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王后要私奔 > 十九
    虽说不清楚它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但墨白却晓得它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恶劣,且还暧昧不清。墨白细细回忆了一下,从前芷望向安潇湘的眼眸中满是撒娇意味的傲娇姿态,且时常肉麻寸步不离地贴着安潇湘...别问他为什么知道,因为芷做这一切全然不遮不掩,想起当年还因为这桩事,芷不止一回与那修罗门星河大打出手...

    而为何如今的芷,看向安潇湘的眼神里,只有对着猎物的锋芒,以及那从前绝不会在安潇湘面前展露的...危险且锐利的气息!

    安潇湘一瘸一拐地朝望月楼门口走去,试探性地张了张嘴,才发现声音回到了身体。她当即便开口,“大伙都别闲着,给我进去坐,一人占一桌!”

    安潇湘实在是气急了,气得七窍生烟了,拿出了恶霸的看家本事砸场子,今日便不要这望月楼好好剪彩,且她还要坚持不懈,日日都来!

    众人闻言,当即便会意,转身入屋,嚣张地一脚蹬一只椅子,“小二,给小爷上一壶凉白开!”

    见安潇湘一幅怒气冲冲的模样,墨白又默默看了一眼芷,当即挪开了视线,吩咐手底下的人一句,“都盯紧了那个小白脸,今日谁都别想将那块牌匾搬进来!”

    安潇湘与芷的前尘往事与他何干?总之他眼下还是安潇湘的人,与芷他也没有什么交情,左右也与他没太大干系。

    见墨白如此懂她的意思,安潇湘向他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又添了一句,“只要那牌匾沾上门边的一点泥,都给我冲上去将牌匾砍成两半,还有,你们都不认识我,听明白了吗?”

    “是,黑衣大人!”

    众人叫嚣地无比大声,“我们绝不会将您供出去的,您放心吧!”

    门口看热闹的百姓:......

    黑衣大人是当它们都瞎了吗?不过黑衣大人做事一般都有自己的见解,即便它们知道了,也绝不会将黑衣大人供出去的!

    于是众人开始交头接耳,很快黑衣踢望月楼馆的事,以空气传播的速度,迅速传入了每个百姓的耳中,却极有默契的都不将此事挂在口中,只将这当成众人皆知的秘密,一起守护。

    没错,黑衣大人什么都没做,今日踢馆的事和人,他们也全都不知道。

    安潇湘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同墨白一起走出了望月楼,即便那走路的姿势还是一瘸一拐的,她仍是倔强地走完了整条路,没让人搀扶。

    “春香刘言都到场了吧?”望月楼对面不远处便是明香茶坊,安潇湘好似赶场子一般,火急火燎的又走了过去。

    墨白点头,“你特意喊上他们两个,便是要看看它们与明香茶坊究竟有何关联吧?若有关联,此时他们便要做出选择,是要留在你身边,还是斩断明香茶坊的一切联系。”

    不错,即便跳春香脱衣舞想博取她的信任,她始终无法完全放下心来相信她,所以此时便是又对春香的一道考验。

    刚踏入明香茶坊,便被眼前熙熙攘攘围的严严实实的百姓给遮住了视线,而里头早已没有了吃茶的百姓,仅剩门口围着看戏的人。

    明香茶坊正中间,几人正气势汹汹的对峙着,胡明仍旧是那副彬彬有礼的姿态,仿若面对何种困境,他都能从容不迫,以笑而对,“各位,我明香茶坊做了好几年的生意,头一回有人说我明香茶坊盗了它安柚茶坊的食谱,你们又有何证据?如今当着诸位百姓,在下便讲话都讲明白了,当年安柚茶坊盗了明香茶坊的食谱,在下一直没有计较,而如今却仍旧执迷不悟…若你们再贼喊捉贼,那在下便不客气了,报上官府也要还我明香茶坊一个清白。”

    胡明这语气好似我们一开始便要算计他一般,直接来倒打一耙,将它们也陷于不义之地。

    明香茶坊有一大交椅正是春香,所有人都是知道的,见春香如同见安柚儿。

    此时橙子并未插话,只是静静地立于一旁,任由春香发言。

    春香四下扫视一眼,很快便看到了人群外不远处的安潇湘,正静静的看着她,让她的心头又紧张了几分。她知道,此时不能说错话,若她说错了半个字,那她好不容易从安潇湘那争取来的信任,即刻便会瓦解。

