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曹家逆子 > 第793章 甘宁的决心
    帅帐之中,不等手下文武到来,曹操便迫不及待的问道:“情况如何?”

    令旗兵取出装信件的竹筒双手奉上,说道:“张辽将军与麴义在柳城外大战一场,成功击败袁军和匈奴联军,斩敌数十万,缴获战马三十万匹,牛羊无数,这是详细战报,请主公查阅。”

    “什么?”

    曹操猛的瞪大眼睛,直接从茶几上跳了过去,一把抢过毛八年刚接到手的竹筒,连封口火漆都懒的检查,迫不及待的打开。

    战报延续了曹昂的一贯风格,写了足有十几页,事无巨细又臭又长,曹操展开卷成圆筒的信件一个字一个字看,尚未看完便激动的跟羊癫疯犯了似的,浑身开始哆嗦起来,到最后更是忍不住仰天大笑,笑声忽高忽低,抑扬顿挫,格外瘆人。

    恰在此时,荀攸郭嘉,曹纯于禁等文武走了进来,见曹操那个样子顿时面面相觑,愣了片刻才问道:“主公咋了?”

    毛八年两手一摊,做无奈状。

    众人不明所以,盯着曹操手中书册眼中满是好奇。

    能把一代枭雄激动成这样,信中内容绝对不简单。

    这种情况他们也不好意思上去抢夺,只能强压好奇耐心等待。

    等了足有半刻钟曹操才回过神来,将书册递给毛八年说道:“大家都看看吧。”

    荀攸郭嘉等人呼啦一声全围了上来,无数脑袋凑到一起,盯着书信不断发出倒吸凉气之声。

    曹纯不等看完便离开人群,走到曹操面前激动的说道:“三十万匹战马,刨过重伤无法服役的至少还有二十万,二十万战马就是二十万骑兵啊主公。”

    兖州缺马,获取战马的渠道被袁绍堵的死死的,骑兵一直发展不起来。

    这个时代,骑兵才是兵中之王,没有骑兵,曹军对上袁军就没有底气,这也是袁绍看不起曹操,曹操忌惮袁绍的主要原因。

    没办法,手里家伙不硬,腰杆子挺不直啊。

    曹操手中能让袁绍忌惮的只有虎豹骑,上次袭营还折损了三千,如今连五千都凑不齐。

    这批缴获的战马不需要多,只要送回一半,曹纯就有把握将虎豹骑扩充几倍。

    几倍啊,能不激动吗?

    曹操已经回过神来,背起双手平静的说道:“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区区几匹战马就把你激动成这样,以后还怎么做三军主将?”

    曹纯:“……”你刚才什么德行大伙又不是没瞧见,至于这么装吗?

    他不敢反驳,灰溜溜的退后准备继续看信,转身一瞅,刚才的位置早被人占了。

    想看,排队。

    曹纯那个气啊。

    又等了许久,郭嘉几人终于看完,将信递给后面没看着的人,上前唏嘘道:“司马懿火烧肥如,张辽夜袭袁营,庞统策反右贤王,这一仗打的漂亮啊,足以载入史册了。”

    荀攸接过话茬说道:“不错,此战之后袁军在幽州的精锐尽丧,匈奴损失惨重又祸起萧墙,对少主再形不成威胁,张辽此刻已率军南下渔阳,幽州战局一片大好啊。”

    “可惜……”郭嘉又是兴奋又是心疼又是遗憾的说道:“此战黑袍军的损失也不小,短时间内再拿不出更多兵力,否则一举拿下幽州都有可能,主公,能否走海路,给辽东调过去一支兵马?”

    幽州这块肥肉已到嘴边,他甚至都闻到了肉香,不吃下去,馋的慌。

    曹操双眼猛的睁大,眼中射出前所未有的贪婪之光,思忖片刻又迅速暗淡下去,苦笑道:“海军都去打张允了,没船啊。”

    提起此事他对曹昂就一阵牙痒痒,陆上战争都没打完,你撩拨张允干什么。

    甘宁这一走,彻底断了辽东与徐州的联系,害的他无法及时支援,白白错过大好战机。

    这个逆子,做事越来越随心所欲了。

    他看向毛八年,不死心的问道:“甘宁那边有消息吗,战事什么时候能结束?”

    毛八年摇头道:“尚未有消息传回,海上不比陆地,不好传递呐。”

    荀攸出列道:“主公,东海郡不是还有一支民港吗,要不先把那些商船征用一下。”

    曹操点头道:“这主意不错,给程昱传令,能调集多少兵马调多少兵马,调好之后交给东海郡守鲁肃,让他带去辽东。”

    “喏。”

    毛八年躬身一拜,离开传讯去了。

    曹操继续道:“整军备战,现在该我们上了,无论如何也要将袁绍的主力留在官渡,不给他支援幽州的机会。”

    “喏。”

    众将同时躬身,正要退走毛八年去而复返,走进帐中说道:“主公,袁绍特使逢纪求见。”

    曹操:“……”已经转过身的众将又转了回来,郭嘉笑道:“属下所料不错的话,逢纪是为袁谭来的。”

    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

    曹操冷笑道:“恐怕不止,宣。”

    毛八年再次离去,没多久便带着逢纪归来。

    逢纪不等毛八年介绍,走到曹操丈许外站定,躬身拜道:“下官逢纪见过丞相。”

    ……东海之上,近百艘大船一字排开,横扫而过。

    甘宁站在旗舰英明神武曹孟德号上,望着昌阳港方向豪气万丈的说道:“该死的张允,这一次老子跟你绝不共存于天地。”

    他是真被张允那个混蛋给气着了,伤还没好便开始为攻打昌阳港做准备,勒索完杨修勒索程昱,赖着不走撒泼打滚,各种无耻手段轮番使用,愣是从两个周扒皮手中讹来了足够物资。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以前战船当商船用,分散开来到处跑运输,他还以为没多少,下集结令后一骨碌跑来九十多艘,差点没把他给吓死。

    了解了自己的实力后甘宁飘了,毫不犹豫的带着所有战船杀了过来。

    正站在船头吹风,马震走过来说:“老大,距昌阳港不足百里了,什么感觉?”

    甘宁后槽牙咬的嘎嘣脆,恶狠狠的说道:“还能什么感觉,这次就算把所有战船全打沉了,老子也要拔了昌阳港这颗钉子,渤海是我们的,东海是我们的,整个海洋都是我们的,什么时候轮到张允这瘪犊子玩意耀武扬威?”

    在辽东待的久了,甘宁也张口瘪犊子,闭口扯犊子,一口的东北腔,吓的马震心头一跳。

    所有战船全部沉没也在所不惜,这得多大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