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豪门夫人又败家了 > 286:绝美的投其所好(一更)
    凤微希笑笑没说话,锦虞握着凤微希的手,也没说话。

    在他看来,这种一辈子的事情,只能做,不用说。

    因为说了也不知道结果。

    锦家奶奶和爷爷也不再多说,以后的日子是小两口自己过,他们不会过多的插手的。

    两位老人家兴致勃勃的看向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快打开看看希希送了你们什么。”

    凤微希送的两个礼物,不但贵重,价格不菲不说,还格外符合人心意,简直就是对症下药。

    这让大家都不由有些期待起来。

    锦承逸知道自家媳妇还在变扭着,倒是先一步笑着出声:“那我看看希希送了我什么。”

    拆开精致的长条盒子,哪怕锦承逸心中已有猜测,会是字画一类的东西,却没想到,竟然是东晋时期大书法家芝锡的草书作品。

    安泰贴,纵24.5厘米,横13.8厘米,共4行,41个字。

    41个字的周围盖满了几十方收藏鉴赏印章,可见其在悠远的历史长河中曾屡次易主。

    锦承逸眼底喜悦绽放,站起身拿着字画看了好半天。

    “竟然是芝锡的字画,这字画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希希,太谢谢你了,叔叔很喜欢。”

    锦承逸的有多喜欢,大家有目共睹。

    凤微希笑着:“叔叔喜欢就好。”

    其实这字画是她前两年为了延续生命时间值,无意中得到的。

    那时候她利用医术和画作疯狂敛财,敛财后,又疯狂的消费。

    普通寻常的消费,根本达不到拉长时间值的功效。

    她只能买玉石珠宝,买名家画作,甚至还买了无数名花培育的培育基地。

    这一次次的大手笔,才换来了她三年的寿命。

    那两年,锡邢几人知道她在搜刮名家画作和一些拍卖会上出现的珍品。

    知道她疯狂花钱,什么贵喜欢什么。

    给她提供了不少线索和帮助,所以一段时间下来,许多有价无市的东西,都被她给收缴,放在了空间里堆积成灰。

    昨天决定跟锦虞回家的时候,她就根据资料上锦家人的喜爱,又跟锦虞确定了一番后,就定下了这些东西。

    既投其所好,又价值连城,不会显得没档次,上不得台面。

    现在看到几人的反应,凤微希彻底安心了。

    这礼物是送对了。

    接二连三都能投其所好不说,甚至都是价格不菲,有价无市的东西。

    这让几位家人对凤微希的定位出现了变化,心中多了思虑。

    公西晚柠都弄得有些好奇,凤微希会送自己什么东西了。

    前三个礼物都是投其所好,也都是大家一直想要的东西,那自己的这个礼物,难道是……

    公西晚柠目光一亮,也不端着,也不傲娇了,快速打开那个木盒子,就看到一把精致古朴的猎刀。

    武器的刀鞘由犀牛角制成,呈尖形六三爪龙扭动,龙飞凤舞。

    刀长七十公分,由金制成,鞘中镶嵌有绿松石,珊瑚,琉璃和金子,珍贵繁华,看起来就非同寻常。

    公西晚柠拿起来就爱不释手的不舍放下:“这是炎帝的狩猎刀,我找了好久,你怎么得到的?”

    公西晚柠现在是彻底相信自家儿子不可能为凤微希准备礼物,来送给她们了。

    这东西虽然不是很贵,也就几千万,可是早在数百年前就灭迹了,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

    就算小六买得起,也是买不到的。

    凤微希不动声色的回道:“是在我家乡发现的一处古墓中得到的。”

    这话凤微希倒是没有说谎。

    这把刀确实是她自己在古墓中发现的。

    当初和福宝、小花两人去山里采药草,福宝掉入了一个盗洞,凤微希为了救人,就下去了。

    下去才发现,那是一处古墓中心的位置。

    里面异常危险,若不是凤微希已经学了古武,又有异能在,只怕那次三个人都会葬送在古墓里。

    好在历经艰险,不但逃了出来,还得了一些宝贝,其中就有这把狩猎刀。

    “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奇缘,这其中怕是凶险万分,希希当时受伤了吗?”

