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华娱从1980开始 > 第十七章 干活
    到了下午的时候,学院里的学生,心思明显已经不在课上了,大家的心思早就飞到了晚上的舞会上了。

    冯晓宁更是凑到吴见夜的身边,不断地问道:“老吴,你说晚上穿那条喇叭裤怎么样?”

    “哎呀,老吴,那件白衬衫我忘了洗了。”

    “对了,一会回去,我得再擦擦我的那双皮鞋!”

    ......

    吴见夜实在是被冯晓宁说的有点烦了:“你现在最应该是去洗个澡,身上都是味,那有女孩子愿意跟你一起蹦恰恰啊!”

    冯晓宁苦着脸说道:“今天学校不供应热水啊!”

    吴见夜终于放下自己的画笔了,知道不把冯晓宁打发走,他是不可能安静下来了。

    “这天又不冷,凉水澡就可以了,小伙子身体这么棒,还怕感冒啊,你想想舞会上都是那些穿着裙子的小姐姐,多漂亮啊,要是没人陪你跳舞,这得是一个多么伤心的故事啊!”

    “对,我得去洗澡!”冯晓宁想了一下,立即坚定的说道。

    “去吧,骚年!”吴见夜嘿嘿一笑。

    下午的课并不多,只有两节,再加上在大领导办公室呆了一段时间,吴见夜基本上就上了一堂课。

    课堂上老师宣布,下周大家去采风,引来了一片欢呼声,虽然大家爱学习,但是更爱采风......

    回到宿舍,吴见夜就发现众人拿着各自的脸盆,往水房扎,平日里一个个邋里邋遢的,今天也都臭美起来了。

    “老吴,你不去啊?”见到吴见夜回来以后,直接躺在了床上,郝兵好奇的问道。

    “去做什么啊,这个时候水房里肯定都是人,去了也没地方,再说了老子英俊潇洒,根本不用跟你们这帮凡人一样!”吴见夜嚣张的说道。

    郝兵攥着拳头,问道:“我能打你吗?”

    “你还是赶尽去水房吧,不然就真的没地方了!”

    本来以为能够休息一会的,结果刚把宿舍的人送走,张荟军,张一谋,顾常卫跑到了403。

    “老吴,你在太好了,赶紧跟我们去礼堂布置现场。”张荟军拉着吴见夜就往外跑,显然他们也很看重这次的聚会。

    布置会场,其实就是劳力活动,虽然这个时代设备不多,但是打光的一些设备,还有录音机,扩音机总是要有的。

    到了会场一些其他摄影系的学生也都在忙碌着。

    “这不是你们摄影系的活儿吗?拉我过来做什么啊?”吴见夜惫懒的说道。

    “人手不够,人手不够!”张荟军小声说道。

    “唉唉唉,那边的那两个女同学,你们怎么能做这么重的活呢,来来来,我帮你们!”说着吴见夜便走了过去。

    “不用,不用!”吴斐斐连忙说道。

    “怎么能不用呢,我们要发扬互帮互助的精神,我是绝对不会看着女同学做重活的!”说完吴见夜也不管吴斐斐同不同意,直接把她手里的横幅拿了过来,站到了凳子上。

    吴斐斐看着吴见夜的动作,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挂个横幅那里算得上什么重活啊......

    一条横幅,吴见夜挂了二十分钟,然后又热情洋溢的跑到了另外一个女生的旁边,帮她挂彩带,整个摄影系,一共就三个女生,吴见夜仍是忙碌了一个多小时,才帮她们挂了一些彩带。

    “我说帮你们摄影系的在干活,你们是不是得管一瓶北冰洋啊!”吴见夜擦着汗说道。

    张荟军乐了:“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吴见夜,这么厚脸皮呢,都没有三个女同志干的活多,还好意思要北冰洋?”

    顾常卫也放下自己手中的录音机,说道:“北冰洋没有,自来水倒是管够!”

    “小气,不过我说,你们弄得这么隆重,该不会让表演系的那帮人来了以后,就干跳舞吧?”吴见夜问道。

    “团委跟学生会批了点钱,一会去买汽水跟瓜子花生米!”张荟军说道。

    吴见夜发现在整个摄影系,几乎每个人都对张荟军的意见非常认同,隐隐的有以他为中心的感觉。

    不愧以后是要做院长的男人,组织领导能力没有问题。

    “你们谁去啊,我陪你们去,多个人还能省点力气!”吴见夜毛遂自荐起来。

    不过很可惜的被张荟军发现了他的小目的:“你可算了吧,我可不想舞会还没开始呢,东西就少一半了!”

    吴见夜陪着摄影系的学生,在礼堂忙忙碌碌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是把礼堂布置好了。

    “还有事没,没事我回去了!”吴见夜喊道。

    “老吴,等等,我跟你一起回去!”张一谋喊住了吴见夜。

    “那你们先回去吧,这边我们再检查一下!”张荟军摆了摆手,说道。

    回宿舍的路上。

    “老吴听说你写了一个剧本,交给了学校?”张一谋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吴见夜点了点头,经过今天李菊山与司徒这么一闹,显然他写剧本的事情,已经全校都知道了。

    “不错!”

    “这么说,你真的要转系去导演系了?”张一谋的语气中有些羡慕。

    “学校里有这个意思,不过我没同意!”吴见夜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张一谋立即问道,这在他看来简直是不敢相信啊,虽说美术系也很有前途,但是吴见夜在美术系的成绩,注定是成不了一名成功的画家,那么成为一名导演,岂不是比单纯的做电影美术设计更好吗?

    吴见夜笑了,看来国师现在就有了做导演的想法,“在我看来,电影是一门群体艺术,不管是导演,还是美术设计又或者是演员,都是为这门艺术服务的。”

    张一谋有些发蒙,他没有想到吴见夜的回答竟然会这么的高大上,这不符合他这几天的行为啊......

    然后他就想到了有一天晚上张荟军告诉他的,‘吴见夜这个人的话,你呀,千万不能全都相信,否则被他买了,你都替他数钱呢!’

    “真的假的啊?”张一谋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比珍珠都真!”吴见夜无比人真的说道。

    张一谋默默无语。

    “对了,谋子,我听说你经常参加星星画展,有机会带着我去看看呗!”吴见夜突然想起了这个时期出名的星星画展。

    星星画展和《今天》杂志的朗诵会,都是这个时代特有的活动,去年《今天》杂志的朗诵会陈楷歌还去参加了呢。

    “好啊,下次去的时候我去喊你,不过可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毕竟我也要马上实习了!”张一谋有些惋惜的说道。

    回到宿舍后,吴见夜换下了之前的衣服,换上了自己在市区买的衣服,衬衫,牛仔裤,皮鞋......

    吴见夜回到1980的第一场周末舞会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