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农家科举之路 > 第十八章 闯祸了
      说实话,林述知道苏琉玉有才。

      但是没有他的水平和脑子这般让他惊讶。

      这些都是他想出来?

      他又仔细看了看卷子,觉得苏琉玉真是快未琢之玉。

      她总能给他惊喜。

      林述留恋在卷子上,大拇指微微摩擦试卷,若有所思。

      旁边的梁怀等的不耐烦了。

      “舅舅,你想什么呢。”

      林述回神:“怀哥儿,帮舅舅一个忙怎么样?”

      他有幸招揽苏琉玉,又道:“明日你们下学,邀请苏琉玉来家里吃个饭,舅舅想和他聊聊。”

      “不行不行。”梁怀赶紧摆手:“舅舅你别这样,我这次考试可是要凭着真本事的,要是外人看到肯定要以为我作弊。”

      这是实话,梁怀风频不好,以往虽然有人巴结却无人真心和他交朋友。

      现在因为苏琉玉,班上得三十多个同学都很团结,他不想招惹闲话。

      看到梁怀这样子,林述也没有办法。

      算了,还是明天去书院再说吧。

      ......

      苏琉玉没想到被惦记上了,第二天早早去了书院。

      只是她刚刚踏进乙班,发现先生已经在太师椅上面坐着,板着脸,肃穆而威慑。

      班里同学都站在位置上面,显然是罚站。

      出什么事情了?

      苏琉玉一脸疑惑。

      周荀看到苏琉玉进来,没由来的觉得胸腔一股怒气油然而上。

      “其他人坐下,你,到后面站着去。”

      “......”

      凭什么?

      林斐和于良一个劲的给苏琉玉使眼色,让她别惹先生,乖乖听话。

      苏琉玉当然不愿意。

      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她拱了拱手,对着周旬问:“不知学生犯了何错?还请先生指教。”

      “哼,指教,我周某可不敢当,谁不知道我们秦山出了个苏先生,文采了得不说还会出题。”他暗带讥讽的看了苏琉玉一眼,手中的戒尺一把子拍在梨花木桌上,啪的一声巨响后又道:

      “要是别处我周某可以不管,但是在我班里,私自开班授课,误导我周某的学生,你可知罪。”

      周旬是真的生气了。

      班里大气不敢出。

      林斐眼里都眨酸了,苏琉玉就是当看不到。

      听到周旬的话,苏琉玉第一反应是扫了一眼还没有落座的学生。

      妈的,谁打小报告?

      打小报告的林述不自在的打了的喷嚏。

      “这周旬也太古板了吧,怎么说着说着就生气了?”

      他就顺嘴说了一句,带着表扬带着羡慕说苏琉玉这试卷好,没想到这周旬一听,仿佛受了奇耻大辱。

      他说啥了吗?

      他没有啊。

      而这一边,苏琉玉肯定不承认,就误导一词,这屎盆子就不该往她头上扣。

      她马上否认:“学生不知。”

      “你......”周旬一听,气的够呛,直接从位置上面站起来。

      拿着一摞子试卷,一把甩在门口的地上。

      试卷很薄,飘得满地都是。

      “你敢说这不是你出的试卷?你敢说你没有开班授课?敢做不敢当,还当众撒谎,我是教导不了你了,我不管你去哪个班,反正这个班有你没我。”

      苏琉玉本来就是顺毛驴,这样被一激,也冷笑一声。

      “这试卷是我出的我承认,开班授课我也不反驳,但是误导二字,我是万万不敢当,这罪我不认。”

      林斐没想到苏琉玉这样顶撞先生,要是今天的事情被传了出去,苏琉玉不尊师长的罪名就落实了。

      对苏琉玉仕途和以后上学是极大的阻碍。

      他赶紧劝了一句:“先生,琉玉兄只是把自己的学习方法给大家分享,大家觉得这种方法有效才愿意试一试的。”

      “是啊,先生,你就饶了苏琉玉吧。”

      “是我们让苏琉玉出卷子的。”

      “先生要罚不如就连我等也一起罚了。”

      众位都是在苏琉玉班里和苏琉玉相处快一个月的学生。

      七嘴八舌的求情非但没有让周旬缓和脸色,反而看着自己学生这样,又怒又气。

      “先生说话,哪有你们插嘴的份,你们竟然不愿意坐着,就全部出去给我扎马步。”

      “先生,他们何错之有,我只是和先生就事论事,如果是我原因,该怎么罚就怎么罚,我绝无怨言。”

      苏琉玉这话说的又急又快,生怕连累同学。

      周旬本来只是生气她私自开班授课,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现在听到苏琉玉这样犟,气极反笑。

      “好,我就让你明白你错在哪里,让你心服口服。”他拿出一张试卷,指了指题目:“我们先祖一直提倡忠孝,而到你嘴里,竟成了愚孝,你怎么说?”

      苏琉玉马上反应过来。

      这里的孝,说的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作为子女,必须遵从。

      作为来自现代的苏琉玉,完全否定这个看法。

      她举了一个例子。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的父亲喜怒无常,总是在家里用棍棒打他,作为孝子,父亲责打他一动不动,也不能还手,但是有一天,父亲把儿子活活打死,世人大骂父亲,父亲气的病死,这就是孝吗?这是愚孝。”

      “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这本来就是不全面的,难道父亲要我们子女杀忠贞之士,我们还要言听计从吗?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判断。”

      苏琉玉试着劝说周旬,但是周旬古板的脑子里面,却越听越气。

      “好,你不知罪,那就去请沈怀舟,问问他怎么教出这样的学生,我是和你讲不出半点道理。”

      这是让沈怀舟来管教了。

      不得不说,苏琉玉有点怂了。

      这怎么感觉像是请家长过来?

      跟着周旬的一个书童赶紧应了,跑去请沈怀舟过来。

      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只能听到隔壁丙班郎朗的读书声。

      但是乙班的同学却大气不敢出。

      只是心里暗暗佩服苏琉玉,竟然连先生都问住。

      就是担心沈怀舟过来教训苏琉玉。

      万一苏琉玉挨了骂,这个班不能上了,那怎么办?

      也不知道哪个打的小报告,要是让他知道,他非得扒了他的皮。

      乙班现在全部被罚站的消息马上传到了丁班。

      丁班不少学生都在上苏琉玉的课,此时听到消息,也慌了。

      “梁怀,你说是不是你打的小报告,昨天有人看到你去了林先生的宅子,你敢说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