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谢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 > 第954章 谢总睡书房
    东山的小酒儿,晚上趴在父母的床中间死活不下去,她拽着林轻轻的睡衣处,哭得像个哨声。

    谢闵慎抱起小女儿,“哥哥都跟父母分开睡觉了,作为妹妹要向小财神哥哥学习。”

    小酒儿:“呜呜,哥哥是妹妹。”

    谢闵慎好不容易和媳妇儿说好,今天晚上什么都由着他的,结果刚脱了衣服,讨人嫌弃的女儿从中间横插“一杠子”,不一会儿,中间横叉“两杠子”。

    看着两个女儿都躺在他们夫妻俩床上,林轻轻又不忍心拒绝,“闵慎,我们就抱着孩子睡觉吧,你们她们哭得多可怜,外边还刮着风,下着雨。”

    谢闵慎上衣都脱了一半,光着膀子,林轻轻的睡衣也是半路穿上去的。

    他没辙对着两个女儿的屁股一人一巴掌,“盖进被窝睡觉。”

    后山的洋房处,谢公子算是比较好哄得,因为他的需求大。

    谢闵行答应他:“周末如果不下雨爸爸带你去骑马。”

    这才让他自己睡觉。

    回到她们的卧室,云舒直接掀开被子,跪在床上,准备睡觉。

    突然后背又被熟悉的怀抱环绕,她:“老公,我早上警告过你了。”

    谢闵行将她翻转过来,他问:“小舒,韩柏最近找你次数很多?”

    “还行吧,咋么啦?”

    谢闵行抱着她将她压在身上,他在妻子的唇上掠过,“以后少见他?”

    云舒努努嘴,“吃醋啦?

    我们是合作关系,少不了,唔~”她以为简简单单一个吻就够了,可谢闵行不够。

    云舒嘴巴空出来的间隙,她警告:“你今晚再睡我,我就离家出走啦。”

    谢闵行在她的唇上再次一吻,“好,我不碰你。”

    说完,他起身,“为了你今晚的人身安全,我觉定去睡书房,免得半夜受不了,睡了你。”

    他从妻子的身上起身,抱着她塞进了被窝。

    然后拿起自己的枕头,准备去到工作的书房,“晚安。”

    他在妻子的额头落下一个吻,关上台灯就出去。

    直到他离开,云舒还处在没恢复的界面,自己的警告这么管用么,哇,他真的走了诶!“哇咔咔,太好了,我终于自由啦。”

    没心没肺不心疼丈夫的小妮子在床上打滚,然后伸开胳膊舒舒服服的睡觉,结婚后,她就很少一个人一个卧室了。

    在家的时候,突然她的丈夫和儿子都在身边,只有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好舒服啊。

    床是自己的,屋子也是自己的。

    太幸福啦!书房的谢闵行灯没有关闭,他将枕头随意的仍在沙发处,脑袋枕着他弯曲的右胳膊。

    他闭眼一直在等妻子心疼的过去叫他回房间。

    等啊等,已经深夜两点了。

    谢闵行突然睁开眸子,“这小妮子不会自己舒服的睡着了吧?

    这一点很有可能。”

    他得起身看看去。

    推开卧室门,只见,被子都掉在地上,她舒舒服服的一个“大”字,霸占着整张床,不一会儿,还翻个身,抱着枕头睡觉。

    再一会儿,翻到床边差点掉床。

    谢闵行屋里闭眼深呼吸,他果然被妻子忘在脑门后了。

    她很享受一个人在家睡觉的感觉。

    他记得之前妻子的睡姿没有这么不稳当,难道是因为他晚上搂的了么?

    睡到半夜,云舒爱翻身,他都胳膊搂着她,让她翻身也有个东西护着,而且,她现在睡着还爱抱着自己的一条胳膊睡。

    再不济,一条胳膊搂着他的腰睡……谢闵行看了她许久,最后直接将她抱在怀中,抽出她胳膊上的枕头,自己枕着,然后另一只条胳膊让妻子枕着。

    她梦语,“唔,老公别打我,呜呜。”

    谢闵行狐疑,自己对她很差么?

    自己经常打她么?

    这个小妮子做的是什么梦!谢总果真朝着妻子浑圆的屁股蛋儿,又是一巴掌。

    “惩罚。”

    然后搂着心爱的小妮子睡觉。

    清晨八点钟,由于是周末,所以谢闵行没有叫妻子起床。

    云舒睡醒,她看了眼时间,然后在床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她睁大眼睛,开心的说:“昨晚上是我睡的最舒服的一个晚上。”

    谢闵行从健身房出现,他胳膊上抱着吸着奶壶的儿子,他问:“既然小舒一个人睡这么舒服,那我今晚还睡书房。”

    “不要啦,老公,书房没有被子和床,很不舒服的。”

    在谢闵行以为妻子对自己心软的时候,小妮子说:“要不你睡几天客房吧?”

    谢总眯眼,他压迫的望着妻子,很好!想他在家的地位已经沦落到客房了。

    他放下儿子,叫了声毛毛,小家伙就跟着小狮子去了自己的笼子里玩儿。

    谢闵行则留有时间,准备收拾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女人。

    看着他锁门脱衣服的动作,云舒突然觉得大事不妙。

    他一步步的逼近。

    云小舒直接从床上蹦起来要逃走。

    谢闵行走到床边,他拽起小妮子的脚裸,将她拽到自己的身下,“准备去那儿?”

    “老公,你,你别冲动呵呵,不睡客房,你想睡书房就继续睡书房。”

    小妮子咽口水,她大清早的起床不会又要遭殃了吧。

    谢闵行嘴唇略过妻子的寸寸肌肤,所到之处,热气都打在她的身上,让她难受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谢闵行扯掉她身上的睡衣,不用过多的脱衣服,他的手直接放在她的敏感地方,让她浑身有了颤抖。

    “老公,你手下去。”

    谢闵行吻堵住她的嘴巴,在他的攻势下,小娇妻逐渐沦陷,口中对她的迎合也慢慢的加重。

    晚上做不了的,白天他也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慢慢做的时间长了,云舒已无招架之力,她断断续续的向丈夫求饶,“啊,老公,呜呜,我不行了。”

    谢闵行的一切还停留在她的体内,他拨开妻子脸上的碎发,趴在她身上问:“晚上让我睡哪儿?”

    “呜呜,是你自己说的睡书房,啊。”

    云舒说的答案让谢闵行不满意,他就在云舒的身上用力的耕耘,让她抑制不住的娇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