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 第十二章 思想上的傲慢(端午节快乐)
    (这个人是……)

    因为背对月光,所以看不清正脸。

    但从身高体型以及着装来判断,隼叶大致也认出了来人。不由皱起了眉头。

    宇智波止水。

    一个瞬身术与幻术造诣登峰造极的家伙。

    虽然看体型,现在还年幼,尚未达到那份极致。但他是天才,即便现在,实力也不可小觑。

    (呵,说什么不可小觑,说得自己很强是的。)

    突然,隼叶自嘲的笑了下。

    他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个入学两天的忍者学员罢了。就算前身在入学前就努力的锻炼自己,也依旧不值一提。

    放平心态。

    隼叶慎重的看着止水,“你也是宇智波吧!”

    “哦,怎么看出来的?”

    止水有些好奇。

    自己既没使用写轮眼,也没有露出背后的族徽。难道因为与鼬一起来的,就被认为是同族?

    这样的话……

    (那张纸上的内容果然是这家伙写的。)

    “你跟鼬身上都散发着同样的气味。”隼叶漠然道。

    “同样的气味?”

    鼬和止水一同望了过来。

    “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傲慢。”

    “……”

    鼬与止水陷入了沉思。

    因为鼬是天才,就单方面的觉得没人比得上他,这确实很傲慢。

    天才,并非独一无二。

    “抱歉,抱有那样的想法是我太自大了。”止水摸着后脑勺,嬉笑着道歉。

    隼叶轻轻摇头,“你也一样,真是什么都不懂呢。我有些理解宇智波的境遇了。”

    鼬看向止水,止水旋即若有所思。

    片刻,摊开双手,笑道:“小哥,话可不要说得这么自满啊,你这不也变得傲慢了吗?”

    “所以说,你们什么都不懂啊!”

    隼叶再一次摇头。旋即,话音一转,冷冷道:“我没什么跟你们好说的,赶紧走吧,再不走我叫人了。”

    鼬心有不岔,想要说些什么。

    止水拦住了他。然后看向隼叶,虚心请教,“能说明白一点吗?”

    隼叶默默的看着两人。好一阵子才开口道:“……态度源于思想与行为,而不是自以为是。你们根本就不懂所谓行动与思想的傲慢差异。”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只有五天……

    可他看到的,听到的……关于宇智波的一切,都只有傲慢。

    警卫部的巡逻队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严格执行规矩。虽没有做错,却丢失了人情味。

    就今天一同学所说的……一邻居弄坏了公共垃圾桶,但因为有急事想要事后再来补偿。警卫部却非要他弄个新的垃圾桶来,才准走。

    而他们的理由是秉公执法。

    他们没有错。却让人误了事,而遭到记恨。

    他们没有想过所谓规矩也是为了人能更好的生活而服务。

    如果那支警卫队能圆通一下,让人办完急事后再回来修补或干脆买新的垃圾桶,那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说白了。

    他们就是因自己‘警卫队’的身份……认为规矩大于一切。作为警卫队就应该作为表率,严格执行一切法律。

    他们不仅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反而觉得只有这样,才不辱没宇智波的名声并引以为傲,引以为豪。

    是的,他们并没有错。

    可他们没有意识到,人与人之间的情谊远比看不见摸不着的荣誉更重要。

    或者说,在潜意识里,他们压根就没瞧得起一族以外的人。

    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想法……

    其中又以宇智波鼬最为严重。

    从不主动与人说话,几乎不与人交谈……就算有人主动找他,也面无表情,语气僵硬的,用极为简洁的话语回答。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觉得自己来忍者学校是为了成为忍者,觉得小孩子间的联谊非常幼稚且无意义,是浪费时间。

    因此总是一个人。

    或许他自己没有瞧不起人的意思,可他的这种思想和行为就是在瞧不起人。傲慢十足。

    这种自我的思想,让他逐渐膨胀。以至于在以后的宇智波事件中觉得自己能完美解决一切。然后亲手灭掉了自己一族,人生越来越黑,直到临死才醒悟过来。

    虽然说,要怎么做是个人的自由,只要不伤害到他人,就没有错……

    可是,世界并非单调的黑与白。也没有单纯的对与错……

    并不是做对了就是好事,错了就是坏事。不能登峰造极,又不能以平常心看待世界……那注定会遭到灭亡。

    宇智波从来没想过这些。

    或者说想过,却没在意,根本不知道一个人或一族在整个忍界是多么渺小。

    他们只知道自家族长实力威望都不比三忍差,可竞争四代火影却输给了一个后生小辈。

    他们从来没去想自家族长为什么会输,只觉得是木叶歧视他们,对宇智波一族有偏见。

    这种一味的以自我为中心思考一切……虽然思考内容方向对不同,但宇智波的所有人,不论是斑还是鼬还是止水都是如此。

    唯有富岳看得真切明白。

    可他一个人也无法改变一族的意愿。

    隼叶对鼬没有任何意见。

    因为他不想与这家伙搭上关系。

    这以自我为中心思考的家伙,说不定就什么时候以自我思考问题,把你给卖了。

    因此,就算傲慢也没什么。

    自己不打算理会,只是会和其他人一样觉得讨厌而已。

    并不是讨厌鼬来试探自己。

    毕竟自己做了那种事,那鼬来试探自己也很正常。

    可是,试探后的道歉……

    那种仿佛只要道了歉,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一样的态度……

    隼叶接受不了。

    这就好像有人东西被偷了,有人来诈你说是你偷的,事后发现是误会后,公式化的说声对不起,就当做无事发生过。

    这种事,谁能接受呢?

    虽然纸确实是隼叶放到鼬的课桌里,但没证据就来试探,然后以无所谓的态度道歉……

    如果说做了初一的隼叶不是什么好鸟,那做十五的鼬也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让人厌恶讨厌的家伙。

    还有止水……

    一出场就自以为是的说些什么,自以为是的站在高处评论他人……

    就算你是天才,你有这资格去评论。但这不代表被你评论的人会觉得很爽。

    拥有宝贝葫芦,隼叶并不觉得自己会比其他人差。

    他的骨子里,同样藏着傲慢。

    只是,他的这份傲慢只在同样傲慢的人面前展现出来。

    “或许这样的话在你们耳中很难听,甚至是诅咒。但这都是实话。要不了几年,你们宇智波一定会遭遇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