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美食乐园 > 第198章:一模一样的‘七星刀’!
    夏言轻巧的,将一截“蛇尾”丢进热水盆,过一会取出,手掌明显没用什么力气,对表皮一层细密的绒毛,轻轻撸过去。

    紧接着,食材原本的表皮,才完全呈现在看客眼中。

    皮质白皙细腻。

    肌肉纤维组织,显然也没有“肌红蛋白”,肉质表现出来的是雪白,丝毫不见牛羊肉那样的血淋淋。

    这无疑属于一种“白肉”。

    甚至,比典型鸡鸭家禽类白肉,质地都要细腻太多。

    假若场地换成食戟之灵的远月学园,那些远月师生,看见这一截白肉,恐怕心中已经开始计算食材中具体的脂肪含量,反正先不谈脂肪成分如何,肉质纤维柔软、细腻是一定的了。

    就这样?

    目睹夏言轻轻松松的,提取刀子,从头到尾划上去一刀,旋即双手一扒,就把一张薄薄的,略带血丝的皮层,一整片的剥取下来!

    ‘浪子’颜先抵住下巴,咂巴嘴道:“我原以为要耗费心力,进行很繁复细致的处理。”

    亚刊则直直盯住被剥皮了的“蛇尾”。

    “肉质,太细嫩了。”他嗓音低沉,“乍一看,很像是乳鸽的肉,一样的细腻,但肉质远不如乳鸽丰厚。”

    果然,像是为了印证亚刊的说法,夏言对这截“蛇尾”,不是挥刀剁砍,而是严肃脸,另外取了一把刀。

    嗤!

    说是挥刀,其实就是一种把力道掌控到极致的削肉之法。

    没几刀,几片薄薄的肉层被削下来。

    很快,苍白的尾巴骨头,就渐渐呈现出轮廓。

    而楼上楼下也适时传出一阵议论声:

    “这骨头,这可怜的肉层,是尾巴无疑啊!”

    “问题在于,这一小截可怜巴巴的食材,究竟从什么山货身上截取下来的?!”

    “反正猪尾、牛尾、羊尾……这些常见的牲畜家禽都不是!”

    但是。

    对于一些知道【七星刀】存在的知情者而言,此时此刻,什么怪异尾骨和尾肉食材,给他们的心灵和视觉冲击力,远远没有夏言手上持握的那把刀,来得震撼。

    “这把刀!”

    担任司仪、主持人的‘一丈青’向恩,嗬的吸了口气,美眸睁大。

    “酷似!”

    雷花的兜帽之下,嘴唇抿得更紧,表情更揪心了。

    而同在场上,作为同台竞技选手的正牌‘七星刀’宿主,原著之中,真正将这一套刀具和厨技发扬光大的雷恩,干脆就是傻住了。

    岂是是酷似!

    刀长、刃宽、刀柄……

    雷恩一眼扫去,再反复研究,后来还“锵”的,拔出身上佩戴的一把厨刀。

    不是他背后挂着的那把山贼大砍刀,可是论及长度,这把刀,在他周身“七把”之中,尺寸排在第二,于是抽取出来时,大片寒光在坞堡中央的天井一闪而逝。

    四周的嘈杂声音,在雷恩拔刀时,顷刻间消失。

    人们好像被沉默法术迎头罩下,不对,应该说还自带定身石化光环,一个个的,杵在那,呆若木鸡。

    再蠢再瞎的看客,也第一时间发现了——

    场上。

    这一届的黑暗擂台。

    居然出现了,两把一模一样的厨刀!

    却说原著正主‘七星刀’雷恩,拔了刀,再去对比,脸色说不出的古怪和震惊,若此刻是出于聊天群的状态,他怕是当场缓缓敲出一个问号。

    这问号,既是对夏言,也是对名匠罗歇。

    道理就和在大街上,和别人撞衫撞鞋一样,并且还有大批围观群众,那种尴尬哪怕是冷静如雷恩,也觉得脸皮火辣辣,有种拔腿逃离擂台的冲动。

    三楼的栏杆。

    亚刊、李可,又一次齐唰唰的,向旁边的颜先,投去难以淡定的目光。

    “我记得前阵子,名匠罗歇把他的生平得意作品,交予了一名新人,这在梁山泊总部产生了不小的震动,有很多人,明里暗里挑事但都铩羽而归,于是总部渐渐流传开来一个‘七星刀雷恩’的名号……”

    亚刊紧盯颜先。

    “但为什么,出现了两套‘七星刀’?难道你委托罗歇,命他打造了另外的一套,并将之交给自己的得意门徒,让他在本届黑暗擂台,多出一副神兵利器?”

    “肯定是这样!”

    不容置疑的口吻。

    本来还想解释,表示清白的颜先,嘴巴张大了,“我、我……”

    总之,这位有‘浪子’绰号的颜天王,难得体验了一次有口难言的憋闷。

    他就很想用尽内功,好好展现一次黑暗界天王的绿林实力,声传坞堡呐喊——

    我真的没干过!

    而向恩、雷花等人,回过了神,内心肯定飘过和亚刊类似的猜想,于是纷纷抬头,将目光投向了三楼,亦锁定了颜先。

    “能让罗歇那个老不死,咬牙再铸造一套刀具,只可能是颜天王出面委托!”

    向恩如此想,目中闪烁着更浓郁的嫉恨。

    她对‘七星刀’觊觎已久。

    反正就是自从某次因缘巧合,知道罗歇打算总结毕生铸造经验,在设计一套神兵利器,并且向恩潜入罗歇的书房窥视了几篇设计图纸加以确认之后,她就暗暗发誓,不折手段,一定得到整套‘七星刀’!

    而如今呢,见到在同一个竞技台,出现了第二套刀具。

    拥有者,还是一个不算黑暗众的新晋特厨。

    羡慕!

    嫉妒心使人质壁分离!

    向恩美丽、妩媚的面庞,有那么瞬间,面目全非。

    “明明是我先来的!”向恩泣血暗呼,“是我第一个知道‘七星刀’的铸造计划,并眼睁睁,看着罗歇,铸造了整整两年啊!”

    与此同时。

    ‘七星刀’正主雷恩,则在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他手头这套‘七星刀’。

    是第一套……

    还是第二套?

    雷恩是第一次有此惊疑。

    若是那位颜天王出面,在他前面,得到了第一套刀具并赐予门徒……

    “我会是第二套吗?”

    不知为何。

    就非常不甘心!

    撞衫撞车也就罢了,偏偏另一个持有者,头顶的光环,登台时受议论和瞩目的程度,都比他耀眼刺目太多。

    这无关嫉妒,雷恩好歹也是自小受丁油、罗添这两尊大佬教导,在天才的赞誉中长大,前两年才为了黑暗绝技暂时性的混入梁山泊,所以说自有一份天才的傲骨。

    “不管是第一套,还是第二套。”

    “人们,只会记得最耀眼,最强大的那位持有人!”

    “并认为,那才是正牌、真正的宿主!”

    想通了此中的道理,雷恩不再纠结,紧紧抿嘴,嘴唇勾勒出冷峻的弧度。