暗部和警卫部队更大。

    不过,调查范围缩小。

    离破案之日已经不远了。

    这些情况……

    隼叶并未主动调查,可村子里日益紧张的氛围以及共感觉能力……

    即便无心,也看到了许多事情。

    结合动漫得来的情报,即便不是事事了解,但也知个七八。

    不过他对这些事并不关心。

    他更关心今晚开葫芦,能得到什么。

    没错。

    今天是他来这个世界一个月的日子。

    ……

    夜晚。

    圆月悬空,清冷银光洒满大地。

    隼叶用五感搜查了一下附近,确认没人后,才在封闭了门窗的家里呼唤出宝贝葫芦。

    “宝贝葫芦!”

    轻轻呼唤一声。隼叶张开右手,柔和的光自掌心绽放。

    巴掌大小且散发着朦胧光芒的紫金葫芦出现在掌中。上面刻有紫罗兰花纹。莹光流转,令人迷醉。

    隼叶着迷的看了一会,充满期待的打开了葫芦。

    一道流光从嘴口喷出,化作一柄武士长刀落在桌上。

    葫芦自行化作光点散去,隼叶将目光放到了刀上。

    普普通通的刀柄,普普通通的刀鞘,看不出任何过人之处。

    隼叶一步上前,左手抓起武士刀,右手握住刀柄轻轻拔出。

    “锵!”

    刺眼光芒一闪,刀刃伴着颤鸣拔出。银光闪闪,寒芒四射。

    两指宽的刀身上倒映着隼叶的脸。

    如此模样,就算不懂刀好坏的隼叶,也能一眼看出这刀非同一般。

    而且……

    “我刚刚只是想拔出一截,并未用力,却将整把刀给拔了出来。这刀刃与刀鞘之间的摩擦系数也太低了吧!”隼叶惊奇的打量着刀,满脸的惊奇。

    (宝贝葫芦,来份说明呗。)

    隼叶在心里喊了句。

    顿时,存在于脑海里的葫芦微微一颤,散发出朦胧光晕。

    隼叶大脑自动接收了一股信息。

    斩刀·钝。

    拥有无与伦比的锋利度,可谓无物不斩。

    出自世界《刀语》。

    “刀语!”

    隼叶倒吸冷气,随后欣喜万分。

    这刀语世界隼叶并不是太了解的。但因为一个人而粗略查阅过。

    这个人就是“鑢七实”。

    或许说鑢七实,也没多少人知道。但说见稽古之眼的话,那想必很多人都听说过吧。

    不论是体术,幻术,忍术,甚至遗传血脉……这世上几乎所有能力,只要看一遍便能学得七七八八。

    看两遍便就能精通掌握,甚至察觉技能缺陷,进行完善。

    这不论给谁都是用来变强的奥义,对于鑢七实来说却是为了削弱自己而诞生。

    这样的人物,即便在诸天万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隼叶前世最先从小说里知道了见稽古之眼这个奥义(见稽古是武学不是身体能力),后来查资料才知道了鑢七实,并了解了刀语。

    刀语世界是一个幻想武侠世界。

    要说力量层次高低……

    很模糊,难以界定。

    说他力量层次高嘛,其人物的破坏表现也就在低武的范畴。

    可若说低的话……

    预知未来的占卜术,与天地合一的仙人,一秒对招二百多回合,超越光速的拔刀斩,斩落太阳的剑术,见稽古之眼……

    这些招数技能没一样是低武世界能有的。更别说还有鑢七实这样的天生怪物。

    斩刀·钝是占卜师四季崎记纪利用占卜术获得未来不知多少地年技术打造的十二把完成型变体刀之一。

    拥有无比的锋利度,能斩断一切。

    虽然能力只是单纯的锋利,比不上四季崎记纪后期锻造的那几把变体刀的能力。

    但若是付诸武力,怕是只有薄刀·针在他之上了。

    在刀语世界……

    斩刀·钝的主人是宇练银阁父子。

    而他们的绝技,正是根据斩刀·钝的特性研发出的限定奥义“超光速拔刀斩”。(人是不可能做到光速超光速拔刀的,但配合斩刀·钝就可以做到,所以叫限定奥义。)

    拔刀斩并非难度超高的剑术。

    如今隼叶得到斩刀·钝,若是去学会拔刀斩,再加以研究。定能在这个世界重现光速拔刀斩。

    至于为什么是光速而不是超光速……实在是超光速拔刀斩的使用条件太坑。

    出招前得先给自己来一刀。

    虽然不是立马就能让人变强的物品,但能在未来多出一种杀招,隼叶对此也是很满意。

    更何况,就算没有光速拔刀斩这种奥义。斩到·钝的锋利,对他的战力也是很大的提升。

    不过……

    “真有这么牛逼吗?。”

    隼叶拿着刀,上下打量了着,脸上带着一丝怀疑。

    他不懂刀的好坏。

    这刀虽然看起来挺牛逼的,但真正什么水准,心里没一点底。

    这样想着。隼叶拿出一把苦无,然后用斩刀·钝对准斩下。

    “锵!”

    伴着刺耳的金属切割音响,苦无被一刀两段。端口光滑如镜,泛着反光。

    “嘶!”

    隼叶忍不住倒吸冷气。

    因为担心伤到自己,刚刚这一斩,他小心翼翼,并未用多大力。

    可这轻轻一刀,却将苦无一分为二,切口还光滑无比。

    这等锋利……

    若是日后能练出那光速拔刀斩,恐怕那须佐能乎也防御不了吧。

    “可惜啊,可惜啊……”

    隼叶将刀收入鞘中,叹息了声。

    他现在不会使刀,不能随便乱耍。

    不然,以这种锋利度,一个不小心,怕是要少胳膊少腿的。

    搞不好的话,脑袋掉了也不奇怪。

    “明天放学后去学习下刀术。”

    带着期待,隼叶洗完澡,上床沉沉睡去。

    ……

    竖日清晨。

    隼叶准时醒来。

    洗漱,早饭,上学。

    路上看到了夜里巡逻的忍者在店里吃早餐。一边吃一边说着什么。

    隼叶想知道案情进展如何,便开启了共感觉偷听。

    “兄弟们都辛苦了,暗部已经缩小了搜查圈子。要不了多久就能破案了。”

    “听说凶手有可能是村子地位极高的忍者,会是谁呢?”

    “听说警务部队查到了根部的影子,会不会是……”

    声音极小,就算是邻桌也听不见。

    但隼叶却看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