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非正常金牌制片人 > 32.他是黄巾余党?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关羽为人最重情义,而他最喜欢的,也是和他一样有情有义的汉子。

    这年月女人的社会地位不高,尤其在很多有权势的男人看来,女人就是玩物,是玩腻了之后就可以随意丢弃的东西。

    但是项羽此时的做法,与他们截然不同。

    在关羽看来,项羽的武艺不俗,肯定不是池中之物,这样的男人功名富贵唾手可得,女人更是要多少有多少。可他对自己的夫人如此敬爱,关切,情义深厚,足以说明他的人品极其出色,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子,说句不尊重的话,他的所作所为,甚至比自己那位说出“妻子如衣服”的大哥刘备都要强上几分。

    人品出众,有情有义,武艺绝伦……这样的人就算傲慢一点,又有何不可?

    关羽越看项羽越顺眼,不但不再计较项羽的傲慢劲儿,甚至都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了。如果项羽是在桃园结义的时候出现,关羽绝对能拉着他一起拜把子。

    想了想,关羽再一次的拱手,发出邀请:“项将军,尊夫人身体有恙,虽然经过华佗先生医治,必无大碍,可还需要一个安静之处休养,好在离此不远便是关某驻所,关某唐突,若是项将军不嫌弃,请携尊夫人到关某处小住几日可好?一来尊夫人能有安静之地休养,二来关某也好有个时间与项将军亲近一番。不瞒项将军,关某对足下的武艺为人都很钦佩,有结交之意,不知项将军意下如何?”

    项羽多豪爽啊,而且担心着虞姬的伤势,他连一点犹豫都没有,立刻答复:“如此便多谢关将军了!”

    关羽大喜,却又随即露出尴尬的神色:“项将军,关某这次来的仓促,并不知道尊夫人也在此,所以没什么准备,不如这样,你我先回驻地,关某再派一顶暖轿来接尊夫人……”

    刚说到这儿,一直被当成空气无视的刘沛说话了:“不用麻烦了,我直接开车过去就行了。”

    “开车是何意?”关羽没听懂。

    刘沛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既如此,那就来个实地展示吧。他对关羽说:“关二叔你往旁边靠靠,我给你操作一下你就懂了,对了,一会儿可能比较惊悚,你留神!”

    然后他就开车门上车了。

    关羽抚长髯大笑:“小哥未免太轻视关某了,关某一生戎马,历险无数,百万大军之中笑傲自如,还没有什么……哎呀,这……这是何物?”

    解放卡车是柴油的,一发动,突突突的一阵乱响,这种怪异的声音关羽前所未闻,他就算心再大也扛不住了……这东西居然会动?而且还会叫?难道这是活物?不像啊!

    不仅仅是他,那一百个士兵也都吓的不轻,失惊打怪,甚至还有直接吓晕过去的。

    这时就见项羽从车斗里探出半截身子:“关将军不要惊怪,这位刘先生乃是仙人,这是他的坐骑,自然与我们凡间之物不同。”

    “仙人?”

    关羽一愣,随即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这个小子莫非是黄巾余党不成?”

    黄巾!

    这是个贯穿于东汉末年的专有名词!当年张角张梁张宝哥仨起义,开展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农民运动,为了能够凝聚人心,他们用不少封建迷信的招数,其中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学过一本仙人给他的《太平要术》,号召追随者们人人头戴黄巾,烧香念咒,喊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战火燃遍了整个东汉王朝,从而天下大乱。而关羽就是靠着剿灭黄巾起家的,征战之中自然见过许多仙仙鬼鬼的事情,但是经过事实证明,那些鬼啊神啊都是扯淡,一拳打脸上也哭,一刀砍下去也死,所以对于这玩意儿,关羽完全不信,基本是个免疫的状态。

    不过,现在刘沛很明显和项羽是一伙儿的,关羽又想招揽项羽,也就没有继续深究,算是给了项羽面子。

    而且……黄巾余党又如何?周仓廖化皆是黄巾出身,还不是一样招揽过来了?

    怀念了一下自己以前操作过的实际案例,关羽点点头:“好吧,既如此,咱们就动身吧!”

    一声令下,那些被吓的腿软的士兵们转身往回走,关羽本来也想骑马走,可是见到项羽一直在车上,没有下来的意思,他也就动了心思,想想之前项羽跃马上车的样子,关羽也是有样学样,让赤兔马倒退几步,然后纵身一跃,咣的一声,马蹄子也落在了解放卡车的车斗里。

    “关将军马不错!”项羽没心没肺的夸了一句,然后又去转头看虞姬了。

    现在,虞姬躺在车斗里,依然还是个昏迷不醒的状态。但是她的伤口已经没事了,华佗给她上了药,又做了包扎,等药劲儿过去了她就能醒过来。

    怕她躺的不舒服,项羽还很体贴的把自己盔甲脱掉,然后将贴身的衣服卷成一个卷,塞在她的头下给她当枕头,所以关羽上来之后,看到的是个光着膀子的项羽。

    “你们都不下来了是不是?那我可走了啊!”刘沛朝后面吼了一声,没回应,然后他就开始开车了。

    解放卡车一动,关羽又是惊了一下,但是看到项羽不动声色的样子,他也忍住,没让自己表现出任何的惊慌,一翻身,稳稳当当的从赤兔马上下来。

    倒是华佗和他那个小跟班都有点吓着了,他们之前见过解放卡车闪光,现在居然又能动了……我的天那,难道那个小哥真是仙人不成?要不然他怎么会有如此古怪的坐骑?

    华佗脸色有些发白,一个劲儿的捋胡子:“老夫活了几十年,也没见过这样的怪事啊!”

    就这样,前面一百个士兵开路,刘沛开着车跟着,车斗后面一共五个人两匹马,比搬家还热闹呢!

    只是速度有点慢,可是这也没办法,总不能加速冲过去,把那些当兵的都撞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