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喜欢你我说了算(江宿林薇) > 第10章 上课交头接耳扣2分
    “……”

    神经病啊?

    林薇抬头望去。

    大概是因为卷子被毁,又被人说了风凉话,小前桌的眼底带着微许怒意。

    不过在她碰触到他的视线之前,她漆黑的眼底已经变成了平时乖巧柔怯的模样。

    江宿又有点想笑了。

    见过变脸的,没见过像她这样秒变脸的。

    十几岁的孩子,绝大多数都不善伪装的,甚至连一些最基本的坏情绪都藏不住。

    可他这个小前桌倒好,藏得滴水不漏。

    还真是能带给人层出不穷的惊喜啊。

    江宿迎着林薇的目光,波澜不惊的往前踏了一步,拉开自己的椅子,缓缓地坐了下来。

    林薇看着他,他好整以暇的回视着她。

    两人隔着一张桌子,静静地对峙了一会儿,林薇清醒过来。

    这后桌有主了,不再是她可以为所欲为的后花园了。

    有点尴尬的林薇,顾不上跟他计较刚刚他隔岸观火的风凉话,直接抓了卷子和草稿纸转过身,趴回到了自己桌上。

    林薇刚坐好,椅子就被轻轻地敲了两下。

    她没理身后的江宿,过了一小会儿,江宿拿着笔戳了戳她的肩膀。

    不想回头的林薇,撕了一块草稿纸,写了一行字,折叠了下,放手放在了后面的桌上。

    江宿盯着纸条看了两眼,收回了正准备戳林薇肩膀的笔,拿起纸条打开。

    ……上课交头接耳扣2分。

    江宿野着一张脸,看了眼不少交头接耳的同学们,拿着纸条将林薇遗漏下来的那块奥利奥一包,扬手稳稳地丢在了林薇的笔边。

    林薇笔尖停顿了下,打开纸条,看到里面的奥利奥,默了几秒,又重新包起来,塞进了课桌的垃圾袋里。

    林薇以为完事了,继续提着笔做题,结果刚写了个公式,她的椅背又被敲了两下,她装作听不到,然后肩膀又被一支笔轻轻地顶了两下,被骚扰的有点不高兴的她,放下了笔,刚想转身问他到底要怎样,一张纸团稳稳地落在了她的面前。

    “……”

    林薇暗吸了一口气,维持着自己乖乖女的形象,缓缓地拆开了纸条。

    很潦草的一行字,落入了她的眼底。

    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五个字还夹着一个拼音:我的juan子呢?

    林薇:“…………”

    三秒后,林薇翻开自己的卷子,发现下面还压着一张一模一样的卷子。

    她居然把江宿桌子上的那张卷子当成了自己的卷子给写了。

    林薇盯着被自己弄脏的那张卷子看了几秒,突然有了想法。

    还好她喜欢私下做卷子的时候,最后才写名字。

    这张卷子被她弄脏了,她正发愁怎么办。

    学校的老师都互相认识,她不想被曾减训,更主要的是怕传到宋锦耳朵里,让宋锦以为她不够乖。

    林薇想了又想,拿着那张被奥利奥弄脏的卷子,转了身:“江同学?”

    江宿跟没听见似的,没个正行的靠着椅背,不说话。

    林薇放软了语调,又开口:“江同学?”

    江宿停了两秒,掀了下眼皮,总算有了反应。

    就在林薇以为他要跟自己讲话的时候,她看到他拿起桌子上的笔,在他考了2分的卷面上,狂草般的写了一行字:上课交头接耳扣2分。

    林薇:“……”

    碍于有事商量,林薇没跟江宿计较,她回身趴在桌子上认认真真的写了好一会儿字,然后折叠成小方块,轻轻地放在江宿桌上,慢慢的推到了他的面前。

    她看他没接,就拿着笔尖将纸条又往前拱了拱,一时没收住力,纸条掉在了他的腿上。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将纸条拿了起来,然后在她期待的注视下,慢慢悠悠的打开了纸条。

    “江同学:

    你不想总交白卷,被老师各种扣分吧?

    所以我们商量件事呗,我刚刚做的那张卷子,当成你的好不好?

    这样你既不用扣分,还不需要做数学卷子了,也能顺便帮我个忙。

    一举三得。

    这个提议是不是很棒棒?

    你的前桌林薇。”

    林薇……

    江宿盯着这两个字顿了片刻,将纸条往桌兜里一扔,然后胡乱抽了一个本子出来,随便翻开了一页,唰唰唰的在上面写写画画了一会儿,就将本子推到了林薇面前。

    “林同学:

    我就喜欢交白卷。

    宿。”

    宿你妹啊宿。

    她跟他有那么熟吗?

    他备注个宿。

    林薇盯着“我就喜欢交白卷”沉默了几秒,将纸条撕烂丢在了垃圾袋里。

    懒洋洋的靠着椅子,长腿蹬倒林薇椅腿的江宿,看到这一幕,心情莫名有点愉悦。

    小野猫要野起来了?

    半分钟后,小野猫又递给了他一张纸条。

    江宿有点期待的打开。

    “江同学,就当是帮帮我忙啦,拜托拜托拜托。”

    居然没野起来?

    江宿略感失望,他默了会儿,又抛了张纸条给林薇。

    “我和你很熟?”

    林薇盯着这五个字张了张口,有点反驳不出来。

    缩写帝说的没毛病,他和她的确不熟。

    都求了人家两次了,人家不想帮忙,再求下去就讨人嫌了。

    虽然她觉得身后那位真的挺欠的,但为了她的清华梦,她……选择忍。

    林薇提着笔,在纸条上又写了几个字,轻轻地放在了江宿桌上。

    江宿打开。

    “对不起,打扰你了,江同学。”

    小隔壁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会卑微的人。

    他以为她会发飙的。

    江宿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般,胸口莫名有些堵。

    过了不到五分钟,他又折了回来。

    他这样一进一出,闹出的动静有点儿大,惹得班里不少同学侧目。

    返校第一天就强吻了个女同学的神经病大佬,表情不太良善。

    教室的交头接耳,渐渐地停了下来。

    一团安静中,江宿持笔唰唰唰的本子上写了一阵儿,然后撕下那张纸,起身伸长了胳膊,将纸条塞到了林薇校服兜里。

    林薇扭头看了他一眼。

    少年默着一张脸,坐回了位置上。

    林薇收回视线,在同桌白见频繁投来的目光中,从兜里摸出纸条打开:“留个电话号码,就算熟了。”

    PS:啊啊啊啊妈妈我磕到糖了!!!!!!孑风洗陈超话,大家记得去互动呀!!不能不爱陈爷和秦狗哇!另外记得投票票和豆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