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王妃画风清奇 > 第三百一十章 行宫比武(三)
    看台上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声,不少人脸色都变了。

    锦妤抿着茶弯起唇,这个云国太子不简单,很懂人心,还未开战,就先从心理上给了你一个下马威。

    就看江安的心理素质过不过关了。

    比武开始,江安先出招,龙吟剑的威力自是不用说,但吉桑那把剑显然也绝非凡品。几次正面碰撞,吉桑都是直接拿剑迎上去的,在龙吟剑的攻势下,吉桑的剑毫发无伤,回回都能安然抽回。

    现场气氛达到了高潮,没有人再喝茶聊天,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擂台上的两个人声上,就连那被震得飞起的旗帜,好像都有内力的余威,不停地发出“簌簌”的声响。

    上一回有这种场面还是楚修远徒手杀死三只凶猛的老虎的时候,那个时候虽凶险万分,但他至少面对的是三只没有人性的畜生。而现在擂台上不管哪一方,既要顾忌两国的颜面,又要保命,相较之下顾虑太多,就看谁心理素质更强硬了。

    这是最后一场比武了,也是最引人瞩目的一场,气氛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锦妤下意识地去看楚修远,千机阁派出的人都输在了吉桑剑下,要是九幽铁骑的队长再输了,那整个圣武的脸面就全没了。

    这个时候楚修远应该是最有压力的一人,因为很明显,刚才谢昆将他叫过去,是他推荐了江安,江安若败,就算他肯出战,都胜之不武,一样会被人诟病。

    然而此时的楚修远却无比淡定地坐在那里,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自信的气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他都是一副睥睨一切是感觉,脸上是仿佛刻在骨子里的蔑视,无端让人生出一股敬畏感来,也瞬间让锦妤一颗紧张的心平靜了下来。

    关我啥事?锦妤自嘲地笑了下,挪开了视线。

    江安攻势犀利,每一招一式打的都很稳健,剑法圆滑,在今天参赛的所有人中可以说武功是最厉害的一个了。

    “这九幽铁骑果然名不虚传啊。”苏夫人感慨,她不懂武功,但也能从双方越战越激烈的比赛中看出江安的实力。前面的人可都坚持不到现在,更别说江安在吉桑凶残的剑法下,至今还能应对自如。

    台上江安虚晃了一招,人擦着吉桑的剑掠过,看似惊险万分,但却成功地抓住了吉桑一处破绽,在他寒光四溢的剑风下一掌打向了他后背。

    锦妤挑了下眉,吉桑剑术确实精湛绝伦,而且出手狠辣,所以接他的招数难免会过于紧张。

    然他在猛烈攻击的同时,破绽也会随之出现。只不过吉桑很精明,也确实厉害,他的破绽极难被人发现,只有在他面临威胁之时,有经验的人才能察觉出他的薄弱所在。

    锦妤是早有察觉,然而江安刚才虚晃的那一招,略带青涩,动作也稍显僵硬急促,有刻意为之的嫌疑。锦妤觉得应该不是江安自己看出了吉桑的破绽之处,而是上场前楚修远告诉他的。

    既如此,结果也无需怀疑了,所以楚修远才那么有把握。

    “哎呀,他受伤了。”

    随着苏嘉怡一声惊呼,众人发现江安在一掌击飞吉桑的同时,双手换位,右手中的剑换到了左手,飞起刺向吉桑,因为吉桑背对着他,更贴近他的左手。

    当江安手中的剑架在吉桑脖子上时,掌声响起,谢昆龙心大悦,高声呐喊:“好,好,好,不错,赏,重重有赏。哈哈哈,强将手下无弱兵,朕的九幽铁骑,是交对人了。修远,说,想要什么?朕统统有赏。”

    谢昆话音落地,掌声依旧,但已有不少人脸色发生了变化。

    楚修远淡然起身,镇定自若的拱手说道:“多谢皇上夸奖,这些都是九幽铁骑最基本的能力,不敢求赏。倒是云太子的侍从令人心生敬佩,皇上该重赏才是。”

    谢昆:“嗯,确实,云太子,你的手下都是高手呀,这个叫,叫……”

    云歌舒:“回皇上,此人名为‘吉桑’。”

    谢昆:“吉桑,剑术相当了得,云国人才济济,不错,不错。”

    云歌舒不喜不怒:“多谢皇上谬赞。这些人不过是都是些蛮夫罢了,和圣武勇士相比差远了。今日比武是我云国士兵输了,皇上的九幽铁骑果然名不虚传,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令人刮目相看,震惊四座。江侍卫身手了得,楚统领领导有方,佩服,佩服。吉桑,以后你有了可以切磋的对象了,江侍卫,到时候还请多多指教。”

    江安看了眼楚修远,然后抱拳说了句:“太子客气。“

    上午的比武以云国输结束,谢昆心情舒畅,在行宫大摆宴席宽带众人。下午是自由比试,不比武,比骑马射箭,主要是游戏内容,男子女子皆可参加。

    像苏嘉怡这种文静的大家闺秀对此不感兴趣,但像俞沐和谢乐柠这种,早就摩拳擦掌,难耐不住了。

    锦妤一直和苏夫人及苏嘉怡待在自家的帐子内,天空虽乌云朵朵,但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居然没下一滴雨,等到饭后就全放晴了。

    行宫建在山清水秀的地方,周围是树立,林中凉风习习,蝉鸣声声,舒爽凉快,山后还有一条小溪,不过由重兵把守着,可惜不能下水摸鱼。

    苏嘉怡是定了亲的人,定亲的对象还就在现场,所以她基本上是轻易不会出去的。苏夫人拘她也拘得紧,深怕出什么幺蛾子,毕竟上次去豫亲王府赴宴的那些人,也基本都在。

    除了靖国公府的周夫人和周宝珍。

    不过锦妤今天算是第一次看到了传闻中的靖国公和国公世子。靖国公是个矮小精瘦的老者,脸色不是很好,时不时还咳上两声,有肺痨之症的嫌疑。看人的眼神总透着掂量,就像在评估一件商品似的,让人感到不舒服。

    靖国公世子个子也不高,普通样貌,四十来岁,没有靖国公那么势利,丢在人群中就是个平凡的中年男人。

    他总是下意识地去寻找靖国公的身影,给人感觉没什么主见的样子。

    国公府嫡长孙周书志也来了,他本就长得周正,众人面前有落落大方,进退有度,惹了不少女子频频示好。

    席间靖国公有意无意地瞟了锦妤她们这边两眼,锦妤都接住了他的目光,只当他是个陌生人。但周书志有一次微笑着朝锦妤点头时,锦妤皱起了眉,想到那晚看到他的另一面时,他表现出的狠毒的样子。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常有,今天特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