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农家科举之路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大周太子死了?(周防人兄你在吗)
    但这群糙汉子不知道。

    大魏内斗,也不少。

    御书房内。

    大魏六军已经吵起来了。

    “凭什么让我飞虎军留下来?我飞虎军再不济,也是以一敌百的精英强将,要我看,小宋大人还是在朝堂上呆着,别瞎添乱。”

    “国不可无将,莫小统领,你们飞虎军应担当护国要务。”宋彦之跪在地上:“还请皇上让飞虎军全军镇守国门。”

    斥候军司马锐听不下去了。

    “人家飞虎军确实勇猛,要我看,不如巾帼军就别去了,这长途跋涉的,你们娘们能吃苦么?”

    水大娘眼睛一瞪。

    “姑娘们怎么不能吃苦?我军主医疗,战场之上不可或缺,倒是你斥候军,顶个屁用。”

    她又看向洛阳洛武。

    “还有大商无水路,青龙军又凑什么热闹?”

    好家伙。

    苏琉玉不过提了一嘴,让他们商量商量哪个军队留下来,没想到直接吵起来了。

    头疼......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每个军营分派三个参将,苦力军和大元归降众将各出十万镇守国门,此事无需再议。”

    三个参将!

    莫逆一下子委屈了。

    要知道,一个参将统领一万将士。

    他们飞虎军不比其他各军,人数也不过区区八万人,这一下子少了一半,那团队荣誉的军功章哪里还能得到?

    “皇上,飞虎军全部都是精英强将,人数本来就不多,何况弟兄们日日苦练都是等着为国效忠,哪有这么多人留在家里的道理?”

    是夜。

    莫逆偷溜进承明殿,开始打小报告了。

    他一边帮着苏琉玉研墨,一脸小声的抱怨。

    少年眉目英挺俊朗,却扮作湿漉漉的小崽子模样,让苏琉玉想揍他。

    “皇上......”

    莫逆半跪于地,伸出手拽住她龙袍的衣角。

    “属下这次定凯旋而归,给皇上把大商打下来。”

    他轻轻开始给她捶腿,还别说,还挺舒服。

    苏琉玉披折子的手顿了顿。

    她低头,看枕在她腿上可怜巴巴的少年,突然想到她做的一个梦。

    梦里,在胤宁登基四年后,莫逆随军出征,伤了右臂,再不能拿剑......

    她把目光落在少年虎袍之上,看着他揪住自己龙袍的右手。

    这双手,骨节分明,修长好看。

    但因常年练武,虎口指腹全是厚厚的粗茧。

    她又看向他腰上别着的一把寒刃。

    小的时候,莫逆便是日日长剑不离手,那时候,两人同住一处,他就睡在她床下,即便是睡觉,也要抱着剑睡。

    后来,得到师父看重,剑术更是大为进境。

    一战杀敌三千人,除了宋彦之,整个军营,也就他能办到。

    况且,这小子和宋彦之向来互相看不顺眼。

    要是再不能拿剑......

    “皇上是不是不疼属下了,属下如今,是再不得宠了。”

    少年眨眨眼,硬生生挤出两滴若有若无的眼泪,想博取同情。

    苏琉玉装没看到。

    “让你们飞虎军出征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朕一个条件。”

    莫逆眼睛一亮。

    “别说一件,就是千件万件,属下也替皇上办了。”

    他嗓音激动,英俊的眉眼全是笑意。

    “你留在京城,朕便允了飞虎军全员出征。”

    少年的笑容一下子僵在嘴角。

    “皇上,是否是属下太过急功进利让皇上不喜?”

    他双膝跪了下来。

    “莫将只是想着让弟兄们都能挣军功,别无不臣之心。”

    苏琉玉看他跪在地上,袖中拳紧握。

    “莫将今日也不该和小宋大人当朝吵架,是莫将的错,无视皇上,理当该罚,求皇上收回成命。”

    他看苏琉玉就是不说话,更加慌乱。

    “莫将以后再也不敢了,皇上别生莫将的气了。”

    如果说刚刚是硬生生挤出两滴泪,这下少年眼里却是硬生生把泪憋了回去。

    苏琉玉看他红着眼,转过头,面对一大批折子没有看他。

    只是语气却是不容更改。

    “你既想着让弟兄们都能挣军功,朕如今允诺全军可出征又有何不妥?”

