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喜欢你我说了算(江宿林薇) > 第26章 他果然病的不轻
    “我问你把钱都藏去哪里了?”

    “操。”

    一直被无视的陈展,暴躁的往前走了一步,将手冲着林薇校服的兜里伸去。

    这种情况,林薇每个月都会经历一次,她都司空见惯了,看都不用看陈展,就能知道他几分几秒要走哪个流程。

    她慢悠悠的在卷子上又填了一个选择题,然后才拿着手中的笔冲着身侧戳去。

    “卧槽!”陈展捂着被戳疼的手背,原地跳了一脚:“你他妈找打是不是?”

    林薇放下笔,将校服口袋扯出来亮给陈展:“我只有那二十块钱,你爸这个月还没给我生活费,不信你打电话问他。”

    林薇嘴上这么说,心底却想的是,找打的怕不是你吧?要不你爸,你早就不知道被打多少回了。

    林薇看陈展不走,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机:“你手机欠费了?给你爸打不过去电话?没关系,我来帮你打……”

    有人家的孩子懂事好管,就有人家的孩子叛逆难管。

    陈展就属于叛逆难管这一国的。

    不好好读书,天天跟一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陈南洲忙,没时间管教他,就管控他的生活费。且不说陈南洲究竟每个月给陈展多少钱,按照陈展这种浪的飞起的架势,给他多少钱他也能造完。总之就是一句话,反正陈展钱不够花,就算是把她的生活费一并抢了去,他还是不够花。

    不过有一点,陈展还是怕他老子陈南洲的,主要是怕陈南洲缩减他生活费。

    所以在林薇翻出陈南洲的电话,准备点拨出键的时候,陈展不爽的抽走了她的手机,往床上一丢:“那是我爸,我给我爸打电话,需要你帮?”

    陈展一边气势很盛的大放厥词,一边踢开林薇的书包,离开了她的房间。

    林薇放下笔,在椅子上坐了会儿,蹲下身把被陈展倒了一地的各种东西捡起来,重新塞回书包里。

    她拿起钱包的时候,打开往里看了一眼。

    里面空了。

    仅剩的那二十块钱,也被陈展顺走了。

    就连旁边零钱袋里的几个硬币也没了。

    林薇抱着书包,起身的时候,看到床底下面落了一张照片。

    她重新蹲回去,伸着胳膊掏了出来。

    照片有点小,也有点旧,里面的她很小,抱着她的母亲很年轻,母亲身边的父亲笑的有点憨。

    林薇盯着照片看了片刻,用袖口仔仔细细的将照片正反面都擦了一遍,然后把照片塞进自己的日记本里,拉上拉链丢在床上,重新趴回到书桌前做题了。

    陈展没在她这里讨到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林薇可清楚着呢。

    现在短暂的安静,无非是脑子不太好使得陈展在努力地跟自己狐朋狗友商量着怎么憋大招。

    果不其然,林薇把这张卷子做完,正准备对答案,门铃响了,随即客厅里变得无比热闹。

    陈展招呼了他的狐朋狗友来家里打牌了。

    客厅里的吵闹声,时高时低,应该是有人在抽烟,隔着门缝,烟味渐渐地侵入了林薇的房间。

    林薇捏着鼻子,写了半页作业,然后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哄笑声,她暴躁的将笔往桌子上一丢,打开窗户,对着窗外吸了两口气,然后就把桌子上的书本往书包里一塞,出了门。

    陈展每次都是选她月考结束的这一天,回家作妖,原因是他老子不在,宋锦在学校批卷子也不在。他总是这样,从她这讨不到钱,就会想尽办法的闹她,让她没办法写作业,也没办法好好睡觉。

    林薇从客厅经过的时候,林展叼着一支烟,笑的特别得意洋洋:“呦,妹妹,要出门呀?”

    谁他妈是你妹妹。

    林薇背对着林展,翻了个白眼,换鞋出门。

    从小区出来,经过马路,右行五百米,有个商场,商场一楼有家KFC。

    九点半的KFC已经没那么多人了,林薇进去后,看了眼自己的微信钱包,买个汉堡买杯可乐绰绰有余。

    找了个角落的位置,林薇一边啃着汉堡,一边拿着笔刷习题集。

    …

    晚上九点钟,许述嚷着肚子饿,在群里@了一边全体成员又@了一边全体成员的提议出来吃宵夜。

    全体成员就三人。

    江宿对这种出来吃饭一类的事很随意,他们说出来吃,他就出来吃。

    吃的是海底捞,就在离江宿住的小区不远的商场顶层。

    程竹九点四十才下声乐课,他们约了十点钟海底捞见。

    十点零一分钟,江宿从家里走了出来,没多远,走路也就十分钟,对于曾经有司机接送上下学的江大少爷来讲,这两天早上挤公交车已是他的极限了,所以哪怕就算是十分钟的路程,他也还是叫了一辆专车。

    付钱下车,江宿无视掉许述催问他到哪儿的消息,不紧不慢往商场里走去。

    经过KFC的时候,他隔着玻璃瞥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停了脚步,盯着一边吃东西一边做题的小前桌看了会儿,直到许述打来电话,他才进了商场。

    吃完海底捞,差不多已经将近十二点钟了。

    商场早打烊了,整栋楼黑漆漆的,搭乘海底捞专属电梯走出商场,江宿跟着许述还有程竹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他突然往商场另一侧望了一眼。

    这都十二点了,小隔壁应该撤了吧?

    车来了,许述拉开车门,和程竹一前一后钻进了车后排。

    许述见江宿站在路边,不动,落了车窗:“宿宿,上车啊。”

    江宿嗯了声,说:“你们先走吧。”

    “啊?不是说先把你送回家吗?”

    “不用了,”有风吹来,初春的深夜有点冷,江宿将帽子扣在了脑袋上:“我走回去,消消食。”

    车开走了,江宿一个人在街边站了会儿,突然就笑了一声。

    他果然病的不轻。

    绕着商场,转了半圈,来到亮着灯的KTV门前。

    里面很安静,点餐台只有一个人,因为没有顾客,坐在一张椅子上正在玩手机。

    江宿往前走了两步,隔着玻璃看向了小隔壁那会儿坐过的位置。

    ……她还在。

    PS:知道有些宝宝们要开学了,大家到学校好好学习哦!!另外卡牌里的那些高清图,我都上传到孑风洗陈超话了,大家可以去自提哈~然后记得推荐配和红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