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十五章 渡过难关
    “弟子!?”

    富岳微微睁圆了眼睛,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回头看向隼叶。

    而隼叶同样的震惊。

    包括周围的人……

    忍者学校的学员以及来接送孩子上学的大人们。

    此时距离第3次忍界大战结束不久……

    木叶很多都没见过自来也。却没有人不知道自来也的大名。

    传说中的三忍之一,四代火影的师傅……

    这样的大人物竟然再次收了弟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转到了隼叶身上。

    “等等,我……”

    隼叶回过神来,想要问清楚情况。

    自来也却是朝他眨眼暗示,让他把剩下的话给吞了进了肚子里。

    “自来也大人,这是你的弟子?”

    富岳不愧是警备部队队长,即便处于震惊状态,也没有放过隼叶的反应,将他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昨晚与这小子一见如故,觉得有缘,就收了他做徒弟。”自来也来到隼叶身前,严厉质问:“你犯了什么事,竟然让警备部队的队长亲自来抓你?”

    (你还真把自己当师父了?)

    隼叶瞪圆了眼睛。刚想发作,便听见富岳解释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关于最近的人口失踪案件,有些事想要确认一下。”

    “那就在这询问吧,我等会还有事找他。”自来也笑呵呵的说道。

    “……既然自来也大人都这么说了,那就在这里问吧。”

    富岳看了下周围的人群,迟疑了会,问道:“昨天放在犬子课桌里的纸可是你放的?”

    “是。”

    “内容属实?”

    “属实。”

    “明白了。”

    富岳点点头,然后看向自来也,“我问完了,自来也大人请便。”

    “没有其它要问了吗?”

    自来也笑道:“我比较讨厌麻烦,有什么事就一块解决了。”

    “没了,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了。”

    “既然如此,那就带徒弟走了?”

    “嗯。”

    如此,自来也领着隼叶离去。

    待两人离去,鼬疑惑道:“父亲,你不是有很多问题要问吗?”

    富岳看了自家儿子一眼,说道:“只有这两个问题是关键,其他的都是为了证实这两个问题答案而产生的疑问。”

    鼬若有所思道:“自来也大人的信誉便足以证明答案的真实性,对吗?”

    “没错。”富岳一边摸着鼬的脑袋一边说道:“还有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方便,这是很重要的事。鼬,你在学校可以多交一些朋友。”

    朋友吗?

    鼬心里念叨着这个词。

    只是,想到自己在班级里的状况,他一点头绪也找不到。

    ……

    “弟子是什么意思?”

    还是昨天那家温泉旅店。

    自来也点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美酒后,隼叶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自来也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抓起几颗花生米放进嘴里,美美喝上一口清酒后。才好整以暇的说道:“这是为了保护你。”

    “保护我?”

    隼叶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这个不着调男人,夹起一个龙虾天妇罗放进了嘴里。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是自来也请客。

    “虽然不愿相信你说的话,可在与大蛇丸的试探里,我还是察觉到这种可能性……”

    说到这里,自来也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愁容,显得心事重重,“为了防止你在此期间被抓走,所以就公开收你做弟子了。不论凶手是不是大蛇丸,看在我自来也的面子上也不会动你的。”

    “原来如此。”

    自来也不愿意相信大蛇丸是人口失踪案件的凶手,但还是察觉到了些线索。

    为了保证隼叶的安全,便做出了这种决策。

    隼叶恍然。

    同时心里有些小失落。

    他还以为自己展现的天赋被自来也看中,想要收他为徒呢。结果……

    要是真能傍上这条大腿,在以后的日子里……至少在木叶,就不用担心外在压力了。

    “嘛,虽说是为了保护你,但是……”

    自来也撇了眼隼叶,一粒一粒的花生米被扔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以后也可以教你些东西。”

    隼叶愣了下,旋即喜出望外,“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要不要做拜师仪式啊?”

    “不用。这顿你请就好了。”

    “啊!”

    “哈哈……服务员,按这桌再来一份。”

    ……

    竖日清晨。

    隼叶在家里醒来。

    洗漱,做饭,上学。

    有了自来也徒弟这层身份,不用担心大蛇丸抓他去做实验。日子又回到了刚穿越过来时的悠闲惬意。

    来到学校。

    隼叶惨遭围观和指指点点。

    自来也徒弟的身份固然带来了好处,麻烦也不少。

    很多人都对他不服气。

    如果不是看他刚入学,恐怕会有人忍不住上来与他切磋。

    对此,隼叶心知肚明。

    为了避免麻烦,他什么都没说,迅速跑回教室。

    来到教室。

    几乎所有人都围了上来,问东问西。

    明明很多都没说过话,此时也跑来围在一起,八卦传说中的自来也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虽然都是些小孩子的八卦问题,但隼叶也很有耐心的一一解答。

    尽管回答简单明了,却让周围的人时不时发出惊呼。

    鼬独自坐在教室的一边。

    他望着被所有人围住,仿佛众星捧月一般的隼叶,内心产生了似懂非懂的明悟。

    在此之前,鼬一直有一个疑惑。

    明明自己与隼叶一样,对同学的疑问耐心解答,不曾有半点失礼与傲慢。

    可为什么同学们渐渐疏远了自己,而隼叶身边的人却越来越多?

    虽然他不在意,却很好奇这种现象。

    仅仅是因为自来也大人弟子的身份就有如此不同的结果吗?

    鼬猜测着,但立马就否定了。

    在自来也弟子身份公开前,隼叶身边就有很多同学围绕了。

    (你们什么都不懂啊!)

    鼬想起隼叶说的话,却还是不明白。

    我到底哪里不懂了?

    真的是因为傲慢吗?

    可我明明对谁都很客气啊!

    胡思乱想中,上课铃响了。

    第一节课依旧是复习查克拉提炼术。这要种情况要持续一个月。

    第二节课是讲述忍者小队配置。

    第三节课是体能训练。

    第四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