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下午放学,教室里越来越乱。

    江宿就像是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似的,微垂着头盯着卷子出起了神。

    直到放学铃响,整栋楼刹那间沸腾,江宿才慢慢的抬起眼皮,又看了一眼前面纤细的背影。

    他不懂女孩子之间哪来那么多话可以聊,她和白见一边起身拿着钱包和手机起身,一边还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两人经过他的课桌,往后门走去。

    还没下课就收到许述消息的江宿,也跟着起了身。

    白见先出的教室,林薇紧随其后,只是在她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人从教室里蹿了过来,速度很猛,动作很快,在擦过林薇身边的时候,还刻意的撞了她一下。

    林薇满心思都在白见那边,压根没察觉到问题,她瘦弱的身板被撞得往旁边踉跄了两步,脑袋冲着墙壁拐弯的尖锐处碰去。

    江宿几乎没有迟疑,就伸出手护在了她的脑袋上,他的手背结结实实的磕上了墙壁。

    “薇薇。”白见往前踏了一步,扶住了林薇。

    林薇站直了身子,看了眼跑开的人,虽然只是扫见了一道背影,但她还是一眼认出那是胡啸。

    “微微,你没事吧?”

    听见白见又传来的声音,林薇回神,她冲着白见摇了下头,就扭头看向了站在她身后的江宿。

    少年微垂着眼皮,脸上没什么表情。

    他刚刚替她拦了一下的手,已经揣进了兜里。

    “宿哥,宿哥……”教室外传来了嚷声。

    林薇扭了一下头,一下子认出是那晚,她趴在房顶上看到的那位喊”城主”的男生。

    男生也看见了她,先是愣了愣,随后眼神像是打了灯光般变得贼亮:“小前桌,你跟我宿哥有事要聊吗?你们聊你们聊,我不打扰了,我……”

    没等他把话说完,江宿出了教室,没什么人情味的抬手揪了许述的衣领,把他拖走了。

    林薇本来想问下江宿手有没有事,结果还没来得及问,当事人已经走了,她只能和白见去吃饭了。

    白见就一万事通,挽着她胳膊下楼的那会儿功夫,已经给她科普了一遍刚刚那位匆匆而来草草而去的主儿:“刚刚喊宿哥的那个人,叫许述,是三年级的倒数第一,他可以厉害了,连续三年稳坐他们那一届倒数第一,无人能敌孤独求败。”

    “他和江宿关系很好,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叫程竹,是艺术生,学声乐的,我们学校元旦联欢晚会,他是压轴的那一个……高三那个长得很漂亮的谢梦瑶喜欢他……离我们学校不远的职高老大喜欢谢梦瑶,之前还来我们学校门口堵过程竹……”

    透过白见传递出来的信息,林薇将周五那晚上趴在房顶偷看的那出戏人物关系理了出来,她纯粹好奇的随口问:“职高老大是不是黄毛?”

    “咦?你怎么知道的?”时常混迹学校贴吧的白见见过职高老大的照片,的确是黄毛。

    林薇心想,她不但知道,她还喊了大众书屋揍了他一顿,“啊?这还用问吗?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吗。”

    白见哈了一声,“也是哦。”

    林薇吃完饭,一进教室,就看到坐在最后一排的江宿戴着耳机正在打游戏。

    林薇经过他身后的时候,看了一眼他持着手机的手,右手手背上被磕出好几处伤口,有一处蹭掉了好大的一块皮,被他冷白皮衬的有点刺眼。

    林薇拉开椅子坐下,抽出英语卷子,提着笔在上面填了两个答案,就停了下来。

    下午他迟到了,透过她身边的窗户往教室里看的时候,被她发现了。

    她以为他会从前门进来,可她没想到,他竟然迟疑了下,然后就在楼道里站了一节课。

    仔细想想,他虽然迟到逃课、不写作业、从不学习,甚至连个书包都没有,但他好像只要来上课,迟到了进教室也是悄无声息的不会影响旁人,课代表喊着交作业哪怕他没写也会交了空白上去。

    他被传闻的很可怕,但如此可怕的他,从未影响过任何人,也从没让任何人为难过。

    都说他是校霸,可他和那些校霸一点也不一样,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校霸该有的戾气和蛮横,若是在他身上真找点负面的情绪,那就是颓。

    很颓。

    还带着一点厌世感。

    林薇收回神,提着笔又做了两道题,然后笔尖又停了下来,过了会儿,她放下笔,从桌兜里摸出手机,起身挤出了位置。

    “薇薇,你去哪里?”白见扭头问。

    “我去买点东西。”

    “要我陪你吗?”

    “不用了。”

    “……”

    林薇是踩着晚自习上课铃回的教室,今晚第一节晚自习被英语老师征用随堂考了,英语老师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第一节课考试,第二节课把大家的卷子打乱顺序随机一发,开始一边讲卷子一边让大家互相打分。

    还挺巧的,江宿的卷子落在了林薇的手里。

    不过没什么分可打,江宿这次连敷衍蒙个答案都懒得敷衍了,直接交了个白卷。

    英语老师没把卷子收回去,讲完卷子后,留了句错题抄三遍,让大家自主将卷子物归原主就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走人了。

    林薇刚想将卷子还给江宿,梁思晨拿着数学奥赛题又凑过来了。

    林薇的卷子在江宿的手里,他卷了卷卷子刚伸胳膊递给她,就被梁思晨打断了,他顿了两秒,收回动作。

    梁思晨这次的问题有点多,江宿盯着前面共用一张桌子的两个人看了会儿,就踢开身后的椅子,站起身。

    他把卷子往林薇桌子上一丢,一句话都没说,拿着手机准备走人。

    正讲着题的林薇,扭了下头,她对着梁思晨说了句“稍等会儿”,就开口喊住了江宿:“江宿。”

    江宿扭了下头,眉眼有点淡。

    林薇将手伸进桌兜里鼓捣了几下,然后伸长胳膊将他的卷子递了过去:“你的英语卷子。”

    江宿视线落在了她的手上,他停了两秒,退回到位置上,接走了卷子。

    林薇转身继续给梁思晨讲题。

    江宿捏了捏卷子里夹着的东西,坐回到位置上,将卷子摊开。

    卷子里裹着好几个创可贴,其中一个创可贴的纸上写着一行数字:18*******20

    ……留个电话号码,就算熟了。

    ……18*******20

    PS:熟了熟了熟了~晚安啊各位宝宝们~孑风洗陈超话里自取宿宿和薇薇的Q图,这次的Q图萌翻了!!!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