    顺着春香的视线,胡明也朝安潇湘之处望来,彬彬有礼,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便算是无形之中打了个招呼。

    安潇湘见过的笑面虎,都是真正的笑面虎,似胡明这般的小喽啰,她当真没有放在眼中。

    欧阳习习、青木时川、青木流沅,甚至隔壁那个芷,哪一个不比他强,他竟然敢在这儿班门弄斧,卖弄他的手段。

    春香又转过头,四下扫视了一眼,掠过支支吾吾不敢二话的刘言,又将目光凝聚在胡明身上。她目色前所未有的狠厉,趾高气昂地扬手,自袖中取出早已备好的战贴,“既然你明香茶坊的本事如此大,那我们便来一绝高下,输的人立刻关门走人!永不可回懿城开铺子!”

    胡明与之对视一眼,二话不说就点头,二人上前便将字据签了,摁下手印,又将战贴贴在了墙上。

    “正好请各位乡亲做个见证,今日既立此事,绝不反悔!”

    众人哗然,当即纷纷涌上来,看那摁在墙上非同寻常的战贴。

    ‘一月为期,午时为刻,各派公正者一名算出入账,谁家数量多,谁家胜。’

    规则很简单,谁家卖的糕点多谁家便算胜了,这份战帖正是安潇湘准备的那一份,春香也将讯息清楚的传达到了胡明的耳中,算过关了。

    安潇湘漫笑一声,转身离开,身后紧跟着橙子。

    橙子方才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将舞台与发挥都留给了春香,此时她终于开了口,“随便无异常,一切都很顺利,但怪的便是这过于顺利。春香听到这个消息时,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仿若是早已准备好了一般。”

    墨白背过身看了一眼远远跟在后头的春香与刘言,有些困顿的添了一句,“主人的命令,我们一般都只有臣服,哪敢多问呐?我认为春香姐弟二人已洗清了嫌疑,不必再查了。”

    的确,来来回回查了数十遍,安潇湘不累,他墨白都已经累了。

    橙子看也没看墨白一眼,只冷冷地说了一句,“主人的命令,我们一般只有臣服,谁允许你多嘴顶嘴了?”

    墨白:……

    墨白也不清楚,为什么近几日橙子突然变了,鲜活了许多,也牙尖嘴利了许多,那话语时常是利剑一般向他戳来,堵住他的嘴。

    总之,这一回,安柚茶坊明香茶坊才算正式开战了安潇湘也应当采取她自己的措施了。

    出了明香茶坊之后,安潇湘径直与墨白橙子二人回了宫,和春香在后头与胡明遥遥相望一眼,也拉上刘言跟在了后面。

    可乐的制作也已到的尾期,可以开始大卖的时候了,而此时,正好发了战帖,是放上市面大卖,这是明香茶坊没有的东西,自然也是安柚茶坊的优势。

    见春香与刘言跟着他们到了灶房,安潇湘并没有多言,而是命人掀开了早已晾置多时的可乐盖子,一股子浓郁的甜香味散发而出。

    橙子与墨白表示不敢置信,异口同声地道,“这当真是那可乐?为何于我记忆中的不同了?”

    想到记忆中的可乐,墨白与橙子不由得脸色都难看了几分。再想一想,初次品尝可乐的时候…

    抛开二人怪异的脸色,春香慢慢上前,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句,“姑娘,这是何物?”

    安潇湘将似笑非笑的眼神扫过春香与刘言,特意将可乐拾起,递给了她,“尝尝?这是对付明香茶坊的终极武器,想喝吗?”

    见安潇湘那隐隐的笑意,与藏笑容下探究的神色,春香忙摆了摆手,“不必,我方才已吃饱了。”

    她知道,安潇湘仍对他不信任,才三番两次的试探她。

    而此时,一直跟在后头,未发一言的刘言默默探出了头,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我能尝尝吗?”

