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非正常金牌制片人 > 43.你们倒是打电话啊!
    把戒指拿走?这可是个巨大的威胁!

    刘沛穿越不是就这一次,而是以后还有很多很多次,而这其中还指不定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呢,要是没有这枚戒指,刘沛可不敢保证自己能把那些危险全都应付过去。

    就比如这次穿越……不管是刘沛身上的行头还是狙击枪洗发水什么的,不都是从戒指里拿出来的么?

    没了戒指,那些东西从哪儿来?

    难道真像仙人似的空口白牙的往外变啊?

    所以,刘沛顿时就懵逼了,打算耍赖:“董大爷,这可不行,虽然戒指是你给我的,可你给我了就是我的东西,我就能做主的对吧?而我现在用着不错啊,没发现有什么bug,就不劳您操心费力的拿走去重新设置了……”

    “哎呀,那怎么行啊,科学是件很严谨的事情,发现问题了还不改,那可不是我性格,但是你说的也对,挺老远的我就不去拿了,反正我这里有个开关,直接把仓库和戒指的联系关掉就行了……”

    “你那边有个开关?哎哎哎,真的假的啊?”

    “当然是真的,怎么的,不信啊?那我现在就关了啊,戒指设置不对,挺危险的,你可别再乱用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三场两短的我心里有愧啊……”

    “爹,你不能不要我啊,爹……”吕布还在这儿嗷嗷的哭叫呢。

    刘沛焦头烂额,也想哭。

    这不是逼着张飞奶孩子吗?你好歹也是个大科学家,怎么威胁人的时候就像个流氓似的呢?

    唉,认怂吧!

    刘沛无可奈何,只能把语气放软:“董大爷,你是我亲大爷,我认怂还不行吗?我把吕布留在我这儿还不行吗?”

    “真的啊?”

    “真的!”

    “哎哟!瞧我这记性!”董大爷忽然乐了:“我突然想起来了,前段时间我好像刚设置过一次,暂时不用再设置了,算了,你先用着吧,等什么时候需要设置了我再找你!”

    “董大爷,咱爷俩用这样吗?”

    “你说呢?”董大爷乐呵呵的反问道。

    “行,算你狠!”刘沛气急败坏的道:“吕布就在我这儿住几天吧,但是你快点来啊,时间长了他被饿死了我不负责!”

    恶狠狠的挂断电话,刘沛一巴掌拍在吕布的脑袋上:“哭哭哭,你以为你是刘备啊?别哭了行不?”

    嗯,现在吕布傻了,刘沛的胆子也大了,若是正常的吕布,刘沛疯了才去打他的脑袋呢。

    吕布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刘备?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对对对,他是你一个老熟人,那个啥,我跟你商量个事呗,你以后千千万万别叫我爹,叫我……叫我叔,如果别人问,你就说你是我远房侄子,行不行?你要是答应了,我就带你吃好东西去!”

    “叔!”

    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吕布当即改口了。

    可能在他的潜意识里,爹不爹的无关紧要,就是个普通称呼而已,没啥特别尊贵的含义……

    “还有,你得听话啊,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别乱跑,也别乱说话,更别随便打人,明白吗?”

    “明白了!”

    “那行,额……”

    吕布现在挺乖的,但是刘沛挺犯愁的,这家伙怎么往外带啊?还有……怎么安排他?住哪儿?

    自己倒是有个空屋子,也就是之前董大爷住的那个地方,可以让吕布住进去。

    可是……不行!

    吕布是从古代过来的,而且现在智商明显不对劲儿,让他自己一个人住根本就不靠谱。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带回去一起住了。

    至于他身上的穿着打扮么……有了!

    “跟我来!”

    刘沛招手,让吕布跟着,然后就一起来到停车场旁边那个放道具的小房子里,那里有各种穿越用的服装和道具,也有一些现代的衣服,刘沛找了一件特大号的让吕布换上,然后又找了一把剪刀,咔咔咔的几下,就把吕布头上的长发剪掉了。

    再一看……嘿,吕布现在彻底变样了,大个,圆脸,半长而不齐整的头发,脏兮兮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布衫,圆口布鞋,脸上黑一道白一道……这模样就像一个退役多年又投资失败然后不得已只能流落在街头的落魄篮球运动员似的。

    “唉,还不错,凑合吧!”

    全都弄完了之后,刘沛就和吕布说:“这样啊,我现在要去办点事,你就在这里等我,绝对绝对不许乱走,等我办完事了就来找你,明白吗?”

    吕布战战兢兢的点头。

    对刘沛,以及周围所有陌生的一切,他似乎都是一副很畏惧的模样。

    然后,刘沛就把吕布留在这个小屋子里了,关上门,他自己则是拿着DV上楼,回到办公室。

    一开门,刘沛差点被吓死,因为这间办公室里烟雾弥漫,就像着了火似的,能见度都受影响了,而在烟雾之中,周毅,老马和秦阳三个人还在抽烟呢,一个个都是愁眉苦脸的模样。

    而他们见到开门的人是刘沛,立刻都站了起来,周毅冲过去一把抓住刘沛的胳膊,一个劲儿的摇晃:“小刘,你回来了?你怎么才回来?昨天晚上你到哪儿去了?”

    “我住那边了啊!”刘沛差点被周毅摇晃散了,而且他发现周毅的眼睛通红通红的,眼睛里全是血丝。

    老马说:“周总担心你出事,两天一夜没睡了,一直在这儿等着呢!”

    秦阳则是不会溜须,皱皱眉:“怎么说的就跟咱俩没等似的,你回家了还是我回家了?不都在这儿抽了一宿的烟吗?”

    刘沛感动,真的感动,谁说同事之间就只有勾心斗角和办公室斗争啊?这不是关心吗?这不是爱护吗?这难道不叫集体的温暖?

    但是,刘沛也觉得这仨人死心眼:“你们倒是给我打个电话啊!”

    “电话能通?”周毅眼睛等的更大了,光头在烟雾之中泛着光。

    “打电话你能接着?”秦阳也问。

    老马则是很肯定的摇头:“小刘啊,你想多了,不是我们不想给你打,是打了也没用,你接不到的,你去的地方是古代,没基站啊,以前老何穿越的时候我给他打过电话,根本打不过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