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242章:+5%!
    场馆里。

    本就不多,一锅量的《宝山飞龙锅》,每人半碗不到的量,汤与食材便被瓜分干净了。

    针对食材的讨论,暂且告一段落。

    很明显,跟对食材谜底的探知欲对比,此时已经高高雄起的食欲,才是最迫切得到满足的!

    “还有吗?”

    董事会成员中,一个穿和服、身板有些佝偻,头发稀疏的老者,皱纹交错的脸庞上遍布着红晕,直勾勾盯住夏言。

    其余成员也纷纷骚乱,七嘴八舌:

    “不够,远远不够——”

    “请再来一锅吧!”

    “一锅哪里够,我自己,肯定就能把一锅吃掉了!你们别跟我抢,我自己要吃掉一锅……饥渴!”

    相比他们,堂岛银、四宫小次郎、才波城一郎等人,则表现得沉默,一脸回味和思索之色。

    “你怎么看,四宫?”

    肩膀上被搭了一张宽厚的大手,温热的阳刚气息,透过衣服传来,四宫小次郎心神激灵灵震了下,显得有些恶寒的,向堂岛银投去一个嫌弃的眼神,然后直截干脆的,拉开距离。

    “你是指料理的水准吗?”四宫低低哼了声,轻抬下巴,目光向前面一群老家伙扫去,看着这些表情兴奋、争吵不休的老顽童们,“这就是结果了,你看得见的!”

    堂岛银无奈,“我是说,你在他的菜品,吃到了什么,看见了什么……”

    闻言,四宫眼神忽地恍惚了一下。

    广袤的绿色森林。

    巨树,摇篮。

    然后他如同那片森林谷地的原住民,被自然的神灵祝福着,天生就是魔法的宠儿,可以轻松在高大的树木之间纵跃,能在最高最大的古木枝头上,仰头看着地平线上初升的太阳。

    总而言之,在吃完了半碗量的食物,汗水稍微停下,体内热流平复,却另有一股轻盈、飘逸的意境,充斥在心头。

    四宫没具体说,反而是认真观察了堂岛银不同于平时,显得神采飞扬的眉宇表情,才笑了一笑:“能把想传达的,这么驻存在食客的心间,这就是【破画】啊……有什么‘东西’,从舌尖上的料理世界,相当真实的……传达到了!”

    堂岛银眸色转为幽深,“呵,只是这样吗?”

    他显得有更高层次的看法。

    抬手,指了指四宫小次郎的脚底板,“你走两步。”

    嗯?

    脸上写满狐疑,四宫认认真真的,琢磨堂岛银的言行、表情,断定他不是在捉弄人和开玩笑,才尝试性地,打算走两步。

    只不过,右脚刚迈出并落地,“啪”的一声。

    落地的声音。

    以及脚上传来的触感。

    陌生!

    四宫脸色一下子由平静,变得惊愕,不敢信。

    ……

    散场了。

    董事会一群老头子,没能再讨得第二锅菜品,通通被夏言以“食材昂贵、限量限定”的理由打发掉。

    事实上,他找借口返回极星寮,却从系统那购买的两套食材,还真用干净了,见夏言咬死不松口,董事会这群人不仅拿他没办法,还得好声好气,排队送上名片。

    于是失去了两套食材,反手得到一大沓的名片,夏言随手翻看两张,都是什么某某产业巨头,供应链巨子,他对大佬们的友谊倒是无所谓,关键在「席上席」的头衔,对远月校园、食戟世界影响之大,正是他急需的!

    【偏差值(食戟世界)+5%】。

    这么一条提示,在老头子们相继离开后,突然跳出。

    妥了!巨肥!

