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佟氏小妾 > 三百八十四章 二闺女
    见佟双门问起这个,佟双临明显地瑟缩了一下。

    “你知道的……你姐夫家的铺子离不开人!”佟双临到底还是性子要强,即使是自家的妹妹,也不会说了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事情。

    佟双门看着佟双临那闪躲的神色,哪里还能不明白,但是她知道自家这个姐姐一向要强,若是自己此时劝她些什么,反倒是不好。

    钱氏做了些吃的给这姐妹两人带上,陈良就陪着姐妹两人往县城去了。

    等两姐妹出了门了,陈屠户和钱氏两口子看着佟双全与佟双宝兄弟两人才开始唉声叹气起来,这一个家就这么完了。

    陈良塞了足足一两的银子,那看守的人才松口让这姐妹二人进去,但是不能超过一刻钟的时间。

    陈良与佟双临、佟双门姐妹自然是满口应声,然后就跟着看守进了牢房。

    牢房黑漆漆的,里面散发出一股股说不清的酸臭味道,佟双临与佟双门心里想着自家爹娘就被关在这般的地方,心里那点子恶心也都变成了心疼。

    “爹,娘!”

    到了牢房,佟双临的眼泪就忍不住了,不由得高声唤了起来。

    “喊什么喊,喊什么喊,再喊就都给我滚出去!”

    看守的狱差被佟双临的哭喊声吓了一跳,不由得转身喝道。

    陈良忙把佟双临与佟双门姐妹护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又朝着这看守的手中塞了一角的银子,然后讨好地道:“妹妹不懂事,大人千万别怪!”

    说完,陈良还朝着一旁的佟双门使了眼色,佟双门忙把自家姐姐的嘴给捂住了。

    就在这时,佟双门听见不远处有个嘶哑且惊喜的声音唤了陈良的名字。

    “陈良贤婿,是你吗?”

    声音嘶哑且小心翼翼,佟双门与陈良都听得出来,这是佟掌家的声音。

    “不许大声喧闹,若不然就把你们立刻赶出去!”

    陈良忙点头哈腰地应了是,然后又朝着那看守的手中塞了一角银子。

    看守满意地掂了掂手中的银子,然后出了牢房了。

    一直等到看守的衙差出了牢房,佟双门才敢放开捂着佟双临的手。

    “爹,娘!”

    佟双临看着牢中一下子老了十岁的自家爹娘,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我就知道你是个心狠的,我吗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连眼泪都舍不得落一滴!”大闺女佟双临哭成了那般,二闺女佟双门却是眼泪也没落上一滴,朱氏不由得辛酸地责骂着。

    佟掌家见女婿还在边上,这个时候的朱氏竟是还说这般得罪人的话,真是一点子脑子也没有了,不由得朝着朱氏就是一脚。

    要是搁在以前的朱氏,就算是不和佟掌家干上一场,那也是要躲开的,现下的朱氏实在没了力气,只能生疼地受了这一脚。

    “你懂什么!”

    吃痛的同时,朱氏不由得朝着自家男人使了眼色。

    朱氏虽是平日里好吃懒做,察言观色却是一流的,若不然也不能让身为婆婆亲侄女的小王氏讨得更多的便宜。

    自然,这也与他们两口子的厚脸皮有光。

    佟双临与佟双迎都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没有比她更了解这两个闺女的了。

    别看平日里自家大闺女佟双临一副厉害的模样,其实也就是窝里横,小时若不是有她两个哥哥在后面护着,还不知道被村里的孩子揍成什么模样呢,长大了嫁人了那更是怂货一个,自己的公婆搞不定就算了,就连自己的男人都搞不定,那定是指望不上了的,再加上此时看着佟双临只身前来,朱氏心里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了。

    反倒是这个不是自己养的大的二闺女佟双门,平日里不声不响的,却是最有主意的那个,从那时在后山宅子做丫鬟的时候就显出了。

    当时除了每月拿回家的月钱,二闺女佟双门还攒下了不少的私房钱,这也是朱氏无意中发现的,当时她还以为是后山宅子给佟双门涨了月钱,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佟双门得闲的时候就会给后山宅子的婆子丫鬟跑腿,作为谢礼,这些丫鬟婆子都会给上个一文两文的作为答谢。

    平日里头,若是主家有什么事情吩咐,佟双门也都是第一个出来抢着做,脏的累的她全然都不在意,正因着如此,也时常能得了主家的赏赐。

    从那时起,朱氏就觉得自家这个二闺女不简单,当初佟掌家想把二闺女许给那陈屠户家的小儿子陈良时,朱氏还提出了反对,无奈佟掌家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最终还是拿钱把自家二闺女嫁给了陈良这个瘸子。

    陈良对佟双门的好朱氏都瞧在眼中,而自家二闺女精明归精明,却是有一个弱处,那就是极其心软,也不是那能干出恶事的人。

    正因为如此,朱氏此时才会有些急切地把佟双门拿捏到手中,好让她想法子救了自己出去。

    到了牢房中,佟双门一直忍着没落泪,因着从小到大都是在外祖父家长大,这般的她不愿在爹娘面前落泪,也觉得别扭,可谁知朱氏一见着她就破口大骂起来。

    多年来的委屈以及这几日的奔波恐惧让佟双门一下子没忍住,哭了出来。

    “岳父岳母你们是误会双门了,她是……”

    只是陈良的话还没说完,佟双门就擦了擦眼泪打断了他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陈良只是心疼佟双门,此时听着佟双门的话,不由得想起今日有更真要的事情要说。

    “爹娘,三叔,三婶,若是再上堂,你们就招认了吧,到时候我也会带着两个弟弟到堂上求县太爷可怜可怜我们!”

    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佟双门不想浪费在口舌之中,所以直接地说道。

    佟掌家与朱氏,佟掌万与小王氏几人听了佟双门这话,不由得眉头一竖。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报应啊!报应啊!我肚子里爬出的闺女竟是想害了我性命!”

    朱氏一听这话,哪里能让,直接怒吼起来。

    一下子这么大的动静,陈良忙看了看牢房外面,见衙差并未过来,不由得拍了拍胸口。

    “现在不是撒泼打混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