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喜欢你我说了算(江宿林薇) > 第20章 少年,好腰
    还没打完,手机震了一声,我要上清华发来了一个小人跪在地上咚咚咚磕头的表情包。

    江宿:“……”

    表情包是动态的,他没退出页面,小人跟机器人似的无休无止的磕着头。

    江宿挺有闲情逸致的给表情包配了个音:“南无阿弥陀佛。”

    想象了下林薇咚咚咚磕着脑袋念经的样子,江宿没忍住噗嗤的笑了一声。

    小隔壁显然是已经知道他是谁了,他也没必要在自报家门了,江宿按着屏幕把刚刚“我是江宿”这几个字删掉。

    小隔壁发来的表情包,太生猛,他真不知道该怎么接。

    他戳着自己现存的表情包翻了一圈,没翻到合适的,最后就索性动着手指,随便发了个标点符号过去。

    SU:……

    不知道是不是他回消息慢了,小隔壁那边好久都没反应。

    就在江宿以为小隔壁可能是睡下了,正准备切出微信,手机又震了一下。

    我要上清华:你写完作业了吗?

    江宿觉得这个话题,比小人咚咚咚磕头的表情包,来的更让他难接。

    大概是小隔壁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个话题后,发现更尴尬了,很快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我要上清华:我不该这么问。

    我要上清华:我应该问你,你知道作业是什么吗?

    江宿心想,省略号还真是百搭。

    刚刚合适,现在也挺合适的。

    SU:……

    这次的省略号过去后,成功的冷场了。

    江宿捏着安静的手机想了会儿,在输入框里敲了两字:你呢?

    我要上清华:什么?

    SU:作业。

    我要上清华:等会儿。

    江宿一脸疑惑地看着手机,实在想不通小隔壁回这样三字是几个意思。

    我要上清华:你开下门。

    SU:?

    我要上清华:快点,我有点冷。

    摸不透小隔壁心思的江宿,踩着拖鞋,走出卧室,穿过客厅,来到玄关。

    他刚将门打开了一道缝隙,楼道对面就传来了一道很轻的声音:“在这里……”

    江宿顺声望去,只见穿着睡衣的小隔壁,顶着蓬松凌乱的头发,冲着他招了招手。

    江宿一脸懵逼,他盯着小隔壁不断招呼的指尖迟疑了两秒,迈着步子走了过去。

    他刚站稳,小隔壁就一股脑儿往他怀里塞了一堆作业本练习册和卷子:“给你抄。”

    江宿总算明白小隔壁那句“等会儿”是什么意思了。

    她是怎么透过“作业”两个字,联想到他是在找她借作业抄。

    或者,他是哪里给她了一种他要写作业的错觉?

    江宿很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解释两句。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出声,小隔壁就压低了嗓音,不带喘气的又说了一通:“我数学作业和物理作业在学校写完了,没带回家,其他的作业都在这里了,我准备睡了,你抄完了,先把我作业放在你那儿吧,明天你帮我带学校去。”

    说着,小隔壁冲着他挥了挥手,“你快去抄吧,我不打扰你了,拜拜”,就将门关上了。

    江宿拿着各科作业,盯着紧闭的门,哑然了半晌,转身回了家。

    刚回到卧室,手机又响了。

    我要上清华:别全照着抄,会被老师发现的。

    “……”

    江宿绕着自己别说是找个课本,就连张纸和笔都找不到的房子扫了一圈,心想,我拿什么抄,咬破手指用血抄?

    江宿将作业往桌子上随便一丢,点着鼠标对着电脑继续打游戏。

    不知道是不是受小隔壁整这一出神来之笔插曲的影响,江宿游戏打得有点没滋味,在连败了两局后,索性甩开鼠标,拿起旁边的作业本翻看了起来。

    小隔壁的字写得很工整,跟字帖一样,很养眼,一看就是下了苦功夫练过的。

    她的练习册很整洁,纸张连个卷角都没有,跟他抽屉里的那些没碰过的练习册,唯一的区别就是,她的练习册上填满了答案。

    翻完了作业本,还没困意的江宿,改去玩手机,玩着玩着就翻到了小隔壁的微信。

    头像是清华校徽,朋友圈下的个性签名是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

    得,小隔壁是个清华迷妹。

    …

    第二天林薇一出家门,就看到站在电梯旁边,头靠着墙壁眼睛直打盹儿的江宿。

    她愣了下,停下脚步,还没问江宿怎么杵在这里,已经察觉到动静的少年,慢慢的睁开眼皮,看向了她。

    他没说话,指尖勾着个袋子,面无表情的递了过来。

    林薇接过去,扒拉着袋子往里看了一眼,是她各科作业,“抄完了?”

    “没,”江宿按了下电梯,他见小隔壁瞪着自己看,顿了下,又说:“没笔。”

    林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你昨天还问我要作业。”

    江宿瞥了眼小隔壁,见她大有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架势,安静了几秒钟,说:“……我只是单纯地问你作业写完了吗。”

    林薇:“……”

    真不愧是缩写帝,多打几个字能怎样?

    真不是她有意曲解他的意思,是平常被大家借作业借习惯了,听见作业两字,她条件反射递作业本。

    电梯到了,电梯门打开,江宿看林薇杵着不动,指了下电梯:“不走吗。”

    “走。”林薇踏进电梯。

    江宿站在外面帮她按了关闭键。

    林薇愣了下,下意识地按开了电梯门:“你不走吗?”

    江宿打着哈欠,正往家门口走,听见声音的他,往后扭了下头。

    他双手交叠过脑袋往上伸了个懒腰,随着他的动作,衬衣的下摆被带起,露出一小截腰:“嗯,等会儿走。”

    他腰间的皮肤白的晃眼,他看着很瘦,但一点也不瘦弱,肌肉绷得很紧,线条流畅明显。

    林薇只是看了一眼,就匆匆收回了视线,她“哦”了声,就松开了按着电梯的手。

    电梯门关上一路下行,她看着电梯上不断跳跃的红色数字,眼前又晃过了那一抹刺眼的白。

    她出电梯的时候,脑海里跟魔怔了似的,又闪过他的腰线,还伴着四个字。

    ……少年,好腰。

    PS:明早要扫墓,今儿先到这里啦~悼念逝者,致敬英雄,愿疫情早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