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萌宝当道:我家妈咪是女王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疼
    华筝一脸黑线:“宝贝儿你说的真棒!就是中饱私囊带了钻石回来……不过,你要吗?”

    厨房桌上放着一盘刚炸出来的花生米,华筝也不管烫手不烫手,抓了一把塞嘴里,跟只小松鼠似的吃得贼香。

    豆豆一脸无奈:“华姐姐,你吃饭都不洗手的吗?”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华筝大大咧咧,看豆豆端了菜出去,摆在餐桌上,又跟着追了出去,“宝贝儿,我问的话你还没说呢,钻石,你要吗?”

    “要啊,华姐姐给的,为什么不要?”炯炯有神的萌萌小脸,看得华筝忍不住手痒,又想捏他。

    豆豆连忙后退一步:“华姐姐,差不多就行了。脸要是捏坏了,妈咪会伤心的。”

    “呵,说得跟真事似的。”华筝一脸遗憾的缩回了手,“要了这些钻石,就不怕你杨哥哥找你麻烦?”

    “不怕啊!”

    “为什么?”

    豆豆淡定:“华姐姐给我的。”

    华筝:……

    半会儿,终于反应过来,哭笑不得:“豆豆,你可真是连你华姐姐都坑。”

    “我不是,我没有。只是姐姐给的,我总得要珍惜,杨哥哥总不能连这点情分都不讲。”豆豆眨着眼睛,一脸认真。

    华筝黑线,总感觉把自己坑了怎么办?

    杨大佬到时候问起来,中饱私囊的是她华筝……只是单纯收礼物的却是Eric。

    所以,这口大锅依然是她背,豆豆倒是把所有好处都占了。

    果断反悔:“这个,钻石的事放放再说,我们先吃饭。”

    “晚了。”笑眯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华筝顿时抚额,哭唧唧,“我反悔了呀,苏姐……钻石还给我好不好?”

    “不好。”苏小念勾了勾唇,“送出手的礼物,怎么好意思再要回去?”

    冀瑶已经把钻石送了出去,华筝一脸哀怨的看过去,苦逼的不行:“瑶瑶,你这手也太快了。”

    “不快,一切都是按你说的来。”冀瑶道,“你去厨房找吃的,我去找了苏姐……苏姐很喜欢你送的钻石。”

    “这必须要喜欢呀!我妈咪喜欢的,我也很满意。”豆豆接话,小短腿嗒嗒跑过去,仰着小脸看向自家亲亲妈咪,“妈咪,去救援的路上,没出什么意外吧?”

    苏小念低头,捏捏儿子的小脸蛋:“你觉得妈咪是那么弱的人?”

    “没有!我家妈咪天下第一强!”豆豆果断彩虹屁拍着,苏小念满意一声,招呼几人入座,“尝尝宝贝儿的手艺。”

    褚风拿了酒出来:“红的,白的,要哪个?”

    “掺着?”华筝一脸兴奋,把钻石的事忘到了九宵云外。

    华筝的提议得到了大多数的赞同,苏小念抬手把豆豆面前的酒杯放一边:“你不许喝!”

    豆豆:……

    一脸乖巧:“妈咪,我喝饮料。”

    “可以。”

    得到妈咪允许,豆豆连忙跑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饮料出来,一看那边三个女人已经喝上了……倒是褚风,地位没这几个大佬重,果断老实的不敢沾酒。

    豆豆过去,笑眯眯说道:“褚风叔叔……”

    “停,咱能别叫叔叔吗?”褚风这会儿简直真要哭了,小心肝都在抖,“我说小大佬,你叫她们两个姐姐,叫我叔叔……我怕啊!”

    “没关系的,华姐姐跟瑶姐姐不会介意的。”豆豆一脸淡定,手中的饮料放在桌上,慢慢给自己倒了一杯,就见三个女人已经豪爽的干起了白的。

    豆豆皱了皱眉头,担忧的看向妈咪:“……妈咪,你还可以吗?”

    苏小念呵呵,大手用力的拍着儿子的小肩膀:“放心好了,亲爱的……就算是醉了,照样能大杀四方!”

    呵呵!

    在自己家中,大杀四方?

    豆豆抽唇:妈咪,你真的醉了呀!

    打眼一看,这才过了多久,白的红的已经掺着喝了两瓶了。

    有些头疼:“褚风,妈咪不能喝了,我带她去休息,华筝跟冀瑶……”

    “我不用!”华筝打个酒嗝,是真正的千杯不醉。

    一脸兴致勃勃的说:“我再来三斤都没问题。”

    很好!

    转向冀瑶:“瑶姐姐,你呢?”

    冀瑶向来气质清冷,与她不是特别相熟的话,她大概一天都不会说一句话。

    可现在,却是两腮染了红晕,笑起来温温暖暖,跟可爱的邻家大姐姐一样,棉棉的说:“唔,我找清风来接我。”

    摇摇晃晃抬起手,接通了杨清风,冀瑶喃喃的说:“清风,你来接我好不好?”

    “瑶瑶?你在哪儿?”杨清风清凉温润的声音透过通话器传出,不急不缓,君子风度。

    豆豆勾唇,两眼炯炯有神,忽然就有了心思看戏。

    冀瑶抬手抚额,眼前有些晕,她迷迷糊糊抬眼视线扫过,发现这里好陌生呀。

    乖巧的很:“不……不知道。”

    杨清风:……

    深吸一口气,耐心的问:“打开视频。”

    迅速起身,拿了外衣飞快的出门。冀瑶跟个乖宝宝一样,嗯嗯点头,刚要把视频打开……华筝扑过去,眼疾手快把她拦下,向豆豆使个眼色:“杨大佬要过来,见我们喝酒,后果会怎样?”

    豆豆双手托腮,两眼带笑,一脸的天真无辜:“我没有喝酒呀!华姐姐你怕什么?”

    华筝:……

    卧槽槽槽!

    感觉今天的大锅是背不停……且背定了!

    要哭!

    连忙对着通讯器讪讪出声:“杨哥,是我,我是华筝。”

    “嗯,我知道是你。”

    杨清风一边开车,一边目光淡淡,冷静的说,“地址?”

    “啥……啥地址?杨哥你在哪儿?”华筝真的要哭了。

    杨大佬张嘴就问地址,感觉要把他们给活吃了!

    竟敢把杨哥的心头宝给灌醉,她死定了。

    “华筝,地址。”再一次的重复,已经隐隐带了冷意。

    华筝:……

    完蛋了,彻底死定了!

    生无可恋:“……原河公寓,十八楼。”

    通讯中断,华筝“嗷”的一声跳起来,慌手慌脚的想把冀瑶摇醒,急得要火上房那种:“瑶瑶,醒醒啊。快醒醒,你说你不能喝酒……你乱起什么哄呀!”

    冀瑶双腮飞红,醉酒后的她,真是特别的乖。

    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看着是华筝,冀瑶水汪汪的眼睛忍不住就委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