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妖圣祖 > 第五十章:少年风骨
酷%匠K,网*唯一正版~,其y他{都是R$盗版"Q2Dz7●0{√5G8*3T+5;/     这一刻,所有人呼吸急促起来,望向了少年,眼眸中全部都是炙热,甚至,贪婪,嫉妒,各种眼神都有。

    这么多钱,都能随项尘调动??

    这一刻,夏家人望向了项尘的目光,也是如同在看待一位财神爷一样啊。

    若是和这位爷搞好关系,以后还缺钱用吗?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

    项缺德,不,项缺感觉头有点晕,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随后目光死死的盯着项尘,眼眸中全部都是嫉妒啊。

    凭什么?凭什么这小畜生是什么二爷?能调动这么多钱财,金钱,他如今作为项家唯一世子,也调动不了这么庞大的财富。

    凭什么啊?

    项缺眼眸赤红,心中全是不甘。

    “这么多钱,都是狗子的?”夏侯武都被这堆金山震撼了。

    “这小畜生,这段时间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怎么会这样?查,回去一定要查清楚。”

    林王妃内心也在狰狞的怒吼。

    项尘震撼之后,也是深吸了口气,苦笑道:“青凤姐,快把这些钱收起来吧,免得晃瞎某些人的狗眼。”

    青凤大管事笑道:“这钱既然拿出来了,就没收下的道理,你救主人一命,如今又是主人忘年交的兄弟,这钱你当收下,供你以后修行。”

    项尘闻言心中虽然多了几分感动,可是依旧不要这钱,道:“陈老哥的好意我心领了,我项尘也是认他这老哥的,不过我和他的相遇就是一场缘分,他的病能遇见我,也是老哥命不该绝,我救他没想过挟恩图报。”

    “更何况,我项尘虽然还年少,我自有我的风骨,这笔钱我是不会要的,我需要钱,我会用自己的能力去挣,男儿立于世界,如何能靠别人恩惠一直生存下去?请青凤姐务必收回这钱,我有自己的挣钱能力,饿不死的。”

    “卧槽,傻笔吧,这么一大笔钱都不要。”

    “唉,年少啊,什么风骨,能比得上这么一大笔钱重要。”

    “说得好,不为金钱折腰,利益面前,此子竟然能保持如此本心,是个重情重义有底线的人啊。”

    在场之人,闻言心中反应各不相同,有骂项尘是傻逼的,也有欣赏项尘的,因人而异。

    而青凤大管事望向项尘的目光中更多了几分发自内心的认可。

    在商道无数年了,她见过太多利益之人,为一点钱,家庭破裂的,兄弟相残的,为了利益不折手段杀人越货的,太多太多了。

    项尘,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十万金币都拿不出的情况下,竟然还能保持如此风骨,这种人有自己强大的内心准则和道德底线。

    可深交!

    这一刻,她内心也是真正完全认可了自己主人的这一位小老弟,不只是因为感恩而已,因为他的人品。

    人活世间,一时之利或许能让你一时风声水起,然而,人内在的品质好坏才是人真正久立世间,能结交多少贵人的重要品质。

    当然,人的际遇不同,不同的处境,为了自己生存,该不折手段的时候也不能手软,无法用同样的道德标准人格底线去衡量不同的人群和环境。

    “那好,这笔钱我就收,你想用,只要给姐姐开口,需要多少有多少,不过这十万,既然是大皇子送你的,你不能拒绝了吧?”青凤大管事笑道。

    “哈哈,这个当然,能让大皇子闹一闹心,我可是很乐意。”项尘大笑,这十万自己就得收了。

    就当之前大皇子羞辱他,自己收的利息。

    青凤大管事收了金山,而项尘也收了那十万金币。

    而现在,夏家的人已经没有人敢在讥讽项尘一句,也没有人敢跳出来打他的脸了。

    甚至赵春惠都闭了嘴,不过内心肯定无比抑郁。

    而项缺也是咬牙切齿望着项尘,说不出话来。

    夏老太君一双深邃的眼眸望着项尘,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微微叹息。

    这项尘,真正项家的落魄世子吗?分明就是一个潜在的麒麟子啊。

    “今儿,真是见识了不少人被打脸,爽快,狗子,走一个。”

    夏侯武还故意大声笑道,举杯敬项尘。

    项尘淡淡一笑,道:“正如装比界的那句老话,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少年有血有梦,这人啊,真的是不能狗眼看人低,猴子,走一个。”

    “哈哈,打脸!”

    两兄弟碰杯,相视大笑。

    “可恶,嚣张个什么,贵人在多,自己只是个废物也没有用。”

    项缺冷声低哼道。

    “项缺德,你在哪里哔哔赖赖什么呢?现在这脸还不够痛吗?”夏侯武一放酒杯,冷笑说道。

    “我说,有些人终究是废物,贵人再多也是烂泥扶不上墙,打铁先得自身硬,别人能帮他多久。”

    项缺站起来,冷笑说道。

    “哟哟,瞧把你牛逼的,说得你多厉害一样,你有多硬啊?来来来,让爷的拳头试试,要不,干一架,打输了断胳膊断腿不许哭鼻子的那一种哦。”

    夏侯武讥讽道,二郎腿翘起,一摸自己的银空玉带,手中多出了一柄黑色战矛,嘭的一声插在了自己身旁。

    “粗鄙之人。”

    项缺冷哼一声,望向了项尘,讥讽道:“二弟啊二弟,你这辈子也就这么点能耐了,只能让别人给你出头了,而你,只能躲在背后,怂包,软蛋!”

    “去你的,你再骂我兄弟一句试试,鳖孙,滚出来,和我一战!”

    夏侯武暴怒,站起身,战矛指向项缺,真正的当他娘面骂他娘。

    “夏侯武,臭嘴放尊重一些!”林王妃终于怒了,释放出一股强大气势,压迫得夏侯武连连后退。

    “保护少将军!”

    夏侯武身后军士怒喝,拔刀挡在夏侯武身前,气氛紧张,剑拔弩张。

    “诸位,老太君寿辰,还请诸位都给个面子!”

    而这时,一直风平浪静的大长老夏风虎站起身,释放出了一股可怕的元阳气势,笼罩全场,压迫所有人气势,压得所有人心中难受。

    这位夏家大长老,出来压场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