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了一颗纽扣的关系。”

    顿了下,江宿又说:“在电梯里。”

    在电梯里,她解开了外套最上面的一颗纽扣,亮出里面毛衣给他看。

    解了一颗纽扣……许述脑海里瞬间闪过一系列十八禁的镜头。

    还是在电梯里……

    刺激。会玩。

    许述完全忘记了他脑补出来的各种画面里的女主角,在一分钟之前还是他的女神。

    “我靠,宿宿,你什么时候脏的?”他越想越沸腾,“你po处居然不告诉我们一声,我好给你敲锣打鼓拉横幅庆祝一番,顺带着昭告天下,我宿哥是被人用过的宿哥了……”

    “滚,”江宿踹了许述一脚,顺势夺走了他的手机。

    “我一直以为,我宿哥会当一辈子和尚的,没想到他居然这么野,还没成年就不干净了,宿哥,你也太心急了,人小姑娘都还没长好……”

    江宿按着许述的手机,又抬了一次脚。

    这次他踹的力道有点大,直接将许述踹趴进程竹的怀里:“说话给我把点门,信不信我揍你。”

    江宿是那种能不浪费表情,绝对不会浪费一丝表情的人,所以绝大多数都是木着一张脸,让人摸不清他的情绪。

    但许述跟他熟,能听得出来他哪些话是玩笑话,哪些话是认真的。

    ……比方这次就是认真的。

    别人不了解江宿,他可是很了解的,江宿绝对没有大家传的那么坏脾气。

    他和江宿在一块玩了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回江宿用这么认真的口气跟他讲话。

    许述有点吃惊,他和程竹对视了一眼,从程竹的眼底也看到了同样的惊讶,他消化了五秒前,不可置信的望向江宿:“宿哥,你心动了?”

    “动你麻痹。”

    江宿将手机往许述怀里一丢,抬手拉起帽衫扣在脑袋上,走人了。

    江宿走了,许述和程竹也紧随其后各回各家了。

    在大家分别回家的路上,许述在群里发了条消息:我的照片呢?我收集了一千多张美女照全没了。

    江宿看着屏幕上方弹出来的消息提示,不紧不慢的抬手往上轻拨了一下,忽略掉许述群里的狂轰滥炸,继续往左一下又一下的划着屏幕看小隔壁等公交车的照片。

    …

    林薇不是矫情的人,江宿既然把卷子塞进了她的包里,她毫不客气的凭着记忆把答案重新默写了一遍。

    林薇也不是不知恩图报的人,江宿帮了她,做为回报,她帮江宿把数学作业帮忙写了。

    日常刷卷子,林薇习惯性用铅笔,鉴于江宿数学随堂考只有两分的水平,林薇为了逼真点,把脏掉的那张卷子写好的答案全都擦掉后,学着江学渣答题的思路,选择题全选C,填空题全填0。

    第二天周一,林薇和平常一样,六点钟起床,六点二十准时出门。

    进电梯之前,她看了眼江宿的密码门,稳稳当当的关着,没有任何要打开的迹象。

    早自习开始之前,林薇往后看了一眼,江宿还没到,第一课过去了,第二节课过去了,大课间升旗仪式全校师生都去操场集合了,江宿依旧没来。

    直到第三节课快上完的时候,江宿来了,他沿着楼道慢慢悠悠的从后门晃进的教室,他没打报告,正在讲课的物理老师见他没怎么闹出动静,当他不存在般,嘴里的课题停都没停。

    也不知道江宿是真困还是假困,坐在位置上后,将帽子往脑袋上一罩,就趴在桌子上动也不动了,就连第三节课结束,课间闹成一团,他跟没听到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过,在第四节课上课铃响了之后,班里出了点事。

    周一上午的第四节课本来是生物课,但是生物老师今天有事请假了,这堂课就成了自习课。

    一班虽然是尖子班,没了老师,纪律其实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好。

    林薇虽然是纪律委员,但大多数只要不过分,并不会刻意去维持班级纪律。

    闹事的并不是传闻极其多极其可怕的江宿,而是胡啸。

    哪个班都有那么一两个刺头,哪怕就算是一班这种学霸班,也有难搞的学生。

    在江宿没进这个班之前,胡啸是大家最不想招惹的存在。

    胡啸学习成绩并不差,但他性格很不讨喜,一点鸡毛蒜皮的小矛盾,能跟你纠结个没完没了。

    就像是今天,事情其实很简单,上课铃响了,从洗手间回来的宋倩倩有点匆匆忙忙,回位置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胡啸的桌子,把他堆得很高的一摞书撞落在地上。

    “你干嘛?!”趴在桌子上正在做题的胡啸,下一秒就炸毛了。

    宋倩倩吓了一跳,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弯身开始帮胡啸捡书。

    胡啸这人就这样,没理都不饶人,更何况得理,他坐在位置上看着宋倩倩帮自己拾书,不但没搭把手,还咄咄逼人了起来:“宋倩倩,你知不知道我那些书都归着类呢,我里面夹了好多知识点,你这么给我一撞,全撞乱了。”

    “对不起,对不起。”宋倩倩将捡起来的书,放在了胡啸的桌上。

    胡啸一边检查自己的书,一边嘀咕:“对不起有什么用啊。”

    宋倩倩不知所措的对着胡啸又道了一遍歉:“对不起。”

    胡啸看都没看宋倩倩一眼,宋倩倩讪讪的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

    此事原本到此可以结束了,谁知胡啸归类书的过程中,故意把每本书往桌上摔的很大声,时不时地还发一句牢骚。

    “真是烦死了。”

    “好好的一堂自习课就这么被毁了。”

    “丧气!”

    “……”

    一班虽是尖子班,老师若不在,纪律其实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好。

    身为纪律委员,林薇其实很少管纪律,眼看着上课十分钟了,胡啸还没罢休的意思,时不时搞出来点动静,班里不少同学情绪渐渐都有点浮躁起来了,林薇推算着化学题,声音很轻的开了口:“大家安静一下。”

    班里气氛稍好转了一些,但也只是一分钟,胡啸将书摔得更响了,嘴里时不时地冒出“艹”,“靠”之类的脏字:“恶心死了,真他妈的恶心。”

    林薇写着化学公式的笔尖停了下来,她默了三秒钟,开口的语气依旧很温软:“胡啸,麻烦你稍微安静下,不要影响其他的同学,谢谢。”

    “我怎么影响其他的同学了?平时自习课,班里那么多人说话,你怎么不管?现在你摆什么班干部的架子?”

    林薇垂着头,盯着卷子的眼神有点凉。

    “再说,刚刚说话的就我一个吗?不也有其他人在说话吗?你怎么不点他们名字?你……”

    “哐啷——”

    随着一声巨响,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江宿站在了胡啸跟前,伸手揪住他校服衣领。

    胡啸懵了下:“……”

    江宿在桌上随意抓了几张纸,用力的揉吧了两下,塞进了胡啸正准备发音的嘴里:“嘘。”

    PS:有1W字的古文,急要,导致这两天的宿宿的更新成了大半夜,昨晚一夜没睡的我,真的扛不住了,先去休息了,睡醒了见~另外宝宝们,记得去孑风洗陈超话提取薇姐最新的Q图,贼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