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非正常金牌制片人 > 33.招揽
    “这都走一天了,到现在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事了?”

    办公室里,周毅显得很烦躁,走来走去,早上买的一盒烟已经抽的快要见底了。

    刘沛早上出发,却是天黑都没回来,联想起以前两位制片人的惨痛下场,周毅非常担心刘沛的安全问题,以至于他下班了都没走,依然在办公室里等着。

    不仅仅是他,老马和秦阳也都没走,俩人陪着周毅,也都担心着刘沛的安危。

    相对来说,老马比较沉稳一些:“周总,我觉得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刘沛这小伙子说话不怎么着调,但是办事还可以的,而且他之前也说了,他已经把项羽和吕布都谈下来了,问题应该不大,没准儿打完了一高兴,喝点酒,然后就在那边住下了。”

    秦阳则是挠头:“周总啊,要不我去找找他得了。”

    周毅摆手:“算了吧你,你知道他具体去哪个时间节点了?怎么找?行了行了,你老实儿待着吧,要是实在无聊了就先回去,等他有消息了我给你们打电话!”

    “那我还是在这儿等着吧,反正我也没事。”

    秦阳撇撇嘴,不说话了。

    但是此时时刻,他心里很羡慕刘沛,这种被人惦记着关心着的感觉好像很不错啊!

    秦阳这个人很高傲,自命不凡,而且还要隐藏他的背景关系,所以长久以来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给人一种不怎么合群的印象,和同事们的关系也不那么亲近,可这不意味秦阳就不想被人关心,前些日子他因公因私的也出去过好几次,也是挺长时间没回来,却没谁太在意他去哪儿了,顶多就是打个哈哈,而现在和刘沛一比,秦阳忽然觉得自己以前那些做法挺没意思的。

    “要不,我也换换工种?我去也试试当个制片人?”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各怀心思,都在等着刘沛回来。

    他们却不知道刘沛此时真的如老马说的那样,没啥危险,而是正喝酒呢,关羽请客,招待他和项羽,华佗和他那个小徒弟作陪,至于虞姬……来到关羽驻地之后她就被送到后宅,找个安静的地方安顿下来,关羽还给安排了两个老妈子伺候,养伤,所以这次喝酒她没出席。

    酒过三巡,关羽脸上的红色似乎更浓重了些,项羽也喝了不少,华佗更是不胜酒力,已经被他那个小徒弟扶着回去睡觉了。

    此时,大帐里就只剩下关羽,项羽和刘沛三个人。

    不多不少,人数正好。

    借着酒劲儿,关羽终于开口了,他拱了拱手:“关某今日与项将军一见如故,颇有知己之感,故有一言,不避唐突,请项将军参详。吾观项将军武艺人品皆为上上之选,非凡夫俗子之流,既如此,何不寻一明主而建功立业乎?若项将军不弃,关某可推荐项将军与我兄长帐前效力,以项将军之……”

    刚说到这儿,项羽就皱眉了:“关将军,你兄长谁啊?”

    项羽至今还没弄明白所处的是什么地方呢,在他的概念里,老子就是西楚霸王,天下第一的英雄豪杰,而且是自己当老大,你大哥什么身份居然能让我去给他卖命?多大的庙啊?能装下我这么大的神吗?

    这是一个半开玩笑又有点不爽的态度了。

    关羽却是没听出来,愣了愣:“项将军居然不知道关某兄长是谁?”

    在他印象里,这事儿应该天下皆知,怎么可能有人不知道呢?喝多了还是装的?

    不过,也无所谓!

    对于自己兄长的履历,关羽很是自傲,于是立刻说道:“关某的兄长姓刘名备字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帝玄孙,当今天子亲口称之为皇叔,现在西川,为汉中王……”

    “等等!”

    项羽再次打断关羽的话:“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关将军是不是酒喝得太多了?”

    的确,项羽以为关羽在胡说八道呢。

    关羽说的那些事儿都是在项羽之后发生的,项羽对此当然是一无所知,而且毫无概念,最重要的是,在他的意识里,现在还是秦末,至于历史已经往后翻篇了好几百年的事儿,这太玄幻了,项羽想都没想过。

    而他这么一说,关羽有点懵,更是加深了误会。

    他以为项羽是故意这么说的,为的就是拒绝自己而不想给刘备效力当差,所以才装糊涂。

    但是……没关系啊,这种场面关羽见过。

    当初刘关张哥仨去请诸葛亮出山的时候,诸葛亮不也是各种推脱各种拒绝吗?等三顾茅庐给了他极大的面子之后,他才终于点头答应。

    “唉,这年月,有能耐的人怎么都这毛病啊?”

    关羽心里腹诽,但是有了当初诸葛亮的例子,关羽也就有样学样,更谦恭了:“项将军说笑了,我大汉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定鼎中原,富有天下,传至……”

    “等等!”项羽又把关羽的话给打断了。

    关羽心里别提多别扭了,这位项将军有能耐是不假,可这性格太古怪了,比我还傲不说,关键是总不让我把话说完,这是什么习惯啊?

    但是为了招揽项羽,关羽只能强压心中的不爽,拱手问:“项将军有何指教?”

    却见项羽已经站起来了。

    还顺手抄起了一直放在他身边的霸王枪:“你刚才说什么?斩白蛇而起义?说的是谁啊?刘邦?”

    “正是!”

    “哦!”项羽点点头,端起碗来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碗往身后一扔,笑道:“弄了半天,你是刘老三的人,呵,果然是酒无好酒宴无好宴,既如此,咱们也就别废话了,你已经把我赚到这里来了,刀斧手何在?叫他们出来,项某若是眨一眨眼,便不算当世的英杰。”

    “项将军这是何意?”关羽一脸懵逼,完全闹不清楚项羽为何会突然翻脸。

    “事已败露,又何须再装?”

    项羽也懒得解释,直接一枪挑翻了面前的桌案:“拿起你的刀,项某再与你大战三百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