    这一言,让所有人都流转了目光,将视线落在了刘言的身上。

    刘言四下张望了一眼,见几人怪异的神色,又弱弱吭了一声,“要是不能便罢了,我不喝就是了……”

    其实他是真的饿啊,他刚才一直在跟在姐姐的后面,连饭都没吃。为了赶明香茶坊这个场子,他真的连早饭都没赶得上吃。

    ……

    此时,万里之外,真的队伍已走出了数座城池。

    玻璃在轿撵前恭敬俯首,面无表情地道,“方才,海东青已将信件送出,相信王后应当快收到了。”

    刚说出几个字,玻璃背后都已经有无语的汗水冒出了。

    王这才分开没多久,便想王后了,那黑沉与担忧的脸色,无时不刻说着他对王后的思念与担忧,怕他一走便有人来挖墙脚,尤其是诸葛隻直那个小白脸。

    于是便送出情信一首,以表思念。

    暗墨色轿撵之中,霸道傲慢的帝王缓缓沉眸,微微点了点头。沉声道,“孤知道了。”

    ……

    而此时,距离队伍走出的千万里之外。

    望月楼,一红衣公子只手捻信,信纸带着醇厚气息,与信纸上的字迹相符,可以看出写信之人是何性格。

    看着信上肉麻与思念的字句,红衣公子漫笑出声,如罂粟花开,倾国倾城。他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唇畔勾起优雅傲慢的弧度。慢声道,“好个夏无归,想写信给小安儿?”

    话至此处,他手中突然弥漫出一股强大炙热的妖息,于指缝的信纸便瞬间化为灰烬,顺着风飞往远处。

    “既然夏无归想给小安儿送信,芷自然是要帮他一把的。”

    欧阳斯当即会意,俯首道,“安潇湘已往那可乐投入百万金,怕是此时已身无分文了。”

    不错,为了可乐的制作与出售,安潇湘的确是呕心沥血,掏尽所有,宣传这新品上市的可乐。

    ……

    此时安潇湘正亲力亲为,端着可乐到了懿城中新开的安柚茶坊,开始了新一期的可乐宣传。

    并且安柚儿与春香都到场了,正式宣布安柚茶坊,往后的所有人是黑衣,再无其他的首脑。

    听到这个消息,百姓们皆是哗然,开始了交头接耳。

    “没想到这黑衣,竟是安柚茶坊的幕后掌柜,可我又听说她是那妖女的妹妹…安柚茶坊创立怎么得也有七八年了吧?那妖女也在四年前才入宫,果真传言不可信。”

    “是啊…似黑衣大人这般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善人,怎会与那云妖女有染。”

    为了得到宣传,安潇湘命人在街头的每一处分发可乐,一人仅能试喝半杯,喝过的人皆是赞不绝口,各个百姓都上门来买可乐。

    可乐很快散发至全国上下售卖,这也导致安潇湘的钱包迅速被掏空,可乐也以迅雷不及耳之势被分发完,宣传效果极佳。

    此处可乐并非可乐,安潇湘给它另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快乐水。

    这宣传也并非普通的宣传,快乐水遍布夏国的期间,还得不停的加工、宣传,百万金几近顷刻便被耗尽,如今的安潇湘又是身无分文的了。

    在安柚茶坊正式开幕礼上,连青木流沅也来捧场了,作为投资者之一,安潇湘自然是很欢迎青木流沅的到来,并且亲切地命人递上了一杯快乐水。

    青木流沅也不拘谨,接过杯盏,便于鼻翼间轻嗅了嗅。她温婉可人的目色流转,声线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轻缓,“这味道…”

    青木流沅微微怔了怔,又执起杯盏轻抿了一口,又证实了她的想法。

    “你猜的不错,”安潇湘也不瞒着她,直接便道,“这便是那琉璃樱花糖为原料所制,说起来,这一切还未来得及谢过你,送来了这般好的糖。”

    听至此处,青木流沅不以为然,面上又挂起那熟悉而温柔的笑意。轻声道,“不必言谢,不过是一盒糖罢了。”

    青木流沅时常都是笑着的,笑的平和,温柔,平易近人,完美地像个假人一般,不暴露自己的心思与心绪。

    安潇湘许是觉得她难以相处,又许是觉得她高深莫测,所以从前便不想与她深交,也不想与她有何交集,那次是她借了她百万金,将她救于水火之间,若她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便太过无礼了。

    礼,无论在星凛大陆还是星云大陆,都是极为重要的,尤其王室皇室皆将之视为脸面与尊荣,所以青木时川与青木流沅,不论何时何地,都是笑意盈盈、彬彬有礼、礼数周全。

    许是被家族熏陶的,又许是被世人所迫,安潇湘对他们的第一印象,都是深藏不露的笑面虎,要么就不要深交,要么就深交到底。

    而夏无归,安潇湘对他的印象则是……鼻孔朝天、目中无人、蔑视天下等等等等,几近所有云端之巅的词汇,都可以安在夏无归的身上。

    可以对于王室的礼,夏无归是个例外,也是安潇湘欣赏夏无归的一点,他不会藏着掖着,会将自己的心思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讨厌谁喜欢谁都不会藏着掖着。

