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我不想长生不死啊 > 第445章 司马德的自我怀疑
    圣格兰帝国。

    沿海地区边缘是沿海十三座城镇。

    这十三座城镇连成一线,一向被誉为圣格兰帝国海域边防线,而此时十三座城镇却廖无人烟。

    那些有点关系的,全都知道大帝驾崩,海外国家‘大唐’集千万兵力入侵的消息,纷纷逃离了这里。

    剩下的那些平民,也惶恐于大唐,都不敢出门,躲在家中。

    所以才导致了这十三座城镇都廖无人烟。

    而这十三座城镇,如今镇守的兵力,更是少得不能再少。

    十三座城镇合起来,兵力连一千都没有。

    且大部分兵都是年迈老兵,出身平民,走不掉的。

    可以说,如今这十三座城镇脆弱不堪,稍微一支军队过来,都可以将之击破占领了。

    ……

    这一日。

    在沿海第一座城镇之前。

    吕温和司马德站在‘城墙’之外。

    两人眺望着这矮小的墙壁,都不禁一阵无语,到底是属于大唐的巍峨城墙看多了,看蛮夷之国的城墙,给他们一种十分矮小的感觉……

    不对,或者说,这的确是很矮小。

    看起来也就三米多一点的高度,和他们家围墙高度差不多……

    “就这种城墙……我好像的确自己一个人就能翻进去了……”

    吕温嘴角抽搐了几下,说道。

    司马德站在一边,仙风道骨,摸着胡须,淡淡的道:“城墙要进去容易,主要是要抵御里面的敌军才是重点的,你看,这十三座城镇连在一起,明显是敌国的重要关口之一,这里肯定是有重兵的,可千万不能大意了。”

    吕温手持方天画戟,皱了皱眉头,看着城墙,道:“这里不像是有重兵的样子,若真是有重兵,不应该是这样寥寥草草的,你看,那边旗帜都掉了不少在地上。”

    说着,他指向城墙下边。

    一杆杆纯黑色,书写古怪文字的旗帜,正散乱的被遗弃在地上。

    满是灰尘的样子,看起来似乎被遗弃很久了。

    “不不不,这你就不懂了,这肯定是敌军的伪装之计,伪装兵力稀少,等待我们进去,再以重兵绞杀。”

    司马德微微抬手,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说道:“我猜,这城墙之后,必然有千军万马!吕将军,你可千万要小心。”

    吕温闻言,沉默了一下。

    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觉得,论行军打仗,他才是行家才对。

    “不是,司马先生,我真的觉得,这城镇,可能真的内部空虚的……”

    他还是选择坚持己见。

    司马德无奈摇了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的样子,轻声道:“不若这样,你我打个赌如何?若是里面没有重兵把守,我便将这偌大的城门,一口一口吃下去,若是里面有重兵把守……那此次夺取十三城镇的战功,我要三分之二,你觉得怎么样?”

    吕温眼珠子转了转,点了点头,道:“可以。”

    他觉得眼前这位先生,未来肯定权力不小,甚至会居于朝堂高位。

    现在用战功,与之打好关系,肯定是没错的。

    嗯,没毛病。

    “那便走吧,进去闯一遭。”

    司马德摆了摆手,视眼前城镇防御如无物,逼格满满。

    吕温点头,跨步朝着城镇大门走了过去。

    两人来到大门之前。

    砰!

    吕温方天画戟直接戳到大门之上,用尽全力一推,整个大门哗的一声,轰然倒下。

    这力气……

    一边的司马德看得眼皮子直抽,亏他还想要摆下法坛,请天地借力,轰开城门的。

    没想到这个吕温力气这么大,单靠蛮力就推开了城门。

    难道一力破万法才是王道??

    吕温看着司马德神色,不由收回方天画戟,摇头道:“司马先生,不要想多,这个城门连封锁都没有,只是简单关闭了,所以才这么容易敲开,里面……”

    说到这里,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他现在的确感觉,城镇内没有什么兵力把守了。

    若真的有兵力,不会连城门都没有封锁的。

    “不可能,估计是他们兵力不太多,所以将城门放弃,守着里面一些重要地方,我们再进去看看。”

    司马德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但他还是咬牙,坚持己见。

    “好了,司马先生,我们进去看看吧。”

    吕温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什么,跨步朝着城内走了进去。

    司马德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走进城镇内,他们也是有些懵逼的。

    因为城镇内实在太空荡了,一个个档口都廖无人烟,家家户户紧闭门窗。

    他们走进来之后,就没有看到半个人。

    两人没有说话,有些沉默了下来。

    走了许久。

    突然,一道爆喝声传入他们耳边,他们不明白那说得是什么,因为那不是大唐语言。

    吕温和司马德转头望去。

    只见几个白发碧眼,穿着皮质铠甲的士兵手持武器,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嘴里说着一些他们听不明白的话。

    “司马先生,小心。”

    吕温道了一句,手持方天画戟,两步跨过去,直接横扫而去。

    他的战力那是毋容置疑的。

    三两下之间,几名老兵全[嘀嗒小说 www.didaxs.info]都倒在了地上,失去生命。

    司马德高举双手,刚准备动一些手段的,可看到几名士兵一下子就完了,不由停了下来,陷入了沉思……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要去哪里。

    吕温抡着沾血的方天画戟,跨步走了回来,看着司马德高举的双手,问道:“司马先生,你这是在为本将的勇武欢呼吗?”

    司马德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是啊,是啊。”

    在皇帝那,他就没啥用处了,在吕温这,他还是没啥用处。

    难道他真的就没啥用??

    吕温摆了摆手,道:“司马先生,您不必为本将欢呼,这才几个人而已,都彰显不了本将的勇武,没必要欢呼的。”

    司马德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没啥好说的。

    他已经陷入了自我怀疑中了。

    他好歹也和袁缘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为啥袁缘都混到国师之位了,而他还籍籍无名。

    难道根本原因,就是他下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