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混在九叔世界的日子 > 083 大家一起嗨啤(下)
    四目道人太跳了,挑衅史津也就罢了,史津知道他的性格不会跟他一般见识,如此尤不知足,连一休大师也给惹毛了。

    一休率先出手夹住四目道人的筷子,嘉乐想象中萝卜干、咸菜横飞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史津以筷为剑,在四目道人手腕上轻轻点了一下。

    酥麻的感觉瞬间蔓延至整条手臂,好像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筷子都拿不住,纷纷掉在桌上。

    “走你。”史津一脚踢飞四目道人屁股下面的凳子,四目道人身子一空,哎呀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粥洒了一身,好不狼狈。

    一休开怀大笑,菁菁幸灾乐祸,嘉乐小声偷笑,史津笑吟吟地问道:“师兄,吃饭就好好吃饭,不要闹,不要跳。”

    “有你的,不玩了。”四目道人甩了甩发麻的胳膊,偷偷瞟了眼桌下,右脚脚尖绷直,长枪一般踢向史津胯部。

    史津先知先觉似的起身后撤,四目道人一脚踢在凳子上,一张脸皱成一团,嘴里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

    一休偏头一看,原来史津坐的竹凳已经变成了硬邦邦的石凳,四目道人那一脚扎扎实实踢在石凳上,越用力就越疼,忍不住笑道:“害人之心不可有,害人终害己。”

    史津抬起粥碗向一休示意:“大师,喝粥。”

    “道长,喝粥。”

    四目道人吃了暗亏,总算老实了,抱着凳子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坐下,问道:“阿津,你刚才使的是什么道术?”

    “南洋十大降术中的邪石降。去年和九叔联手杀了个降头师,从他身上搜出来一本降术修炼秘籍,闲着无事的时候随便练了一下,师兄觉得如何?”

    四目道人撇撇嘴,“歪门邪道。阿津,你练归练,不要涉入太深,更不能用来害人。”

    “师兄放心,我有分寸,邪术对付小人最合适不过了。”

    四目道人嘴角狠狠抽了抽,已经绝了找史津麻烦的念头。修为齐平,符术那么厉害,又练了邪恶歹毒的降术,自己估计弄不过他,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

    吃过早点,一休、菁菁起身告辞,史津留住他们,让他们带回去一点饼干、糕点、糖果和罐头。这些玩意是任发从盛城买回来的,一买就是一大堆。

    史津不爱吃甜食,对罐头也不特别钟爱,那么多东西任婷婷一个人吃不完,来之前吩咐史津带点给四目道人和嘉乐。

    小屋地处偏远,远离闹市,四周绿树环绕,鸟语花香,空气清爽,饭后在山中走一走便觉心旷神怡。

    “师叔,你在看什么?”

    史津站在菜畦边,头也不回地说道:“看鹅[第八区 www.yeyin8.com]。”

    “鹅有什么好看的?”

    “不好看,但是好吃。”史津回身问嘉乐道:“嘉乐,你吃过火锅么?”

    嘉乐摇头,“没吃过。师叔,火锅是什么?”

    “正好,咱们中午就吃火锅,农家鹅肉火锅。嘉乐,家里有小铁锅和火炉么?”

    “有的。”

    “去,逮只鹅杀了,再准备点绿色蔬菜,种类越多越好。”

    嘉乐问道:“师叔,蘑菇可以么?”

    史津大喜,“太可以了,这玩意是好东西,多多益善。”

    “昨天我跟大师、菁菁进山采药,采了好多蘑菇野菜回来,都是可以吃的。”

    “不错,不错,你小子很有灵性。你杀鹅生火,我负责其他肉食和酒水,分头行动。”

    “好啊。”

    肉食不用怎么准备,他带来的罐头里有牛肉罐头、鸡肉罐头和猪肉罐头,随便处理一下就能做食材。至于酒水,这才是史津临时起意吃火锅的真正原因。

    啤酒。棕色玻璃瓶里装的黄色液体,盛城三大啤酒品牌之一的UB黄啤。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史津整个人都惊了,新朝时期有啤酒?

    后来跟任发打听了才知道,朝廷没亡那会就有洋人在夏国投资建啤酒厂了。末帝元年,洋行在盛城开设啤酒厂,开始生产UB啤酒,距今好几个年头了。

    前世史津喜欢喊上几个老哥三五瓶,一把小肉串外加香脆炸鸡,坐在路边摊前胡吃海喝,那岁月美好得叫人怀念。这一世朋友不少,但都天各一方,没人陪他喝酒,一个人自饮自酌忒没意思。

    从乾坤符里取出三瓶啤酒,贴上冰封符冰镇一下,这才是大热天喝啤酒的正确打开方式。幸好四目道人回房睡觉去了,不然非骂一句“败家子”不可,因为冰封符是中品灵符,拿来冰镇啤酒这种事只有史津干得出来。

    二人分头行动,手脚很麻利,锅底鹅汤做好,史津把汤底倒进架在火炉上的小铁锅里,吩咐嘉乐施展御火术加大火力。

    四目道人睡的正香,忽然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一时间睡着全无,伸着懒腰从房间出来。看到史津、嘉乐围着一口小铁锅忙碌。

    “你们干什么?”

    嘉乐抬头一看,笑道:“师父,刚要叫你,快过来吃火锅。”

    “火锅?”四目道人愣了一下,迈着八字步过去,深深吸口气,真他娘的香,“锅里煮的是什么肉?”

    “鹅肉。”

    “哪来的鹅肉?”四目道人反应过来,一把将嘉乐抓到身边,双手在他脸上揉捏,“嘉乐啊,师父爱死你了。你真会吃啊,外面养的鹅我都舍不得吃,你说杀就杀了,啊?”

    “师父,不关我的事……”

    史津开口解救小师侄,“师兄,你错怪嘉乐了,是我让他杀的。”

    “你们两个兔崽子真会来事!”

    “嘉乐,去隔壁叫菁菁过来吃。师兄,坐。”

    四目道人不怀好意道:“把和尚也叫来,不要告诉他我们吃鹅肉……火锅。”

    真损。史津忍俊不禁,挥挥手示意嘉乐快去。啤酒打开瓶口还冒着寒气,满满地倒了四杯,史津端起一杯碰了碰四目道人的杯子,“师兄干杯。”

    一口下去,凉入心肺,史津陶醉地喊道:“爽。”

    四目道人看了看杯里的啤酒,微微犹豫,学着史津猛灌一口,顿时一激灵,好个透心凉,全身毛孔张开,说不出的舒爽清凉。

    “师兄,牛肉烫一下就可以了。”

    过了一会,嘉乐带着菁菁过来,四人推杯换盏大快朵颐,总算有点前世的热烈气氛了。

    至于一休大师,一个人坐在空旷的房间里,默默嚼着干硬的饼干,时不时侧耳倾听隔壁的吵闹声,赞道:“真甜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