    所以同夏无归相处,虽然她经常汗颜,却不用老是想着他在想什么,也不用想他在计划些什么,相处的很坦诚,没有勾心斗角,只有明目张胆的喜怒哀乐。

    “味道比琉璃樱花更香甜了些,很好。”青木流沅仅饮了一口,便喜欢上了这杯快乐水,对其赞不绝口,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

    “你喜欢便好,不算辜负了这樱花琉璃糖,之后若想喝,便来安柚茶坊。”安潇湘忙碌了一天也累了,也抄起一杯快乐水,与青木流沅微微碰了碰杯。

    二人相谈融洽之时,消失已久的淼沝水不知从何处霍然出现,于安潇湘的面前恭敬俯首,摆着她那一如往常熟悉的冷脸,面若冰霜地附耳,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王后,海东青送了封信来,请您过目。”

    说罢,淼沝水便自怀中取出一封信盏,双手奉上。

    “哎呀,没想到这才分开了几个时辰,他便想我了。”安潇湘笑了笑,脸上尽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毫不遮掩地将恩爱秀给了青木流沅。

    青木流沅仍是那不急不急的模样,面上是那一如既往得体知性的笑,仿若这封信根本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

    而她的身后,侍女雅子,却看到青木流沅掩藏于桌案下纤细的手,不动声色微微收紧了些。

    “哎呀,你说他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竟还搞这些小姑娘的浪漫,真是的……”

    安潇湘笑着接过了信盏,边说边展开了信件,却在看清上面的字句时,豁然顿住了笑容,并且黑沉了几分,唇畔微微抽搐了几下,甚至还有些不敢置信地伸手,透过霜纱揉了揉眼睛。

    安潇湘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才敢确定信纸上写的内容是真实的。

    “你确定?”安潇湘抬头看了一眼淼沝水,仍是不敢置信的模样,“你确定这封信是夏无归写给我的?是夏无归亲手写的?”

    “属下只收到信,海东青是皇专用的信鸟,应当是皇亲笔写的不会有错。”淼沝水面无表情的点头,甚至有些疑惑为什么安潇湘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欧阳斯让她将这封信交给安潇湘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欧阳斯会露出那样的笑容,再见安潇湘看到信后这样的反应,她真的好后悔,为何方才没有将信看了再交给安潇湘。

    见安潇湘这般的反应,青木流沅也有些好奇,信盏中究竟写了些什么内容。她面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却仍忍不住问询了一句,“夏国王君写了些什么情信给你?能给妾身看看吗?”

    刚才安潇湘怡说了这封信是情信,那既不关于国家机密,青木流沅问询一下内容,也是无关紧要的。

    安潇湘闻言,当即将信盏一卷揉成团,收入了袖口中。她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透过层层霜纱都能感受到她的尴尬,“没什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罢了。”

    “既然妾身已饮到了这杯快乐水,便告退了。”青木流沅也并未多问,缓缓起身,笑得淡定从容。

    话至此处,她便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浅黄色纱衣摇曳,风中留下了一缕樱花香,令人流连忘返、心向神往。

    这樱花香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清新,优雅脱俗,与芷的那魅惑妖香截然不同,是勾人心弦、诱人魂魄的,各有千秋。

    在青木流沅离开后,安潇湘才四下扫视一眼,发现屋内只有春香。她让春香拿了那笔墨纸砚来,亲手写了一封信,交给淼沝水,“来,让海东青将信送回去。”

    “你确定?”淼沝水面色有些抽搐与不敢置信,同方才的安潇湘一个表情。

    而淼沝水身侧的春香虽一言未发,但那表情却足以说明她的不敢置信。

    安潇湘方才写信时不遮不掩,它们方才可瞧的很清楚,那信盏上只有一个字。

    “滚!”

    若是这信被送到了皇的手中,淼沝水与分享,仿佛已看见了皇震怒的模样,以及黑沉如墨的脸色。

    安潇湘的脸色也并不怎么好看,直接便道,“让你送就送,哪那么多废话?”

