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十八章 一个月
    “怎么又来了?”

    放学后。

    准备回家的隼叶看到了等在校门口的少女,不由感到头疼。

    距离上次与红豆比试已经过去十天……

    这十天里,越来越多的村民和忍者失踪。

    三代目火影震怒。

    整个木叶……别说警备队暗部,就连没有任务,在家休息的忍者们也被调动起来。搞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这种情况下,隼叶每天除了上学外,就是呆在家里休息。

    外面风声鹤唳,他却过得清静自在。

    不过,当看到找上门的少女时。隼叶知道,自己的清静日子要告一段落了。

    果然。

    当少女看见少年时,发出咬牙切齿的叫喊。

    “隼叶!”

    随着大喊,少女脚下生风,带起一溜烟尘冲向隼叶。右手在跑动时已调整位置,做好了出拳准备。

    只待来到近前,便一拳打出。

    隼叶没有躲,淡定的站在那里。

    哪怕拳风吹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也没有丝毫变色。

    “呼!”

    拳头在隼叶身前停下,距离鼻尖不到两毫米。能闻到少女身上的独有的香气。对方也能感受到他鼻尖呼吸的热气。

    “为什么不躲不挡?”

    少女恼怒的问。也不知是恼怒隼叶不躲不挡,还是恼怒自己没能一拳砸他脸上。

    “我为什么要躲?”

    隼叶奇怪的看着她。对少女的问题似乎难以理解。

    “有人要揍你,你难道任人揍吗?”少女没好气的翻着白眼。

    “那你是要揍我吗?”

    “我,我,我……”

    一连说了三个我,少女内心纠结,最终哀叹一声,收回了拳头。

    旋即,大胆的盯视着隼叶,“再给你一次机会,来跟我比试一场。”

    “我要是不跟你比,你会怎么做?”隼叶瞥了她一眼。

    “哼哼……”

    少女不怀好意的晃了晃拳头,“我会让你对上次坑我的事情后悔莫穷。”

    隼叶不为所动,淡定道:“大蛇丸大人的学生就是这种人吗?”

    “你说什么?”

    红豆额头青筋暴跳,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意思。

    “上次比试你已经输了。”

    “那是你坑我。”

    “忍者本就是无所不用及其,手段不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现在跑来说我坑你?”

    “我说的手段是指自己的本事。忍术,幻术,体术,陷阱……”

    “可忍者也会用语言欺骗。”

    “你……”

    “是想赖账吗?”

    “我……”

    “是想赖账吗?”

    “混蛋。”

    “原来如此,大蛇丸的学生就这德性,想必他本人也不是……”

    “给我住嘴。”

    红豆猛地捂住了隼叶的嘴巴,双眼死死的盯着他。大有说出侮辱大蛇丸的话,就要她命的架势来。

    隼叶很识时务的闭上了嘴巴。

    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上次是我输了。”

    红豆很不甘的底下了头。

    “嗯,那就好。”

    隼叶点点头,“作为赢得胜利的奖励,我可以提任意一个要求,对吧。”

    “没错。”

    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满脸通红,“你要是敢提特别过分的要求的话,虽然我也会执行,但以后我肯定会打死你的。”

    “这算是威胁吗?”

    “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

    “原来如此,大蛇丸大人的学生原来……”

    “停停停。”

    红豆连连摆手,憋着一大口气道:“刚刚的话就当做没说过。”

    “真的?”

    隼叶靠近了些,[笔趣岛 www.biqudao.info]露出古怪的笑容。

    红豆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旋即,觉得这样显得害怕了一样,又走上前来,几乎紧贴着隼叶身体,赌气道:“真的,真的,真的,就是真的,我说话算数。”

    一口气说完,红豆狠狠松了口气。

    随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斜眼瞥着隼叶,不屑道:“你这家伙,就算想提些什么不好的要求,你自己也做不到吧!啊哈哈……”

    望着得意大笑的红豆。隼叶无语。

    明明才十三岁,为什么第一时间会想到那方面的事去?

    而且,我才六岁啊!

    难道,忍者真就这么早熟?

    不不不,这根本不是早熟的问题。

    这分明就是个老污龟好吧。

    这一刻,隼叶看红豆的眼神变得怪怪的。看得红豆一阵不自然。不耐烦的嚷嚷道。

    “喂,什么条件快说啊。”

    隼叶微微沉吟片刻,道:“你以后不得以任何形式来找我麻烦。”

    “欸?”

    红豆愣了愣,“什么意思?我有找过你麻烦吗?”

    “拜托,请你有点自觉吧。要不是你打扰,我已经回家吃饭了。”

    说完,隼叶拍了拍少女肩膀,从她身旁离去。

    红豆愣愣的看着隼叶离去,望着那欢快的背影。委屈的咬着下唇。

    ……

    第二天放学,红豆没再来找隼叶。

    这让他松了口气。

    他并不讨厌红豆,只是这个关头不想跟大蛇丸的弟子接近。

    现在的他太弱小了,除了学习变强,他不想理会任何事。

    ……

     21天后。

    忍者学校。

    “这个世界远不止忍者一个职业。即便不做忍者,也能精彩的走完一生。还请没有提炼出查克拉的同学不要伤心。”

    开学四周。

    老师一直在重复教导查克拉提炼术。

    老实说,这并不难,也不需要太苛刻的条件。

    四个星期都没能提炼出查克拉的人……不是身体或智力存在某种缺陷,就是不上进不能吃苦耐劳。

    对于这样的人,放弃忍者职业或许会是件好事。

    忍者学校将其退学。

    这里面有不少隼叶认识的人。梅丸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望着昔日小伙伴被退学。

    隼叶内心除了一点感慨外,没有任何波动。

    就如上述所说……

    对他们来说,放弃忍者职业,或许是件好事。

    忍者,可是刀头舔血的职业。

    随时都可能在任务中丧命。

    这一点……

    隼叶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充分认识到了。

    人口失踪案件发生得越发频繁。

    追查案件的忍者也有大量牺牲。

    不论是暗部还是警卫部队……

    每次追查到关键线索,就在要调查到凶手的时候,线索就会被人为的切断。

    追查的忍者们隐隐意识到,凶手是在木叶拥有滔天权势,能只手遮天的家伙。

    宇智波富岳更是能够确定大蛇丸就是凶手。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以及宇智波在村子不被信任的地位……

    再加上隐隐察觉到团藏在里面的操手。富岳担心说出真相,反而会被扣上妖言惑众,离间村子内部和谐的罪名。

    而自来也……

    则完全没有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