    她神色冷淡。

    “起来,别跪着了,朕还要批折子。”

    莫逆死死咬牙。

    背过身终于忍不住把快速落下的泪擦掉。

    少年眼睛红红的,死死握住腰侧的剑,就是不动。

    “来人,请莫小统领出去。”

    苏琉玉朝外头喊了一句,承明殿大总管马上开门进来。

    莫逆一脸不敢置信。

    自主子登基四年来,从没有这样对过他。

    两人是自小长大的关系,私下里更没有君臣之礼,有时候他要求情或者打小报告主子也向来惯着他。

    哪有让人赶他走的先例?

    他更是觉得自己做的哪里不对,惹了自家主子。

    少年咬着唇,跪在地上,也不顾劝,就是不走。

    这就有点难看了。

    莫逆如今是从三品武将,在外头谁不给他几分面子。

    这从御书房被赶出去,外头不知又要多少闲话。

    承明殿大总管一脸为难,看看自家皇上,又看看跪在地上的小莫统领。

    他张了张口,准备再劝劝,却不想宋彦之大步从外赶了过来。

    “皇上,出事了,大周太子御驾在我大越被袭,如今生死不明。”

    苏琉玉霍然起身。

    “怎么回事,细细说来。”

    “大周御驾上月启程归国,由西凉军亲自护送,却在大越国门被俘,我西凉军伤亡惨重,大周太子尸身尚未找到,生死不明。”

    宋彦之抬头,一脸严肃。

    “如今大周怕是已经收到了消息,就国宴一事,诸国已有议论,如今大周太子殿下遭难,大周外患怕是不稳。”

    “还请皇上,速速定夺。”

    靠。

    能不能消停一点。

    苏琉玉死死咬牙。

    大周太子对她有恩,派出西凉军亲自护送也是她的命令。

    怎么就生死不明了?

    谁袭击的?早不杀晚不杀,在她大魏头上动土,还想嫁祸她大魏?

    “查,给朕去查,另外,让礼部备上厚礼,亲自送给周帝,朕再亲笔写封信,一并带走,走水路,越快越好。”

    别让朕知道谁在里头捣鬼!

    苏琉玉是真气狠了。

    这赔礼,不知又要花多少银子才能稳住大周。

    头疼......

    ------题外话------

    海域抽中云仪Q版刺绣纯棉T

    月中锄抽中渣渣龙洒金宣纸水墨折扇

    期抽中渣渣龙洒金宣纸水墨折扇

    劉抽中渣渣龙洒金宣纸水墨折扇

    凉生抽中渣渣龙洒金宣纸水墨折扇

    Huii抽中渣渣龙洒金宣纸水墨折扇

    秃头八又鸽了,下午起来抽中渣渣龙洒金宣纸水墨折扇

    xxxx-抽中渣渣龙洒金宣纸水墨折扇

    翊·抽中渣渣龙洒金宣纸水墨折扇

    栀虞抽中云仪Q版刺绣纯棉T

    倾落颜抽中云仪Q版刺绣纯棉T

    锦秋抽中云仪Q版刺绣纯棉T

    浮生物语抽中云仪Q版刺绣纯棉T

    云熙抽中渣渣龙洒金宣纸水墨折扇

    宁泞宝宝抽中云仪Q版刺绣纯棉T

    烟彦抽中云仪Q版刺绣纯棉T

    喜之郎咿呀。抽中云仪Q版刺绣纯棉T

    ℡南枝抽中渣渣龙洒金宣纸水墨折扇

    逸抽中云仪Q版刺绣纯棉T

    兮抽中云仪Q版刺绣纯棉T

    【周防人兄找我啊啊啊,榜五有礼品相送啊】

    【无生兄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