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221章:法尔达尼雅
    对于喊外号、代号的来客,‘剑豪’辰五郎也很不客气的奉还回去:

    “「咖喱饭」!”

    “「炸里脊肉饼」!”

    原来是他们。

    光看样貌可能要思索一阵子,从记忆中使劲搜寻资料,可是代号代称的话,夏言便很快从「异世界食堂」的番剧记忆中,找出这两个人的印象。

    ‘猫屋’的老顾客,喜欢彼此起一个代称,这个称呼,就是他们一直点的钟爱菜肴。

    「咖喱饭」,是名叫阿尔冯斯的公国海军将军,人类中闻名的强者之一,传说中的海怪杀手,在一次出海猎杀中因为海难,漂泊到了某座孤岛上,然后因为岛上「门」的存在才坚持很多年并生存下来。

    而「炸里脊肉饼」,这位酷似巫师的老家伙。

    更是不简单。

    大约七十年前,这片陆地曾经发生过一次战争,而这位名叫阿尔多琉斯的勇者就参与了讨伐,让那位重生归来的邪神,再次跌入无尽混沌之中,而阿尔多琉斯也因为讨伐中的耀眼功绩,被后来人奉为「四英雄」之一。

    如今,阿尔多琉斯几乎成了大陆上的传说,被人们奉为活化石,大贤者。

    当然。

    夏言认识这两人,只是单方面。

    尽管辰五郎帮忙收拾炊具,但作为老朋友,阿尔冯斯和阿尔多琉斯,都知道辰五郎在‘剑豪’的职业者背景之外,他其实就是一位拥有强劲实力的佣兵,一边接各种委托,于东大陆各地奔波,一边历练修行。

    因此,两个老家伙,在一开始,就只认为夏言是辰五郎的雇主。

    而事实上呢,夏言也的确是“雇主”没错。

    但当他们走近,嗅到了篝火堆附近残余的味道,看见还没及时清洗干净的碗、平底锅。

    “唔。”

    被气味一熏,猝不及防!

    本来就是‘猫屋’最老一批忠实顾客的两个老头子,不禁愕然相视。

    “美食家?”

    王国海军将军阿尔冯斯,再走近了几步,上上下下,打量面貌相当年轻的夏言,沧桑的脸上硬生生挤出些和善笑容。

    ‘大贤者’阿尔多琉斯则察觉到了更多的细节。

    “我嗅到了熟悉的‘香辛料’味道。”

    阿尔多琉斯毕竟是强大的职业者,嗅觉敏锐,很快锁定其中一个空碗,“那几粒翠绿的香草香叶,咦,很像是那间洋食餐厅里,日常日用的‘香辛料’之一啊?”

    说到那间洋食餐厅。

    海军将军阿尔冯斯眼中,顿时迸发出灼热,只是这种眼神转瞬就黯淡下来:

    “可惜!”

    这个远比‘大贤者’阿尔多琉斯沧桑,面孔有不少战痕刀疤的健壮老家伙,用不甘、遗憾、喟叹的语气说:

    “很多的「门」,都因为那一次的异变,永远的消失了!”

    阿尔多琉斯接腔道:

    “包括王国王都里那一扇「门」。”

    “那几乎可以说是‘猫屋’随机降临出现的,最古老的一扇了,然而它在异变的当天,就在我注视之中,凭空消失和蒸发,无法挽救!”

    ‘剑豪’辰五郎沉默。

    他当然不会告诉这两个老家伙,自己找到了一扇还稳定且稳固的「门」。

    辰五郎并不否认自己的自私。

    或者,形容为对美食料理的绝对贪婪,绝对占有欲更恰当。

    毕竟谁也不知道猫屋的「门」,会不会在某天,突然回归从前的规则,一个礼拜每七天,只能进出1次,若把「门」分享出去了,每周这么一次珍贵的用餐机会,辰五郎简直可以想象那时候争破脑袋、打到歪头的残酷美食战争。

    而夏言这,也忽然理解了,为什么在自己上任之初,招待客人中,失去了这些老顾客的身影。

    原来他们掌控的「门」,没了!

    “这么说,两位是在寻找「门」?”夏言开口。

    闻言,‘大贤者’和‘海军上将’一致的点头:

    “到了我们这把年纪,能让我们离开宜居热闹的王都,离开舒适的家园,这么大费周章寻觅的,也只有猫屋之门了啊!”

    女宝藏猎人莎拉·格尔多不失时机插话:“难怪呢!”

    莎拉自是认识两位大佬:

    “最近王国之中,有一条热门流言,是一队冒险者无意‘打开’了某扇门,闯进了某个奇异空间,阿尔冯斯和阿尔多琉斯阁下,恐怕就是追踪着流言而来,想要验证那扇门,是不是猫屋之「门」的吧?”

    两个老家伙都点了点头。

    “好了——”

    这时,夏言把东西都一股脑塞进「空间宝袋」,这次甚至连那把趁手的、镶嵌了无数颗青光宝石的精灵单手剑,都丢了进去,他发现自己并不需要任何武器,不需要上阵搏杀,尤其是队伍将要多出‘大贤者’和‘海军上将’之后。

    除非是红龙女士那样的究极魔龙亲至,恐怕这片陆地上,很难有威胁到他生命的存在了。

    “队伍”启程前,海军上将阿尔冯斯欲言又止,却被大贤者用眼神自制了。

    那眼神的意思是——

    别急。

    等待机会!

    会吃到的!

    ……

    一行人启程离开大约十分钟后。

    即使浇了溪水,还在冒烟雾的篝火堆,被一只穿靴子的脚踩了踩。

    灰烬中,一根剔干净肉的纤细尾骨,再次暴露出来。

    “果然,是肉!”

    “野蛮的味道啊!”

    脱下了兜帽,露出标志性精灵长耳的女性,有一张精致纯净的面庞,她翠绿的眼瞳中,正倒映着白森森的兽骨,从紧抿的嘴角和紧蹙的眉毛,不难想象此时的女精灵心中有多么讨厌肉味荤味。

    精灵,设定向来是素食主义的族群。

    即使法尔达尼雅已经因为追逐「门」,在人类的领地,漂泊流浪了两年多,她仍是非常不习惯这类味道。

    嗯?

    忽地,法尔达尼雅从微风中,嗅到了熟悉的气味。

    那是源于大自然的,香草香叶的清香。

    自己为什么要流浪呢?

    为什么远离家乡,离开森林呢?

    法尔达尼雅轻声地自言自语:“我追逐「门」,是因为,门后有远远领先于这片陆地的美食技艺。”

    “而我,将要掌控那样的‘美味’,比那个屋子里,那位店长做出来的,更为美味的食物、料理——”正是报着高等精灵不弱于人类的信念,法尔达尼雅想在那扇「门」后,见识更多,学习更多的时候,门就突然蒸发消失了。

    一念及此。

    法尔达尼雅眺望夏言队伍离去的方向,把兜帽拉回去。

    要是夏言知道屁股后,悄悄跟上了一个“美食”痴汉,并且知道法尔达尼雅为了追逐「门」已经流浪数年这件事,夏言绝壁要嘀咕——

    这什么崩坏,时间都扭曲了吗。

    原著中,法尔达尼雅绝对不是‘猫屋’的老顾客,她的出场应该在某位公主后。

    只不过。

    阿尔冯斯、阿尔多琉斯,都因为崩坏,直至这次外出才邂逅,想通了这些夏言恐怕也不会一惊一乍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