    夏言赞一声,不过,他完全不急着使用这5%的资源,上一段旅行有太多收获,需要时间来静默消化了,就比如刚才弹出的任务之二:

    【‘遗失的美味’(二)。】

    内容:运用「食肉藤」的浆果部分,制作一道特级点心,特质/指数不限,食谱的形式、风格不限。

    时限:30天。

    奖励:「食谱福袋」(中华系、食戟系)*1、5个闲置技能点。

    “特级点心,真是完全不会啊!”夏言啧啧有声。

    ……

    并不是所有人都离开了。

    场馆里,才波城一郎和薙切仙左卫门都刻意留了下来。

    “这个「纸锅」,形式大于意义吧?”仙左卫门悠悠然地上前,抓起了搁置在灶台上,还没当废品丢掉的锅子。

    嘴上是这么问,仙左卫门却认真地,拆解「纸锅」,先将外一层的锡箔纸拆散掉,又把里层充当内垫内衬的硬质厨房纸,一张一张取出,整齐排在厨台上。

    纸张保持了完整,在熬煮高汤过程中,居然不见丝毫的碎烂。

    至于过滤杂质什么的。

    纸面,倒是沾了一些细小颗粒,但这个程度,不足以引起薙切仙左卫门的重视,况且从科学角度出发,任夏言说得天花乱坠,说「纸锅」自带过滤杂质功能什么的,这位远月总帅怕是都一万个不信。

    扫一眼拆解在台面上的东西,薙切仙左卫门愣了好久,“我还是弄不太懂,找不出什么玄机。”

    夏言很干脆举手,“其实,就是一种形式。”

    “或者,也可以称之为‘仪式感’。”

    “我觉得要有这么个仪式,才是对经典的致敬。”

    夏言心中补充一句:对,内个味道,注入灵魂的仪式感不能缺!

    致敬?

    才波城一郎、薙切仙左卫门齐齐惊愕。

    “这不是你的食谱?”

    夏言摇头,“不,你们刚刚见到的,吃到的,就是我的食谱,我的菜品。”

    才波城一郎嘴中“啧”一声,没去纠结食谱问题,而是很认真地问了一句:“所以,熬煮出来的汤头,味道充足的前提下,又保持清澈,不见杂质,是因为超强的火候掌控力?”

    “是!”

    这个不带迟疑的回答,反而让语音另一端的才波朝阳,直呼不可能。

    汤入味,食材却煮不烂。

    如此“火候”,根本就不科学!

    反正绝对不是现代烹饪学!

    ……

    停车场,一辆商务多座汽车里。

    西装革履的堂岛银,转头望了一眼「月天之间」场馆,回身就钻进车,并拉上车门。

    “直接去芦之湖的远月连锁渡假酒店,远月离宫。”堂岛银对司机说,低头看了看腕表,心中估摸着时间紧张,只怕要迟到一小会,让那群可爱的一年级新生们多等等了。

    “赶不上既定时间了。”

    四宫小次郎在后座突然出声道。

    堂岛银头也不回,后脑勺枕在副驾驶位的车座软垫上,吐口气道:“没事,日向子、梧桐田他们肯定已经到了,对了可以让夏佩尔教授先出面主持大局……”

    “我在这。”另一个低沉的声音也从后排传来。

    堂岛银拍额头,“啊,抱歉,我忘记您也留下来,见证这次‘破校史’的事件了!”

    声音的主人,自然是罗兰·夏佩尔。

    原著里,负责「住宿研习」工作的几个重要人物,居然被一件事情耽搁,明知会迟到,言行上却不见丝毫的懊恼之意。

    嘟嘟,汽车引擎发动了,直直向东京都郊外驶去。

    而头枕软垫的堂岛银,没闲谈的兴致,也没人主动找他搭话,如果是以上帝视角的话,便会发现此刻车内的三名乘客,都是相似的后仰安眠状,脸庞渐渐被一种祥和、宁静的表情所覆盖。

    呼——

    轻风,吹拂。

    在摇曳的藤条筐子里醒来。

    自认进入了梦乡的堂岛银,低头看看吸住肚脐眼的乳白色、渗流粘液的“触手”,然后望着视野之中,高耸入云的巨树,目中满满的惊叹,“又回来了吗?母树……”

    堂岛银捏了捏拳头。

    并不是错觉的样子,常年锻炼,拥有可怕体魄的他,发现自己的力气,忽然涨了明显的一截。

    “唔……”

    隔壁的摇篮、筐子,传来动静。

    堂岛银侧头观察,见到四宫小次郎、罗兰·夏佩尔教授在不远处,闭眼呼吸着,神情陶醉,像是沉浸在了某种异样的清香之中。

    他们的脚底,有生长在树洞里的菌菇,有用藤条编织网子似乎在等待猎物自投罗网的怪异植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