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农家科举之路 > 第五章 便宜师父
      “寺庙郎朗,溪流畅畅,龟鹤共舞,四十头扬,鹤腿龟腿,一百一十二偎,请问裟家,龟鹤几何?”

      苏琉玉一脸黑线,这古人问个题目怎么文绉绉的,不就是类似鸡兔同笼的一元一次方程吗?

      “世安,去把算筹拿出来,你别急,好好算算,等确定了再和我说。”沈怀舟好心的提醒。

      苏琉玉摇摇头,这种题她上辈子上小学就已经学会了。

      “龟十六,鹤二十四,先生对否?”

      几乎是题目一说完,苏琉玉就开口说出答案。

      沈怀舟心里微微惊讶,又出了一题:“以绳测井,若将绳三者测之,绳多四尺,若将绳四折测之,绳多一尺,绳长,井深各几何?”

      等量关系啊。

      苏琉玉点点头,回答道:“绳长三十六,井深为八。”

      如果说上一题让沈怀舟惊讶,那这一题就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

      原本第一次是想测测苏琉玉会不会算学,没想到连算筹都不用直接脱口而出,而第二题,连他开始接触都要算好久,没想到这眼前小儿却几乎连脑子都不用过就已经说出答案,怎么能让沈怀舟不震惊。

      “你叫什么名字?和谁学的算学?”沈怀舟主动开口,不由生出一丝兴趣。

      “小子叫苏琉玉,算学是我自己琢磨的。”

      总不能说自己已经学了一辈子了吧。

      “竟如此大才!”

      沈怀舟俊朗的眉目微皱,深索一刻,便道:“世安,把上个月的账目拿过来。”

      随后接过,递给苏琉玉。

      “这一本,是上个月长白书斋的账目,你统算一下。”

      这是有机会了?

      苏琉玉顿时高兴起来,笑着接过,礼貌的客套一句:“谢谢先生给小子机会,请稍等一会,我算好就统计给你。”

      “不急不急,你拿回家好好算算,不要出了纰漏。”

      拿回家?

      不说家中有刘蕙娘等人,就说自己平白无故带本书回去,要是让人知道,指不定又出什么纰漏。

      好不容易争取到赚钱的机会,苏琉玉哪能让意外发生?

      “先生可否等一刻钟?不,半刻钟,给我半刻钟,我给先生答案。”

      “半刻钟?小兄弟,你吹牛呢,咱们长白书斋书类繁多,且还有赊账和赠予,就连我们先生都花了三天细细对来。”

      世安好笑的开口,觉得苏琉玉会几道算学题,就说如此大话,有点不识好歹。

      沈怀舟本来就对苏琉玉好奇,已经起了收徒的心思,现在看苏琉玉这样说,顿时点头。

      “好,就半刻钟,我等你,算筹和纸笔在桌上,世安,泡杯茶过来。”

      苏琉玉心想说不用,但是时间不等人,赶紧捧着账册坐下,翻开第一页开始看了起来。

      从小她就可以过目不忘,对数字这类不仅敏感,还可以举一反三,理科状元出身,毕业后又和一堆复杂的数据待了一辈子,什么符号,字母混杂的都见过,这些个单一账本,自然不在话下。

      屋里,茶香四溢,只有苏琉玉翻阅纸张的声音。

      沈怀舟在一侧微微打量,好看的眸中惜才之意更浓。

      他有意收苏琉玉为徒,细心教导。

      长白书斋是他的产业,但是他本职却是秦山书院的先生,秦山是官家学府,收录附近官家子弟学习。

      只是......

      沈怀舟抿了一口茶,清凉的茶水微微压住心里的沉重。

      他来秦山,还是因为上个月那封密信,但来了有一月余,却没有见到那封信的主人。

      “先生,我算好了。”

      这么快?

      沈怀舟望着茶盏底部漂浮的茶叶,这才两盏茶的功夫,竟然算完了?

      他带着怀疑的接过账目,却被入目的清爽表格给吸引。

      每日的支出和结余用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格排列出来,不仅细致,而且明朗。

      他虽然不是算学出生,但也算接触到不少算学大能,能做出这样明朗而严谨的统计,他是第一次看到。

      而且,总计赢出竟然分毫不差,就算是他,也算了整整三个晚上。

      这般大才,要是就此放过,只当个账目先生,当真可惜了。

      别的不说,就今日遇到他沈怀舟,他也绝对不会让这颗珍珠蒙尘。

      他合上账目,看着苏琉玉的目光带着赞赏。

      “我的本职是秦山书院的先生,你这样聪慧,当个区区帐房先生,实在是大才小用,我有意收你为徒亲自教导,如果你愿意,今晚回家同你父亲商量商量,明天直接来书院读书,如何?”

      收徒?

      苏琉玉为难的开口:“先生的好意小子心领了,只是我想尽快赚钱,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

      “你这傻子,你知不知道我家先生是谁,就算是当今天子,要拜入先生门下,也得看先生中不中意,现在先生看中你,你竟然还想着赚钱!”

      这么牛逼?

      苏琉玉一脸不相信。

      “世安,多嘴。”沈怀舟斥了一句,转身看向苏琉玉,耐心解释道:“你不用现在拒绝,可以回家和家里人商量商量,最近几日,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回复。”

      “不瞒先生,我兄长比我聪明,是专门读书的料子,按父亲的话,就是大三元都有可能,而我,只是勉强识得几个字,要是去书院上学,那笔墨束修花费肯定巨大,家中培养兄长已是拮据,要是我再开口......”

      原来是这样。

      沈怀舟了然,对苏琉玉又欣赏几分。

      “你由我亲自教导,束修就免了,去书院只是因为我住在那里,而笔墨,就更不用担心,长白书斋都是咱们师徒的,还缺你那点笔墨不成。”

      条件这么好?

      要是再拒绝,回头这位便宜师父反悔,那就完蛋了。

      苏琉玉赶紧在地上磕了个响头。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沈怀舟受了她这个礼,只是有点哭笑不得:“你小子急什么,我又不会跑了,明日卯时,我让世安在这里等你,陪你一起去书院。”

      “成。”

      没想到这次去镇上竟然有此机遇,看来不管去哪里,学问是最重要的,更让苏琉玉下定要好好读书的决心。

      对于今天去了一趟镇上,林秀芸自然不知道,只是看着苏琉玉气色好了许多,嘱咐她最近多出去走走。

      这正和苏琉玉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