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农家科举之路 > 第六章 上学去
      第二天一大早,等林秀芸和三个姐姐下地之后,苏琉玉赶紧起身去镇上,王桃村离镇上也得半个时辰。

      如果每天这样赶路,要是晴天还好,遇到雷雨天更是难走。

      为了以后方便,苏琉玉想着要是有一辆自行车就好了。

      一路想着自行车的结构模型,倒也走的轻松,没有误了时辰。

      秦山书院是官家子弟学府,位于秦山之上,山底一条通天梯直通云端,楼梯下方有个石碑,苍劲的刻着秦山书院四个大字,庄严而巍峨。

      山梯上不少赶着点卯的学子,少年们通一色白色锦缎大袍,头发高高竖起,虽然衣着一样,但是仔细可以发现,有些腰饰上的玉佩精致非常,举止投足也一副大家风范。

      苏琉玉穿的还是昨日洗的发白的衣服,精瘦的小身板,在人群按理说并不突出,甚至还会误以为是小厮。

      但是她长的好看,也完全没有因为旁人而自卑,自信从内而外散发出来,那种精气神让她格外突出,不少路上的少年都不时注意过来。

      到了山顶,整个秦山书院的格局彻底展现出来。

      类似与苏琉玉前世见过的徽派建筑,白墙灰瓦,儒雅中带着大气,加上这时候正是漫山桃花盛开,山顶春风一吹,那散在空气里的桃花香带着丝书卷味,让刚刚因为爬山而躁动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

      “虽然小公子是由先生单独授课,但是上学还是得和大家一起上。”

      沈怀舟不让苏琉玉脱离集体,一是为了让苏琉玉结交朋友,二是因为能来秦山书院的,大多非富即贵,对苏琉玉以后也有好处。

      世安把苏琉玉送到学堂就回去了。

      这时候教学的先生还没有来,课堂吵闹的不行,苏琉玉进来后,十几双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她。

      破旧的衣裳,加上磨得快破的鞋子,想不注意都难。

      消息灵通的立马显摆起来:“我听我舅舅说,今天我们秦山来了个抵缺进来的新生,不会就是你吧。”

      抵缺也就是走后门的意思。

      这话一出,刚刚几个看向苏琉玉友好的眼神立马沉浸下来。

      “虽然我们秦山是官家学府,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吧,我哥他考了两年院长都没要,凭什么你可以抵缺进来?”

      “对啊,凭什么?”

      “不会是院长看你可怜吧。”

      苏琉玉看着面前的几个小孩,即无奈又想笑,这么快就被孤立?以后还怎么混啊?

      她正想解释,却发现教学的老先生拿着戒尺走了进来。

      一下子,课堂上立马安静了下来。

      老先生已经很老了,他看了苏琉玉一眼,也没有介绍的意思,随手指了一个位置:“你找个位置坐。”

      “先生,我不愿意和他坐,我怕他身上有味。”旁边位置上的人捏着鼻子,一副夸张的样子,一下子逗笑了整个教室。

      “安静!”老先生板着脸,戒尺狠狠敲了敲。

      又指了指最后面一排的小角落。

      “那你就坐那边。”

      苏琉玉点点头,表示坐哪里都无所谓。

      秦山书院不教蒙学,只是分按照难易程度分为甲乙丙丁班,而苏琉玉刚刚入学,只能被分到最末等的丁班。

      落了座,同桌是个小胖子,也不嫌弃苏琉玉,看着她没有带笔墨和书还主动把自己的书放在两个人中间。

      “我叫元文昭,不介意的话我们先一起看一本吧。”

      “多谢,我叫苏琉玉,以后多多关照。”

      苏琉玉友好的对他笑了笑,觉得这个同桌还不错。

      苏琉玉长的本来就好,一双巴掌大的小脸秀气非常,更别说她笑起来,那双有神的眼睛只看一眼就让人觉得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元文昭脸不自觉的红了红。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午休的时候元文昭带着苏琉玉来到食堂准备打饭。

      “这里荤菜三文钱,素菜一文钱,特别是食堂的酱肘子,特别好吃,琉玉兄,你要哪种?”

      元文昭热情的和苏琉玉介绍,顺便摸了两盘酱肘子放在碗里。

      “我不用,从家里带了饼,中午凑合凑合,不用管我。”

      苏琉玉早上出门的急,顺手在灶台上摸了一个粗粮饼,这会正好派上用场。

      “那哪行,你看你瘦猴似的。”元文昭说话突然顿了一下,看着苏琉玉洗的发白的衣服,像是想到什么,又开口道:

      “这顿我请你,这酱肘子真的不错,你也尝尝。”说着,又要去拿一盘酱肘子。

      苏琉玉想说不用,刚刚准备阻止,却发现一只手先元文昭一步,把那最后一盘酱肘子给拿到手里。

      “胖子,你还吃,再吃就跟猪一样,让让,别挡着小爷的道。”

      “梁怀,这是我先看到的。”

      “那又怎么样,你敢跟我抢,我就让舅舅开除你,你家不就有几个臭钱,这种身份跟我们在一起,你也配。”

      梁怀讽刺一句,一双小眼充满鄙视。

      苏琉玉想起他是谁了,说自己抵缺进来的就是这个人。

      “就是,胖子你别吃了,这盘酱肘子我帮你分担分担,不要谢我们。”

      和梁怀一起的少年直接从元文昭盘子里面把那碟酱肘子给拿走,毫不在意的准备离开。

      “你......”元文昭胖胖的身子气的发抖,一双眼瞬间就红了。

      他家境优越,靠关系进来秦山,原希望可以和这里人打好关系,但他们这些商户在这些官家子弟面前就和那些奴才小厮一样。

      士农工商,商户的身份让他平日里一点都抬不起头来,只能忍着。

      他一下子冷静下来,准备去拉苏琉玉去别地吃饭,却发现她小小的身板直接挡在梁怀等人面前。

      “哟,哪里来的臭要饭的,赶紧滚,别逼小爷我打你。”梁怀一点也没有把苏琉玉放在眼里,准备直接把她赶走。

      “我父亲以前对我说,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民也,缺一不可,梁怀兄是读书人,若是日后有幸为官入仕,是不是还要把你的百姓看成三六九等?那和昏官有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