    淼沝水当即便点头,细心又耐心地将信盏一折又折放入了信封中,拱手退下,隐入了黑暗中,无人看见她是如何消失与离开的。

    客如潮水滚滚而来,又到了安柚茶坊的高客流量时段,春香听见有人唤她,也慢慢退出了房门,下去招呼客人。

    “主子,不好了。”此时橙子与墨白推门而入,那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怎么了?”安潇湘不徐不疾地将袖口中的信抽了出来,头也未抬一下,便将那信放在了烛火上烧了。

    墨白眼尖,不小心瞧清了上头的字,一言未发的抽了抽嘴角。

    只见上头写着:能不能借我一两银子?

    橙子并没有看到眼前的情景,自顾自地说道,“我们这一头可乐大卖,明香茶坊那一头竟也效仿我们,将茶水一文钱一碗地卖出去了。”

    这是传统的薄利多销,明香茶坊是在钻空子,知道它们要按数量来分胜负,便将茶水都降到最低价,一碗一碗的卖出去,足够聪明,也足够小人。

    “这才第一日便耐不住了?”安潇湘不急不徐地摇了摇头,站起身便往外走去,“既然他们会使手段,我们也可以使手段,去将上回那说书先生请来安柚茶坊,凡是听书喝快乐水的,一律打两折。”

    墨白与橙子疑惑脸,“两折?”

    “就是一个铜板,他能折上折,我安柚茶坊也能折上折。”

    那说书先生的价格可不便宜,也并不是人人都能听得到的,爱去哪说便去哪说,寻常人可都请不动的,若让他来捧场,安柚茶坊的生意必当红红火火。

    墨白点头,立即便去办了这事儿,而橙子则与几个伙计,随着安潇湘上了街。

    头一批快乐水制作完成,耗费了数十万金,去做出这批可乐,若是不将之售完便浪费了。

    毕竟古代与现代的保鲜程度是不一样的,那出的冰箱可以摆上一年,这处可是半个月便报废了。

    安潇湘亲自沿着街走了一圈,将快乐水一杯一杯的赠予行人,黑衣的名声与快乐水的味道,成功征服了众百姓,纷纷要前往安柚茶坊购买快乐水。

    一时之间,安柚茶坊便处于爆满的阶段,人山人海,有人奔着黑衣来,有人奔着说书先生来,有人奔着快乐水来,那队伍直从安柚茶坊的门口排到了城门口。

    越走越累,安潇湘也忍不住喝了一杯快乐水,坐在街头歇着。她擦了擦额角的汗滴,也递给橙子一杯快乐水,问身侧的伙计,“这是到了何处?为何人越来越少了?”

    伙计也是汗如雨下,却仍是毕恭毕敬地回答,“那人再往里头走,便是万民窟了,听闻是从外逃难进来的难民居所,里头又脏又臭,实在不是个好去处。”

    万民窟,是懿城中的贫民窟,里头住着的都是逃难的百姓。

    “同为天下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安潇湘略一思索,并不在意,“既是分发给百姓的,那他们也应当有份,都将快乐水拿去分给他们,也让他们快乐快乐吧。”

    安潇湘的善心很快打动了伙计,让他们感叹道,“大人,您真是个好人,小的之前竟还听信谣言,误以为您是…您是…”

    说到此处,伙计的脸色已然变得涨红,却再也说不出口。

    安潇湘倒是没注意过这些谣言蜚语,此时有些好奇,询问道,“是什么?不必害怕,如实告知便是。”

    几个伙计面面相觑,却尽然是满面不好意思,终于有个胆大的站了出来,“大人,对不起,我们先前还以为您是那妖女的嫡亲妹妹,一直耿耿于怀,实在对不起。”

    这番言语便让安潇湘有些诧异,却心情也低落了几分。她问道,“妖女的妹妹怎么了?为何你们会这样认为?”

    伙计这番言语真诚,让安潇湘有些诧异,却心情也低落了几分。她问道,“妖女的妹妹怎么了?为何你们会这样认为?”