    锦家奶奶有些心疼,脸上带着担忧之色,瞧着凤微希,一时忘了事情已经过去,就想看看她有没有受伤。

    凤微希见此,心中温暖,笑道:“奶奶,我没事,事情都过去好久了,说起来也庆幸有那次奇遇,让我得了不少宝贝。”

    “所以你那么有钱,是因为盗了古墓里的东西?”

    公西晚柠收敛了脸上的喜悦,神色淡淡的看着凤微希,为她能有那么多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凤微希淡笑不语。

    那副样子,直接让公西晚柠认定她是默认了。

    眉头微蹙,有些嫌弃,但到底拿人手软,吃人嘴短,手里的狩猎刀,让她也说不出什么挤兑的话。

    干脆冷着脸,沉默不语。

    那副傲娇的模样,看得锦承逸摇头叹息,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公西晚柠的手,小声道。

    “就算希希把整个古墓搬空,就算古墓里有不少价值连城的金银珠宝物饰,那是一般人能动的?希希能安然无恙的出来,还带出了里面的东西,就已经不同寻常了。”

    经丈夫这么一提醒,公西晚柠愣住。

    锦承逸叹了口气,他知道公西晚柠不是想不到,只是对凤微希有偏见,下意识不愿意去想那些疑点。

    锦家爷爷和奶奶对视一眼,他们之前查了凤微希的资料,一开始没什么不对劲。

    可小六选择的人,让他们又觉得不会这么简单,所以又让人重新细致的查。

    凤微希从小大到,接触的事,接触的人,全都事无巨细的排查了一遍。

    这才终于发现了些许不对劲。

    比如她和W集团几个高层都有接触。

    比如她和元信博以及元家所有人都认识,而且关系很好。

    比如她买车送了不少人。

    比如她送给澜夫人的手镯。

    比如她一个普通人,怎么能有那么恐怖的学识?

    从哪里来的学习机会和资源?

    种种疑虑,再加上今日出手的这些礼物,还有她口里不知名的朋友,锦家爷爷奶奶已经确定,这个孙媳妇,不简单。

    一群人又聊了片刻,锦家奶奶说要亲自下手做饭给凤微希吃,就拉着公西晚柠兴致勃勃的去了厨房。

    锦家爷爷问了凤微希是否会下围棋,得到还行的回答后,就拉着凤微希去院子里下围棋了。

    一时间,倒是锦虞和锦承逸父子俩没事干了。

    锦虞自然是妇唱夫随,跟在凤微希身边,帮助自家媳妇对抗自家爷爷。

    几局下来,老爷子被杀的片甲不留,气呼呼的哀嚎。

    “你们两个也太不知道尊老爱幼了,哼!”

    看得出来,老爷子只是在开玩笑,凤微希在一旁笑着,没搭腔,倒是锦虞笑道。

    “爷爷,你年纪加起来可比我们俩还要大,自然是你要让着我们的,何况匪匪第一次来,你总得让她尽兴,不能欺负了小辈。”

    “你这小兔崽,真是有了媳妇忘了爷。”

    锦家爷爷没好气的哼哼,眼底却全都是笑意。

    等佣人来通知可以吃饭了,凤微希几人下完了这一局,才收了手,一起去餐厅吃饭。

    吃过饭后,锦家奶奶、爷爷,父亲,包括母亲,都给了凤微希见面礼。

    并不是红包,而是没有标记的锦盒,里面是什么,凤微希没有打开并不知道。

    只是在锦虞一句:“这是爷爷奶奶和爸妈对你的喜爱,不能拒绝,收着吧。”

    凤微希只能尽数收入自己囊中。

    等锦家爷爷奶奶千叮咛万嘱咐,让锦虞时常带凤微希来玩,依依不舍的告别,凤微希和锦虞坐上了车,凤微希才拆开那些礼物盒子。

    第一个红色的绸缎锦盒是锦家奶奶送的,凤微希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条工艺精美细致,雕刻成凤凰的老坑种帝王绿吊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