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是掌门 > 第1554章 困住
    比燃灯仙王强大,但比起蛮荒、善福千尊等人却相差不多。

    换做是别的顶级仙王,燃灯他们这样的八打一情况下,不出三五天,就得被彻底斩杀,根本没有逃亡的机会。

    然而,在生死之战中,很多时候单纯的修为并不决定生死。

    真正决定生死的,是要人性命的绝对手段。

    观音曼陀居然可以以一人之力,穿梭在八位仙王的合围之间,举手投足就靠她打出的一瓣瓣妖艳的花瓣,以及张嘴发出的泣诉之音,挡住燃灯、蛮荒等人的仙术。

    在这之间,还有一层层血色烟雾,自观音曼陀身上弥漫开来,化成血云,滴落血雨。

    这种血雨,只是蹭过躲闪不及的燃灯仙王肩头,竟能腐蚀仙衣,烧化仙体,令燃灯仙王那等仙王意志都忍受不住痛苦,要以吼叫声宣泄。

    李少阳就在不远处看着这样惊世的战斗,都觉得心惊肉跳。

    几天下来,血色烟雾弥漫得越多,血云越多,血雨越多。

    八位仙王攻击观音曼陀的时候,还要防备被血雨浇到自己身上。

    顾忌越多,威能就逐渐下降,战圈便越扩越大,没法凑近观音曼陀,给她足够强大的压力。

    在这样不断扩大的战圈中,已经有为数不少的小星辰、陨石被强劲的仙王力打散。

    幸好此时的邪界已经一片荒凉,界邪国的国法控制,都在逐渐向仙界的界邪国转移,已是没多少邪族人呆在邪界。

    否则的话,这样的大战,还不知道要殃及多少无辜的邪族。

    仙王之战斗了两个多月,越斗观音曼陀的气势就越盛,附近百万里内的星空,早已经是一片血云血雨的世界,还有泣诉之声如哀魂之曲,伤人心魄。

    打成这样,李少阳反倒不像之前那么心惊肉跳了,内心逐渐趋于宁静,把自己当成了冷眼看客似的。

    攸地,李少阳眼前一亮,冲着猛攻之中的蛮荒暗赞了一声。

    他早就看出来,从对付观音曼陀之初,蛮荒就自己给自己卯了一口气,暗暗等待着时机,准备给观音曼陀致命一击。

    再怎么说,空间污煞的煞气,虽然比观音曼陀要稍弱一些,但毕竟也是荒古四煞。

    蛮荒是从空间污煞里诞生出来的,也算得上是空间污煞的代表了。

    忽然间的一个机会出现,被蛮荒给捕捉到。

    那一刹那,蛮荒化成了本体,一根区区三寸金钉,冲着观音曼陀呼啸而去。

    速度,速度正是蛮荒化成钉身之后,最强大的优势。

    恢复到仙王实力,他这种速度,更是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远非燃灯仙王、善福千尊等人可以比拟的。

    就算是观音曼陀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蛮荒在其胸口上洞穿出一个晶莹的血洞,前胸透及后背。

    这还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蛮荒在洞穿观音曼陀之时,大量的空间污煞已经释放出去,灌入观音曼陀体内。

    可以说,以蛮荒现在的实力,就算是仙皇,都难以抵挡这么浓厚的空间污煞在体内肆虐,那是要连仙皇法则都污染得掉渣的,那是致命的毁灭啊。

    “成功了。”

    蛮荒穿过观音曼陀之后,化成人形,得意地打了个响指,一口气长舒出来,便化作一声长啸。

    本来就是嘛,同样是荒古四煞,凭啥他空间污煞联合七位仙王都斗不过观音曼陀的?

    然而,不等蛮荒长啸声落下,李少阳的脸上顿时升起一丝骇然,二话不说疯狂挪移出去,大声狂吼:“退,全部退开”

    话音未落,胸口已有血洞的观音曼陀,竟然狂吐一口血气。

    血气如剑,疾杀李少阳,直接扎在了李少阳的胸口上。

    观音曼陀诡异地笑了起来,那种如哭似笑的声音,满怀着凄凉与杀机,听着都毛骨悚然。

    “居然是空间污煞,我差点着了你的道。可惜,你们都不知道只要有血的地方,我就是不死之躯,就算是仙帝都灭绝不了我。”

    嗖嗖嗖!

    星空之间,包括之前李少阳看到那个百万浮尸的血湖,都升起了血液,全部朝着观音曼陀涌去。

    观音曼陀摇身一变,化成了一朵盖世奇花,任凭血液浇灌,大量的空间污煞,立刻被挤压出来。

    蛮荒趁机将空间污煞吸走,但也是怒容满面。没想到这样处心积虑的突袭,竟然还是没要了观音曼陀的命。

    是可忍,孰不可忍。

    蛮荒怒吼一声,也不化作钉身了,大步朝观音曼陀冲去,双手同时猛抓,却是要将那朵盖世奇花抓碎。

    呜!

