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喜欢你我说了算(江宿林薇) > 第3章 割腕自杀
    冷着一张脸的江宿,眉眼不耐的开了门。

    林薇:“……”

    江宿:“……”

    楼道里出奇的安静,过了好一会儿,高出林薇近一头的江宿,微动了下头,瞥了眼林薇:“还真是个尽职尽责的纪律委员。”

    “……”

    林薇眨了眨眼睛,思绪总算从“这个世界怎么那么小,她跟这个脑子不太正常的后桌又碰上面”里抽了出来。

    她听得出来江宿这是在嘲讽她,不过她不打算跟他一般见识,主要是没那个功夫,她着急回去继续刷她那个审了三分钟还没思路的数学奥赛题。

    林薇张口,刚想解释来因。

    结果话都还没说出口,江宿一点机会也不给的往后退了半步:“分就那么多,你想怎么扣就怎么扣,不用来请示我。”

    说完,江宿“砰”的一声,将门甩上了。

    单听声音,挺暴躁的。

    林薇盯着眼前的门,“啧”了声,然后就抬起手,又按了一次门铃。

    江宿应该还没走开,很快门就被重新打开。

    不等他说话,林薇就抢先开口:“我不是来扣分的,我是来给你送水果的。”

    “……”

    江宿这才发现林薇手里端着一盘切的很精致的水果拼盘。

    林薇见他没接,往前踏了半步。

    靠的稍微近了一点,她闻见了他身上有着淡淡的水汽,他应该是刚洗过澡不久,在教室里趴着睡了一天,有点塌的头发此时干净利索。他脸上的刮伤和耳朵上的耳钉,依旧很抢眼。

    大概过了十几秒钟,江宿撩起了眼皮,将视线从果盘落到了林薇的脸上。

    他的眼睛生的很漂亮,眼型狭长眼尾微扬,只是眼神很戾,配上他脸上的伤,看起来有点野,有点颓,还有点病娇。

    他盯着她看了几秒,似是猜透了她的心思,“我不打女生。”

    林薇:???

    “更何况我也不在乎你扣的那几分,所以,不用来讨好我。”

    林薇:“……”

    牛逼轰轰的缩写帝,居然还是个神脑洞。

    她是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如何透过一盘水果,看出来她的讨好之意。

    林薇秉着同学友爱的想法,笑眯眯的对着江宿展开了解释:“我住在对门,是你的邻居,我母亲那边有这种风俗,邻居刚搬来的第一天,会送点小东西慰问下。所以我是慰问邻居的。”

    林薇将水果往前递了一下:“这位邻居,希望你在这里住的愉快。”

    江宿:“……”

    看着江宿说不出来话的样子,林薇心情爽了点,她笑的无比热情的将盘子往前又递了递,还友情提醒了句:“这位邻居,水果您慢用,吃完后,记得洗好盘子再还。”

    江宿抬手,又毫不留情的还了林薇一声“砰”。

    门又被关上了。

    林薇望了望紧闭的门,又看了看手里的果盘,心想,什么毛病。

    爱他妈吃不吃。

    林薇端着果盘,往家走,走到门口,她看着没送出去的水果,犹豫了一下,索性蹲在墙角,上手捏着水果往嘴里一块接着一块的塞。

    宋锦很少吩咐她办事,这次是真的抽不开身,才安排她过来的。

    就这点小事,她都做不好,她一定会心里不开心的。

    她不希望她不开心,也怕她不开心。

    好在那位脑子有毛病的缩写帝,是个不好相处的,宋锦跟他也不会有什么来往,水果送没送到,也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反正宋锦以为送到就好。

    林薇怕时间久了,宋锦出来看了究竟,水果塞的贼快,她也顾不上尝味道,就那么囫囵往肚子里咽。

    眼看着果盘见底了,只剩下最后一块哈密瓜,她拿着刚递到嘴里,旁边的门打开了。

    江宿出现了。

    手里还拿着个盘子。

    盘子刚洗过,正滴着水。

    林薇:“……”

    江宿:“……”

    楼道再次陷入了一团诡异的安静中。

    安静里掺着尴尬。

    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的那种尴尬。

    缩写帝不是不要水果,而是去洗盘子了?

    他去洗盘子,为什么不告诉她一声?

    现在水果被她吃完了,这下可怎么整?

    事已至此,林薇心想,自己总不可能把水果吐出来给江宿,当然,她也不可能由着气氛持续这么僵持尴尬着。

    她想了又想,最后将半送到嘴里的哈密瓜拿了出来,然后缓缓地起身,递到了江宿嘴边:“要不……剩下的这一块给你?”

    江宿不说话。

    林薇眨了眨眼睛,语气挺软的:“哈密瓜挺甜的,不信你尝尝。”

    林薇将手往上举的更高了一些,哈密瓜快碰到江宿嘴唇的时候,他突然抬起手,隔着校服攥住了她的手腕。

    他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看到林薇情不自禁开始脑补他会不会要打她的时候,他突然挑了下眉,要笑不笑道:“间接索吻?”

    林薇:“……”

    短短的十几秒钟,林薇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

    这次是明目张胆的调戏吧?她给他一巴掌,也不为过吧?

    刚刚哈密瓜就是半进她口中,她嘴唇也没碰到啊,不算是索吻,她要不要解释一下?

    不过她要是真给他一巴掌,他会还手吗?他看着挺不好惹的……

    林薇思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和平解决此事,只是她一个字都还没说出口,先看了一眼哈密瓜的她,扫到了他抓着她的手腕的手腕内侧。

    许是因为刚刚洗盘子的缘故,他的袖扣卷起了一些。

    他消瘦冷白的手腕内侧,有着一道蜿蜒扭曲的伤疤。

    伤疤很长,正中大动脉地方,看起来最严重。

    所以……她的后桌,新来的邻居,脑子不太正常的缩写帝,曾经……割腕自杀过?

    -

    1:325,陈恩赐生日,我送你个生日礼物,就是宿宿和薇姐。

    2:新书求灌溉,推荐票,留言,弹幕,我都要,分房后半期大家懒了好久,现在可以留言走起来了,排场啊排场,我们叶绿素,不,叶黄素的排场呢!

    3:孑风洗陈超话,喜欢你我说了算超话,是我们的游乐场。

    4:书评区置顶帖有活动,疫情期间不易寄快递,所以送钱吧!

    5:今天也是本宝宝的生日啦,书评区有个活动,各位大佬,凑到1W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