    若无人提这事儿,她倒是真忘了这茬事儿。她所做的一切,一半是为了夺回她的权与财,另一半则是为安潇湘赎清这些罪孽,才不惜散尽金钱,帮助懿城中的每一个百姓。

    说实在话,即便安潇湘有妹妹,这一切也只是安潇湘的所作所为,也与安潇湘的妹妹,并无多大的干系,但是人们就是这样爱屋及乌。

    一切的谣言皆是由宫中传出,她也的确在宫人面前说过,自己是安潇湘的妹妹安黎明,却没料到宫中的人口不严实,竟将这的消息散播了出去,即便身份是安潇湘的妹妹,也已被传得沸沸扬扬。

    几个伙计似也想到了这一点,面面相觑之下,谁也没有说话。

    静默已久的橙子摆了摆手,吩咐了一句,“走吧,去万民窟。”

    伙计们点了点头,便跟随队伍一起去,到了万民窟,却没想到被官兵拦了下来。

    万民窟被官兵包围得水泄不通,领头人见是安潇湘来了,恭敬地道,“赌学官大人,此处的难民狂暴,怕伤到了您,您还是请回吧。”

    安潇湘探了探头,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巷口,万明窟沉静地一根针落下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连半个人影也看不到。

    好歹黑衣也是个赌学官,算夏国的一员官名,所以寻常低阶的官员,还是得恭恭敬敬向她摆个手行个礼。

    安潇湘微微颔首,让伙计给几名官员也分发一下快乐水,又多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封的?你们这般封锁围堵,里头的百姓怎么办?”

    包围成这样,里头的百姓根本无法正常生活,进出两难,根本是要将他们逼上绝路。

    那官员摇了摇头,也是满面不知情的模样,“此处已封了半年有余,我们也是听命行事,不敢揣测大人的心思。”

    如此官方的答复,让安潇湘也无法说些什么。锁都锁了半年了,里头的百姓也不知还活着多少。

    安潇湘思索再三,还是转身离开了。她又不是圣母,这些个难民与她何干。

    官兵们都喝过了快乐水,纷纷与安潇湘道谢,又站回了原处的岗位。

    走完一圈后,安潇湘只感觉自己的腿都不属于自己了,却还是不能停下,马不停蹄的去了灶房,最新一批的快乐水又要出炉了,她必须亲自监督,才能不让这些快乐水失了原本的口味。

    忙碌了一天,自己的肚子都忍不住叫了起来。安潇湘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叹息道,“不争气的东西,你就不能再忍一忍吗?”

    春香实在看不下去,上前劝了一句,“姑娘,您先去用膳吧,这一头交给我就可以了。”

    刘言弱弱地点了点头,默默说了一句,“大人,即便是您不饿,这些个忙了一整日的伙计也饿了,即便是那说书先生也并非圣人,不用吃饭喝水的呀?”

    屋另一头,橙子已摆好了膳食,也差人过来问候,“大人,您什么时候忙完?姑姑在等您用膳。”

    快乐水制作到尾声,但离制作完成还是需要一两个时辰,等她做完,饭都凉了。

    见一屋子人都在等着自己,安潇湘也只能点了点头,跟着下人出去了,临行前她又吩咐了一句,“若快乐水冒泡了,你便用那勺子搅一搅,它煮沸了,你便将炉火给熄了,放凉了便好。”

    春香点头,“姑娘放心,我会看护好的。”

    见如此,安潇湘便点了点头,放心地离开了。

    这一批快乐水也是对春香的试探,她相信若春香有问题,迟早会露出马脚,但至少此时不会动手脚,毕竟这一批快乐水也是至关重要的,但凡春香有点脑子,也不会让这批快乐水出岔子,反而会用尽毕生的心血来看护。

    安潇湘离开后,灶房内只剩春香与刘言面面相觑地站着,良久也没有说话。

    刘言见春香盯着那正在冒泡的快乐水,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姐姐,您要不要歇会儿?从早晨您就没有合过眼了。”

    为了这次快乐水的发布会,春香也是耗尽心血,一早便在准备着,亲力亲为的将快乐水端上端下,一分一毫都没歇过。

    春香缓缓点了点头,便靠在灶房内的桌案上小愜了一会儿,刘言便上前掌勺,按安潇湘所言,尽心尽力的搅拌着可乐,生怕出了岔子。

    而此时,门外响起一阵声响,刘言慢慢的回过了头,便见门外站着一名星云女子,他认出来了,此人正是方才青木流沅身边的侍女雅子。

    雅子身着星云轻薄服饰,惹得刘言好一阵面耳赤红,丝毫不似数月前地下赌庄中那游刃有余的老手,仿若一年都没见过一次女孩子一般红了脸颊。他看了一眼正在浅眠的春香,结结巴巴的小声说了一句,“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雅子微微俯首,行了个礼。她抬头看了一眼疲乏的春香,也并未将她吵醒,配合着刘言小声说道,“流沅格格方才回到南宫,越想越觉得这快乐水无比美味,想让牙子带两盅回去品尝。方才本想去拜会黑衣大人,却见她正在用膳,不便惊扰,便径直来了此处,刘言大人应当不会怪罪雅子吧?”