    就在这时候,观音曼陀花上,忽然传出一阵哭音。

    阵阵血波,淹过蛮荒,竟让蛮荒一阵抽搐,直接弹飞出去。

    血波也向其他方向散去,燃灯、善福千尊连忙挥出仙术抵挡。

    仙术立刻被血波震碎,一个个当空被抛起,飞出极远,已是受了重伤。

    此时此刻,独有李少阳一人仍然站着。

    胸口处的血剑,正冲击着暮光仙衣,恐怖的冲击力,令李少阳一身道果都快要碎掉。

    吼!

    忍受不住痛苦地李少阳,也发出了一声长啸。

    悠长地啸声,越来越强横,却是“体”字已经受激,灌输给李少阳威猛雄浑的力量混入其中,与观音曼陀花的哭音,隔空交织相斗,大有斗出一个你死我活的意味。

    忽然,李少阳动了,身体拔高十丈,与观音曼陀花大约一般高。

    一步破空跨过去,就到了观音曼陀面前,拳如山大,直接蹦下。

    观音曼陀血波连连,竟然没法像崩开其他仙王那样弹走李少阳。

    李少阳生猛的拳头,好像有着不计任何险阻,乘风破浪,势如破竹的奇特威能,强行穿透血波,轰然砸在观音曼陀花的花瓣上。

    其花瓣,竟也上善至柔如斯。

    李少阳拳打花瓣,竟然滑走,没能将花瓣一举打碎。

    不过李少阳一拳接着一拳,急如流星,每一拳带起来的气势也是越来越盛,宛如惊天星波潮涌来,每一滴潮水都有万马奔腾之力。

    观音曼陀花当年最强盛之时都能硬撼摧花仙帝,此时却非全盛时期,被李少阳这么狂暴地轰击,也有压力,也有痛苦。

    还不到半天,观音曼陀花竟然开始收缩,体型逐渐缩小,似乎要把更多的力量凝聚到一块,抵挡李少阳。

    却不知,这样更加刺激了李少阳的情绪。

    他每一下心跳,都能化成绝世的怒焰,混入先天清血之中,在满身激荡。

    不知不觉的,怒火蒸腾,宛如绝世洪流,浩浩荡荡地灌入“体”字之中。

    怪了!

    如同这样的状况,只在善国之中对付西后吕凤的时候有过一回。

    那一次“体”字直接飞出体外,堪比一尊仙帝之能,连西凤皇冠都给震碎了。

    可这一次,“体”字并没有飞出,只是将他的仙体膨胀得更甚,几乎都有百丈高,不仅拳出,连脚都跺下来,真真是毁天灭地。

    仿佛是一个狂躁的天地巨人,要踩死惹怒了他的蝼蚁似的,踩在观音曼陀花上,任凭观音曼陀花的哭音疯狂传荡,甚至都有些沙哑了。

    “仙帝之威。”

    燃灯、善福千尊等人,八位仙王已经站起来,看着李少阳的样子,不觉颤栗惊魂。

    此时此刻的李少阳,分明暂时有了仙帝狂威,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少阳是怎么回事,别人不知道,但观音曼陀花却惨了。

    李少阳诡异地有了暂时的仙帝之威,她却不是当年那个可以多少抗衡摧花仙帝几下,甚至从摧花仙帝面前逃生的观音曼陀了。

    李少阳那么大脚丫子踩下来,就跟天空破了一块窟窿,世上最沉重的巨石压下来似的。

    当场,就把观音曼陀花拼死撑开的结界踩爆了,就跟踩破一个球似的。

    观音曼陀迫不得已化成了人形,凭着双手托着李少阳的脚底板,想要撑住,却哪里可能啊?

    观音曼陀被踩得弯了腰,屈了身,浑身欲裂。

    她甚至感觉,就算有再多的血液滋补她的不死之身,这回也要死在李少阳的脚底下了。

    一时之间悲从心来,又发出了一声悲鸣。

    呜咽声,可以卷得四处泣血。

    不过,还真是有奇了。

    就这时候,李少阳的脚,突然就停止往下踩的势头,让观音曼陀好受了些。

    但是,也没有往回收的意思,而是就那么定格住了。

    脚底下的空间,就仿佛成了囚笼似的,将观音曼陀死死地困住。

    “哈。”

    李少阳那八位仙王手下,顿时笑了。

    尤其是蛮荒,更觉得一口恶气得以吐出,迅速挪到李少阳的脚踝附近,冲着观音曼陀喊道:“喂,娘们,你不是狠吗?来啊,再来啊,被我国主踩住,你还能飘得起来吗?”

    观音曼陀虽然艰难,无法脱身,却能生气,能说话。

    她怒气腾腾地吼道:“空间污煞,你给我记着,我要是不死,我一定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等你有命脱身再说吧。现在你的威胁,大爷我全当是一个屁。”蛮荒气死人不偿命地说,“另外你记住了,大爷虽然是因空间污煞而生的,但大爷却不叫空间污煞,大爷叫蛮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