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冠盖锦华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纵使相逢却不识
    “小姐,行行好吧。”

    一个泥污的小手握住了谢锦的裙摆,停驻了一行人的脚步。

    谢锦转头看去,是一个六岁大的孩童,却只比自己腿肚子高上一点。

    蜡黄的脸蛋上只剩下一双黝黑的眼睛还有些神采。

    而那眼中全是对食物的渴望。

    谢锦看了看孩子,对着墨韵点了点头。

    墨韵从行囊中取去一些干粮。

    谢锦低头对着孩子说道:“来,拿去吃吧。”

    孩子看到食物之后,仿佛豹子看到了猎物,一把夺过之后便吃了起来。

    看着孩子跑远的身影,谢锦眼中泛起一丝苦涩。

    一路走来,她们已经看到了太多这样的场景。

    民间疾苦,再也不是书本上轻轻的四个大字。

    墨韵看着谢锦的神色,知道谢锦心中所想吗,开口劝慰:

    “小姐,这还没到沛城,都是山野散户,又逢时疫,自然会民生艰难。到了沛城,便会好些。”

    墨韵是暗卫营中选中的人。

    如营之前,也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对于一路行来所见的场景,自然比谢锦和澄阳适应的好些。

    “那我们加快赶路,去往沛城。”澄阳开口说道。

    她实在是不忍心在看到这样的场景。

    可惜她和谢锦实力有限,既然无法相救,便想要加快速度。

    当一个掩耳盗铃的乌龟也好。

    谢锦看了看路边的灾民,同意了澄阳的意见。

    只是,在临走之时将马车内的干粮全部都取了出来,与墨韵一起,一个个分发给了路边的孩童。

    …………

    “终于是到沛城了。”澄阳看着眼前简陋的城墙。

    若是以前,她一定看不上眼前的小镇,但是如今,她只求尽快有一地可以歇脚。

    谢锦看着城墙,右手抚上了自己的左胸。

    蛊虫有了反应,秦翊一定在这里。

    城门内,烈冰一身风尘仆仆的赶来:“谢小姐,郡主。属下来迟,还望恕罪。”

    虽然澄阳有着郡主之名,但是在烈冰的心中,谢锦便是王府未来的女主人。自然是将谢锦的名字放在前头。

    不过澄阳从不在意这些,毕竟她也认定了谢锦是她的嫂嫂。

    “烈将军免礼。”谢锦说道。

    烈冰虽是秦翊亲卫,却也是有军中职务,所以谢锦才会如此称呼。

    “谢小姐和郡主请随末将前往王爷之前的院落,房间末将已经命人为二位收拾出来了。”烈冰说完,便迎着几人走向住所。

    毕竟沛城县小人少,来了外乡人,还是特别扎眼的存在。

    特别这几人都是如此的气度不凡。

    烈冰将谢锦一行人带到一个普通的五进小院面前。

    “王爷来此之后,日日出门赈灾,对住所不甚在意,所以委屈二位小姐。”烈冰说道。

    “翊哥哥既住得,便不算委屈。有劳烈将军了。”谢锦说道。

    “谢姐姐说的对,这里虽然简陋了些,但是比起一路上的客栈还是要清幽上许多。本郡主总算可以好生睡一觉了。”澄阳疲倦的说道。

    “墨韵,你带郡主下去休息吧。”谢锦说道。

    一路上,澄阳难得乖巧听话,想来也是累的够呛。

    而谢锦则是和烈冰去了秦翊平时办公的书房。

    “烈将军,这些日还是没有结果吗?”谢锦关切的问道。

    明明同心蛊有感觉。

    这沛城看着不过巴掌大小,怎么就找不到人呢?

    “启禀小姐,属下已经派人四处找寻,但是为了稳定民心,所以没有大肆声张,所以至今没有王爷的下落,请小姐恕罪。”

    烈冰立刻跪下,向谢锦请罪。

    “烈将军请起。”

    谢锦知道,秦翊失踪,烈冰同样担心不已。

    “我明日便带着墨韵去秦翊失踪之处查看,麻烦烈将军给我寻两套此地女子的衣物。”谢锦说道。

    “是。”烈冰应声而去。

    她们此处出行,虽然带的都是百姓的衣物。

    但是越行至边境,便越发荒凉。

    她们所穿衣物还是过于华贵,在人群中太过显眼,不便行动。

    …………

    翌日,谢锦与墨韵修整一日过后,便跟着烈冰出行。

    至于澄阳,深山老林太过险峻,谢锦千叮万嘱,让她留在沛城之中,以确保安全。

    密林之中,树木繁盛,道路崎岖。

    三人走了许久,才走到那日出事的地方。

    谢锦看着眼前茂密的丛林,放眼望去,皆是植物。

    想要寻到一个人,太难了。

    烈冰看着谢锦准备进入密林,开口说道:“谢小姐,此林极易迷路,我前此派遣的将士都是三人为一组,且各组在前行的路上留下记号,才进林搜寻。所以,还请谢小姐与墨姑娘跟紧我。”

    若是谢锦在丢在密林,烈冰觉得,自己恐怕也是能以死恕罪了。

    谢锦与墨韵郑重的点了点头,三人便进入了密林之中。

    最开始,三人本是跟着烈冰的脚步在密林中前行。

    突然,谢锦感受到心口的跳动,便向着一地跑了过去。

    墨韵与烈冰来不及反应,便与谢锦走散。

    “小姐!”

    “谢小姐!”

    二人看着谢锦消失的背影,心下焦急。

    墨韵一个箭步就要往密林深处冲去,却被烈冰抓住:“那里是沼泽地,雾气缭绕,你这样冲进去根本无济于事。”

    “我不能让小姐涉险。”墨韵说着就要挣脱烈冰。

    “我们赶紧出去,我去找当地经常入沼泽的老乡,这样才能救谢姑娘。”烈冰说道。

    “等你回来,小姐更找不到了。”墨韵哪里还听的进去烈冰的话。

    “得罪了。”

    烈冰一个手刀,便打晕了墨韵。

    他理解墨韵此时的心情,当初秦翊失踪时,自己便是这般。

    但是这沼泽,他们曾去过一次,没有老乡带路,再多的大汉也是无济于事。

    烈冰不敢耽误,立刻扛起墨韵就去寻人帮忙。

    而谢锦这边,密林重重,但并不影响她跟着蛊虫的感应前进。

    突然,谢锦走的太过急促,被一颗石子绊住脚步,正要摔在地上。

    却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虽然清俊的外貌更加清瘦,身上的衣料也没有京中华贵,但是谢锦又怎会认不出秦翊。

    “翊哥哥,我好想你……”谢锦扑上抱住秦翊。

    “这位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请自重!”眼前的秦翊看着怀中的女子,只觉得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