    刘言摇了摇头,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不会不会,只是此处也没有制好的快乐水,您可以去厢房中等一等,我这便差人将快乐水送去。”

    “是,”雅子应下,却并未离开,而是探了探头,看了一眼刘言正在搅拌着的黑色液体,露出惊叹的神色,“刘言大人,您这是在做快乐水吗?”

    刘言这辈子还真没被叫过大人,一听这雅子连叫他两回大人,他当即兴奋的找不着北了,嘴角都咧到了后脑勺。

    “是啊,雅子姑娘。”挪开两步,让雅子瞧的更清楚了些,手却仍握着那大大的勺子,均匀地搅拌些。

    雅子佯装好奇一般,上前两步踏入了灶房内,站在了刘言身侧,问了一句,“也不知道这快乐水是用什么做的,味道能如此甜美。”

    “这个…黑衣大人还真没有同我们说过,实在不好意思。”刘言又用勺子挖起了两瓢,又顺着哗啦啦倒了下去,将快乐水的甜香味散发而出。

    “无妨,那刘言大人能给我搅一搅吗?看起来好似很好玩的样子。”雅子笑容甜美,让刘言毫无防备之心,便将勺子交了出去。

    掌勺看似简单,但搅上一个时辰却是个累活,并不好玩,此时交出了勺子,刘言也忍不住揉了揉酸痛的手臂。

    雅子轻轻搅了几下,又就着勺子嗅了嗅快乐水的味道,感叹了一句,“果真香甜,不愧为快乐水,喝了便能有快乐的感觉呢!”

    说罢,雅子便将勺子放下,轻轻拍了拍手,又极知礼数地弯身行礼,大大满足了刘言的虚荣心,“既然刘言大人有要事缠身,雅子便去厢房等待快乐水,告辞。”

    说罢,雅子便我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留下满面痴笑的刘言。

    自从那一日之后,刘言便收敛了许多,再未去过赌庄之类的地方,今日还是头一回与姑娘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实在忍不住心神荡漾。

    刘言却不敢走神多久,雅子刚消失在视线之中,他便反手又抄起那大勺,重新掌勺搅拌起快乐水。

    ……

    此时,安潇湘方采用完膳,打算午睡一会儿,便被一阵喧哗声引开了注意力。

    橙子又一次开门,“主子,又不好了。”

    安潇湘有些迷茫地打了个哈欠,坐起身看向橙子,“怎么了?明香茶坊又怎么了?”

    又一阵脚步声传来,墨白与一个鼻青脸肿的人站在了门外,喘着粗气,“这…这一回不是明香茶坊,是望月楼!”

    “望月楼?”

    安潇湘此时才想起,早晨时她便带着一大群人去砸了场子,一直未来得及收拾望月楼那个妖孽。

    而墨白身后站着的那个人又极其眼熟,似乎就是早上那堆砸场子的人其中一个。

    此时那人鼻青脸肿的模样,险些让安潇湘认不出来。他显是来得匆忙,上气不接下气,“方才…方才那个小白脸报了官,我们的弟兄全都被抓进了官府!”

    “啥?他居然还敢报官?”安潇湘不敢置信,直接起身便往外走去。

    橙子皱眉,“去官府还是望月楼?”

    “不行,两边都不能去。”安潇湘顿了顿脚步,又往回走。

    此时明香茶坊与安柚茶坊交锋地正厉害,根本无暇顾及望月楼那个妖孽,若此时再传出一些流言蜚语,将安柚茶坊陷于不义之地,这场赌约怕是会不战而败。

    安潇湘再略一思索,“墨白,你带着令牌将弟兄们接回军营,至于望月楼那个小白脸,先不要管他。”

    首当其冲是先解决明香茶坊,再解决望月楼,所以先将它摆在一边儿置之不理才是明智之举。处理了外忧再处理内患,在世人眼中,望月楼与安柚茶坊至始至终都是一体的,所以可以暂且不提。

    但明香茶坊是实打实的来抢生意,她实在无法坐视不理,而且战帖今日才下了下去,她怎么可能认输?

    虽说砸场子的人是黑衣,早已传遍了整个懿城,但若她真的亲自去领了人,那便是真的承认了,流言与亲口承认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把柄这种东西自然是越少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